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可以不只是過渡首相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王振文:可以不只是過渡首相

闊別20年,敦馬日前再度接受美國CNN專訪時說,他不喜歡貧富懸殊及種族差異,因為這會使國家不穩定,無奈當年他在位時未能成功消除。



沒人喜歡貧富懸殊及種族差異,也沒人喜歡天生矮別人一截、權益少別人一些,更沒人願意接受事事以某族人利益為優先考量的種族主義——這才是導致國家永遠穩定不下來的主要原因。

掐指一算,再多幾年,新經濟政策就要推行滿50年了。馬來社群的生活水平普遍上有所改善,只不過改善的幅度遠遠比不上少數富豪累積財富的速度。既然推行了近半世紀的土著優先政策、固打制等舉措證實不奏效——非但不奏效,還加深種族間的隔閡,為何再度掌政的馬老先生還要繼續推行?

最大的差距,是特權

馬老先生還說,爭取國際社會平等對待我國,是他當年從政的初衷;他的一切努力,也是為了確保所有族群能共享國家財富。

其共享的願景或許實現了,只不過有人享有多一些,有人則享有少一些罷了。

但從馬老先生口中聽見“平等”二字,就跟聽見外型甜美的本地網紅四葉草飆髒話一樣,很是驚訝,也很諷刺。

今年37歲的我生於1981年,那也是馬老先生正式出任首相的重要一年:新經濟政策自此開始傾斜,扶助貧窮變質成捍衛馬來主權至上,從國立大學名額到政府獎學金,從公務員聘用到商用貸款申請,從工程招標到買房子,不管是上個世紀還是現在,馬老先生堅持推行的土著優先政策,不正正是使得原本生而平等的國人打從出生那一刻起,就已落在不同的起跑點上、註定不可能平等的罪魁禍首嗎?

試問馬老先生,您有啥資格談平等?

同是馬來西亞人,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明明都一樣,卻被傾斜政策硬生生地區分開來,享有不一樣的權益。

多項官方舉措無不反覆提醒著國人彼此是不一樣的,政府卻假裝沒一回事,還籲請國人不分你我地團結一致,你說荒謬不荒謬?

最大的阻礙,是不公

抑或眼前這一切的不平等,只是為了過渡到日後的平等,就跟過渡首相一樣?

但整個國家前後已過渡近半世紀,難不成還要無止盡地過渡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2020年宏願”未能達成,不是因為Malaysia Tak Boleh,而是因為保護政策看重的是kaum,更甚於kebolehan;分化種族的,不是彼此間的語言及文化差異,而是以種族為單位分而治之的國家經濟政策;威脅國民團結的,不是多源流教育體制,而是我族主權至上的舊思想。

扶貧也好,優待也好,都只是權宜之計。長久下去,只會養成“天下有白吃的午餐”、“一份耕耘、十分收穫”等偏差價值觀。

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老馬之智的馬老先生不可能不懂。

雖然以過渡首相自居,但馬老先生可以不只是過渡首相,還可以是解鈴人。就看他是否願意承認,這鈴鐺是個錯誤。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看影音熱議更多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