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添昌承認轎車是他的 “但這關廖中萊什麼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黃添昌承認轎車是他的 “但這關廖中萊什麼事?”

黃添昌:對這事件已遭政治化深表遺憾。
黃添昌:對這事件已遭政治化深表遺憾。
 黃添昌的轎車旁嚴重被撞壞。

黃添昌的轎車旁嚴重被撞壞。

(文冬8日訊)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擔任文冬區國會議員時的特別助理黃添昌,向《中國報》記者承認,本田城市轎車是他的,但對這事件已遭政治化深表遺憾。



“這事件是個別事件,不應將事件怪罪到馬華和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頭上。”

他說,當天事發後,他也向警方報案,讓警方調查這事件。

他指出,當天晚上他和2名友人約好到大家好喝茶,當時沒有泊車位,我就停在該貨卡後面,並在自己車擋風玻璃放上名片。

“我和友人就坐在茶室前面的桌子,離開自己車才約30尺,沒看注意到有關貨卡司機上車,他也沒有響車笛,所以我沒有發現他在車上。”

他說,他在該處喝茶後大約15分鐘後,當該貨卡司機第一次撞車時,發出巨響,他和一名友人立即跑過去瞭解,並要求司機不要再撞了,該司機不予理會,繼續猛撞5次。

他說,當時該茶室外人來人往,很多顧客,對於網絡上傳有關貨卡有響車笛半小時是不對的,“若有鳴笛,為何當場的人都沒有聽到?”

黄添昌的声明:

作为一名受害人,我的车由于涉及double parked而被愤怒车主五次退撞泻愤,老实说,回想那晚的情景我依然历历在目, 我现在还心有余悸。一个不小心,我本身也会被撞倒在地上。

有人疑问根据影片发生意外的时候附近都有停车位,为什么我要double parked? 如果有车位,谁又会愿意double parked呢?我也并非那么冥还不灵,实情是我parking的时候附近停车位是满的,后来才出现空位,而我本人的错误就是在有空位的时候没有及时把车移动进去。

我不是在试图合理化我的做法, double parked 的确有错,但是这样无理退撞就没错了吗? 当我double parked我的车的时候,我把我的联络号码很明显放在了挡风镜后面,司机座位前面,然后到车隔壁的茶室喝茶,以为车主在离开的时候会联络我的号码,但是有关车主没有这么做。

虽然车主报案说他鳴笛了半个小时,在愤怒之下撞我的车,但是闭路电视显示他取车不到两分钟就撞我的车了,我对他无法控制本身的情绪感到愕然与无法理解。我要问,人们可以如此把法律操從在自己手里吗?

更甚的是,舆论把这宗事件政治化,不只试图抹黑我,还拖我的前任上司拿督斯里廖中莱下水, 我这里要严正声明,这纯粹是一宗醉酒鲁莽驾驶及故意破坏别人财务的事件,与政治无关,希望有心人勿乘此机会浑水摸鱼,捞取政治资本。

更重要的是有心人士把我从一位车被推撞的受害者变成施害者,这事真的让我很痛心。

【完】

20180809mc92-noresize

20180809mc91-noresize

黃添昌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1121385337946950/posts/1784768664941944/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