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無弦琴——林綠,瀟洒地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游枝:無弦琴——林綠,瀟洒地活

最后一次見詩人學者林綠,見他步行已經像個酩酊醉酒人的樣子。若是以前,我一點不擔心,他大部分人生都跟酒,几乎是與啤酒有不舍不離的相依為命關係。朋友說,他的愛情經歷苦境以來,就過著像老歌《苦酒滿杯》歌詞說的,酒和人生總是分不開的酩酊大醉日子了。



我說以前不擔心林綠喝酒喝成怎麼個樣子,因為我坐過由他開的車子,他酒醉后才開車,卻能一路平安。我也見過他在我面前已經八分醉了,有通電話打過來,是一份學術論文內容有關的討論,他一眨眼,就從醉境中清醒過來,有條有理論說學問。學問的事一了,一秒鐘之間,他又返回他的醉境去了。

所以,我不為他多喝擔心,他是個醉和醒分明的酒人,也許是這份一般人沒有的特質,他沒刻意戒酒,卻在大學講壇上創下退休過后仍然長期受聘為教授的特有例子。

不過,去年跟他見面,他已經舉步蹣跚得要倒的樣子,憑長年與老衰疾病競爭的經驗,我看出他生命的危機可能已經到來了。

趁沒有他人在場,我問林綠怎麼應對可能的生命終結的到來,詩人就有詩人的瀟洒,他說,走一步就是一步,多走一步就多賺一步。

游枝——年少四處流浪,當過藍領也做過白領,大半生與文字為伍,書寫百態人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