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無弦琴——林綠,瀟灑地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游枝:無弦琴——林綠,瀟灑地活

最後一次見詩人學者林綠,見他步行已經像個酩酊醉酒人的樣子。若是以前,我一點不擔心,他大部分人生都跟酒,幾乎是與啤酒有不舍不離的相依為命關係。朋友說,他的愛情經歷苦境以來,就過著像老歌《苦酒滿杯》歌詞說的,酒和人生總是分不開的酩酊大醉日子了。



我說以前不擔心林綠喝酒喝成怎麼個樣子,因為我坐過由他開的車子,他酒醉後才開車,卻能一路平安。我也見過他在我面前已經八分醉了,有通電話打過來,是一份學術論文內容有關的討論,他一眨眼,就從醉境中清醒過來,有條有理論說學問。學問的事一了,一秒鐘之間,他又返回他的醉境去了。

所以,我不為他多喝擔心,他是個醉和醒分明的酒人,也許是這份一般人沒有的特質,他沒刻意戒酒,卻在大學講壇上創下退休過後仍然長期受聘為教授的特有例子。

不過,去年跟他見面,他已經舉步蹣跚得要倒的樣子,憑長年與老衰疾病競爭的經驗,我看出他生命的危機可能已經到來了。

趁沒有他人在場,我問林綠怎麼應對可能的生命終結的到來,詩人就有詩人的瀟灑,他說,走一步就是一步,多走一步就多賺一步。

游枝——年少四處流浪,當過藍領也做過白領,大半生與文字為伍,書寫百態人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