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可以不只是過渡首相 | 中國報 ChinaPress

王振文:可以不只是過渡首相

闊別20年,敦馬日前再度接受美國CNN專訪時說,他不喜歡貧富懸殊及種族差異,因為這會使國家不穩定,無奈當年他在位時未能成功消除。



沒人喜歡貧富懸殊及種族差異,也沒人喜歡天生矮別人一截、權益少別人一些,更沒人願意接受事事以某族人利益為優先考量的種族主義——這才是導致國家永遠穩定不下來的主要原因。

掐指一算,再多幾年,新經濟政策就要推行滿50年了。馬來社群的生活水平普遍上有所改善,只不過改善的幅度遠遠比不上少數富豪累積財富的速度。既然推行了近半世紀的土著優先政策、固打制等舉措證實不奏效——非但不奏效,還加深種族間的隔閡,為何再度掌政的馬老先生還要繼續推行?

最大的差距,是特權

馬老先生還說,爭取國際社會平等對待我國,是他當年從政的初衷;他的一切努力,也是為了確保所有族群能共享國家財富。

其共享的願景或許實現了,只不過有人享有多一些,有人則享有少一些罷了。

但從馬老先生口中聽見“平等”二字,就跟聽見外型甜美的本地網紅四葉草飆髒話一樣,很是驚訝,也很諷刺。

今年37歲的我生於1981年,那也是馬老先生正式出任首相的重要一年:新經濟政策自此開始傾斜,扶助貧窮變質成捍衛馬來主權至上,從國立大學名額到政府獎學金,從公務員聘用到商用貸款申請,從工程招標到買房子,不管是上個世紀還是現在,馬老先生堅持推行的土著優先政策,不正正是使得原本生而平等的國人打從出生那一刻起,就已落在不同的起跑點上、註定不可能平等的罪魁禍首嗎?

試問馬老先生,您有啥資格談平等?

同是馬來西亞人,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明明都一樣,卻被傾斜政策硬生生地區分開來,享有不一樣的權益。

多項官方舉措無不反覆提醒著國人彼此是不一樣的,政府卻假裝沒一回事,還籲請國人不分你我地團結一致,你說荒謬不荒謬?

最大的阻礙,是不公

抑或眼前這一切的不平等,只是為了過渡到日後的平等,就跟過渡首相一樣?

但整個國家前後已過渡近半世紀,難不成還要無止盡地過渡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2020年宏願”未能達成,不是因為Malaysia Tak Boleh,而是因為保護政策看重的是kaum,更甚於kebolehan;分化種族的,不是彼此間的語言及文化差異,而是以種族為單位分而治之的國家經濟政策;威脅國民團結的,不是多源流教育體制,而是我族主權至上的舊思想。

扶貧也好,優待也好,都只是權宜之計。長久下去,只會養成“天下有白吃的午餐”、“一份耕耘、十分收穫”等偏差價值觀。

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老馬之智的馬老先生不可能不懂。

雖然以過渡首相自居,但馬老先生可以不只是過渡首相,還可以是解鈴人。就看他是否願意承認,這鈴鐺是個錯誤。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