王振文:可以不只是过渡首相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王振文:可以不只是过渡首相

阔别20年,敦马日前再度接受美国CNN专访时说,他不喜欢贫富悬殊及种族差异,因为这会使国家不稳定,无奈当年他在位时未能成功消除。



没人喜欢贫富悬殊及种族差异,也没人喜欢天生矮别人一截、权益少别人一些,更没人愿意接受事事以某族人利益为优先考量的种族主义——这才是导致国家永远稳定不下来的主要原因。

掐指一算,再多几年,新经济政策就要推行满50年了。马来社群的生活水平普遍上有所改善,只不过改善的幅度远远比不上少数富豪累积财富的速度。既然推行了近半世纪的土著优先政策、固打制等举措证实不奏效——非但不奏效,还加深种族间的隔阂,为何再度掌政的马老先生还要继续推行?

最大的差距,是特权

马老先生还说,争取国际社会平等对待我国,是他当年从政的初衷;他的一切努力,也是为了确保所有族群能共享国家财富。

其共享的愿景或许实现了,只不过有人享有多一些,有人则享有少一些罢了。

但从马老先生口中听见“平等”二字,就跟听见外型甜美的本地网红四叶草飙脏话一样,很是惊讶,也很讽刺。

今年37岁的我生于1981年,那也是马老先生正式出任首相的重要一年:新经济政策自此开始倾斜,扶助贫穷变质成捍卫马来主权至上,从国立大学名额到政府奖学金,从公务员聘用到商用贷款申请,从工程招标到买房子,不管是上个世纪还是现在,马老先生坚持推行的土著优先政策,不正正是使得原本生而平等的国人打从出生那一刻起,就已落在不同的起跑点上、注定不可能平等的罪魁祸首吗?

试问马老先生,您有啥资格谈平等?

同是马来西亚人,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明明都一样,却被倾斜政策硬生生地区分开来,享有不一样的权益。

多项官方举措无不反复提醒著国人彼此是不一样的,政府却假装没一回事,还吁请国人不分你我地团结一致,你说荒谬不荒谬?

最大的阻碍,是不公

抑或眼前这一切的不平等,只是为了过渡到日后的平等,就跟过渡首相一样?

但整个国家前后已过渡近半世纪,难不成还要无止尽地过渡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2020年宏愿”未能达成,不是因为Malaysia Tak Boleh,而是因为保护政策看重的是kaum,更甚于kebolehan;分化种族的,不是彼此间的语言及文化差异,而是以种族为单位分而治之的国家经济政策;威胁国民团结的,不是多源流教育体制,而是我族主权至上的旧思想。

扶贫也好,优待也好,都只是权宜之计。长久下去,只会养成“天下有白吃的午餐”、“一份耕耘、十分收获”等偏差价值观。

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老马之智的马老先生不可能不懂。

虽然以过渡首相自居,但马老先生可以不只是过渡首相,还可以是解铃人。就看他是否愿意承认,这铃铛是个错误。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