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玲:葉家烏賊——唉先生與嘖小姐 | 中國報 ChinaPress

葉歡玲:葉家烏賊——唉先生與嘖小姐

編輯文稿她嘖一聲,校對課本又嘖一聲,出作業習題再嘖一聲。晨早同事精神好,聽見嘖聲連連也不覺如何。到了午時,飽食一頓,打過呵欠,揉一陣眼,使勁撐著,辦公室裡幾支燈管眼睛憂鬱,無法把辦公室照個明亮,空調老出問題,把皮膚蒸出汗酸味,衛生間水供經常中斷,強迫職員咀嚼嗆鼻的尿臊味兒。當嘖聲刺入耳膜,仿彿傳染性疫症,跟著嘖、嘖猶不足釋懷,非要把冷氣機拆下,用力踩成鐵片,再把文稿撕碎才讓人舒服。



該辦公室基礎設施有多糟、管理層置諸多問題不處理有多荒謬,姑且不談,說回嘖小姐吧!身為一名小職員,如何應對呢?新馬不似法國,抗議、罷工像家常便飯,效果往往盡如人意。在這裡要是有辦法趕緊另謀他職!要不然,唯有吞聲忍氣了。為了房租、車貸、伙食、家用……熬下去吧!忍耐六七個月仿彿已過幾十年,把青春活力給耗盡,只剩洩氣臭皮囊,癱在辦公室桌上。下班後,走廊上傳來的是死人走路的聲音,嘖小姐嘖得厲害,情有可原。

多年後,全職上班又遇上趣事。話說此辦公室冷氣機嘴巴一張一合,呼呼冒出冷氣,為熱帶兒女盡心服務。有人打噴嚏,有人把身子偎在暖厚寒衣裡,也有人用長棍把冷氣機向著自己的細長門縫給閉上。一家辦公室,空調冷到底不錯。多穿件衣服,雙手鑽出來可暢快伸個懶腰。熱過頭,難不成學杜德偉高歌外套脫掉,上衣脫掉,通通脫掉?

奇怪的是,依然有同事頻頻發出歎詞,三不五時“唉嗨”一聲,尾音拖得長長的。其他同事受不了,有人私下投訴,有人當著他的面表示,我們要遠離聽“嗨”的日子;也有人斥責,別影響我們情緒好不好?這是我的愛好,他答。你在家也天天唉嗎?是呀。你老婆承受得了?受不了也得受,他仿彿決心跟同事過不去。這樣聽來,你或以為唉先生是野蠻霸道、令人厭惡的傢伙。事實上,他頂幽默。辦公室要是少了他的冷笑話,氣氛必然枯燥許多。不僅如此,他買來小零食與同事分享;周圍人稍有不適,也敏感地覺察,獻上關懷。

那麼唉先生怎麼經常唉聲歎氣呢?當真只是一個戒不掉的習慣?

不由得想起友人所言:上班等下班、週一等週末。或新馬詩人郭詩玲的詩句:不想再跪在地鐵上,仿彿為錢低頭,仿彿俗不可耐,仿彿典當自我,仿彿對靈魂受蝕這件事,袖手旁觀……也許城市人生活苦悶,打工族上班朝九晚五,自由受到束縛,即使前一夜失眠,或清晨大雨如注,翹班也是祈求不到的奢侈。

話說回來,獅城是高壓社會嗎?留韓朋友到此生活,認為這裡的步伐比首爾慢許多!香港來的駐校作家韓老師也曾表示,她常遇上路人邊走邊哼歌,不似港人精神緊繃,走路低頭快步。

想起來,喜歡郊林野外的我,理想中的房屋是小木屋也無妨,但求門前有片青草地,若非伴侶,多半不會在城生活。

然而也因伴侶我能隱於市,——居住在綠意盎然的西部校園,雖然上下班路途遙遙,每當勞碌了一天,從巴士上跳下來,迎接我的是茂盛的雨樹和滿樹的雞蛋花,雖不足以洗滌疲憊,至少把唉聲、嘖聲給鋤走!

葉歡玲——外號烏賊,愛書墨,不善言辭,在大自然的懷抱裡快樂似孩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