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唉先生与啧小姐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叶欢玲:叶家乌贼——唉先生与啧小姐

编辑文稿她啧一声,校对课本又啧一声,出作业习题再啧一声。晨早同事精神好,听见啧声连连也不觉如何。到了午时,饱食一顿,打过呵欠,揉一阵眼,使劲撑著,办公室里几支灯管眼睛忧郁,无法把办公室照个明亮,空调老出问题,把皮肤蒸出汗酸味,卫生间水供经常中断,强迫职员咀嚼呛鼻的尿臊味儿。当啧声刺入耳膜,仿彿传染性疫症,跟着啧、啧犹不足释怀,非要把冷气机拆下,用力踩成铁片,再把文稿撕碎才让人舒服。



该办公室基础设施有多糟、管理层置诸多问题不处理有多荒谬,姑且不谈,说回啧小姐吧!身为一名小职员,如何应对呢?新马不似法国,抗议、罢工像家常便饭,效果往往尽如人意。在这里要是有办法赶紧另谋他职!要不然,唯有吞声忍气了。为了房租、车贷、伙食、家用……熬下去吧!忍耐六七个月仿彿已过几十年,把青春活力给耗尽,只剩泄气臭皮囊,瘫在办公室桌上。下班后,走廊上传来的是死人走路的声音,啧小姐啧得厉害,情有可原。

多年后,全职上班又遇上趣事。话说此办公室冷气机嘴巴一张一合,呼呼冒出冷气,为热带儿女尽心服务。有人打喷嚏,有人把身子偎在暖厚寒衣里,也有人用长棍把冷气机向着自己的细长门缝给闭上。一家办公室,空调冷到底不错。多穿件衣服,双手钻出来可畅快伸个懒腰。热过头,难不成学杜德伟高歌外套脱掉,上衣脱掉,通通脱掉?

奇怪的是,依然有同事频频发出叹词,三不五时“唉嗨”一声,尾音拖得长长的。其他同事受不了,有人私下投诉,有人当着他的面表示,我们要远离听“嗨”的日子;也有人斥责,别影响我们情绪好不好?这是我的爱好,他答。你在家也天天唉吗?是呀。你老婆承受得了?受不了也得受,他仿彿决心跟同事过不去。这样听来,你或以为唉先生是野蛮霸道、令人厌恶的家伙。事实上,他顶幽默。办公室要是少了他的冷笑话,气氛必然枯燥许多。不仅如此,他买来小零食与同事分享;周围人稍有不适,也敏感地觉察,献上关怀。

那么唉先生怎么经常唉声叹气呢?当真只是一个戒不掉的习惯?

不由得想起友人所言:上班等下班、周一等周末。或新马诗人郭诗玲的诗句:不想再跪在地铁上,仿彿为钱低头,仿彿俗不可耐,仿彿典当自我,仿彿对灵魂受蚀这件事,袖手旁观……也许城市人生活苦闷,打工族上班朝九晚五,自由受到束缚,即使前一夜失眠,或清晨大雨如注,翘班也是祈求不到的奢侈。

话说回来,狮城是高压社会吗?留韩朋友到此生活,认为这里的步伐比首尔慢许多!香港来的驻校作家韩老师也曾表示,她常遇上路人边走边哼歌,不似港人精神紧绷,走路低头快步。

想起来,喜欢郊林野外的我,理想中的房屋是小木屋也无妨,但求门前有片青草地,若非伴侣,多半不会在城生活。

然而也因伴侣我能隐于市,——居住在绿意盎然的西部校园,虽然上下班路途遥遥,每当劳碌了一天,从巴士上跳下来,迎接我的是茂盛的雨树和满树的鸡蛋花,虽不足以洗涤疲惫,至少把唉声、啧声给锄走!

叶欢玲——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