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婧:制水夢魘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杜婧:制水夢魘

水,近來又成了民眾熱議的話題,這裡天氣干旱水源少、那邊水管破裂水流失,叫民眾尤其是無水不可的商家叫苦連天。



就如關丹,日前彭州水務管理公司正式通知自來水供的用戶,關丹河的水位太低,抽水站無法“取水”,直接影響過濾站潔水供應量,隨時造成區內8萬個用戶單位,面對水壓低甚至突發制水等狀況。

而北方的吉蘭丹哥打峇魯市,近日也因有大水管破裂需進行搶修的狀況,造成逾6500個用戶突然制水,直至蓄水耗盡才知情。

每當扭開水龍頭,發現沒水來,是多么痛苦及不便的事,上述人士都還未深切體會到斷水的不便,而林明山鎮的村民,早已飽受‘滴水全無’的苦惱。

關丹是首府,又有工業區,不可一日無水,彭州政府為了解決河水水位過的問題低,釋放林明澈麗水壩存水,借此提高關丹河水的水位,讓抽水站能繼續操作。

但此舉只能治標不治本,若每回遇到干旱季節就要放水,同樣面對天氣干旱而存水量下降的水壩,又能應付多久的放水需求?

對民眾而言,彭亨州是“水源處處”的州屬,又能賣水給鄰州,為何如今無法為州民提供充足的水供,反而每年都一再重覆性地為河水干旱,等水焦急?

對于水供,水務管理公司應有改變各自為政的作風,好好地運用專業領域知識,與管河、管水壩的單位,共同找尋出可克服長時間乾旱、降雨量銳減的長遠應對方案,設法解決無法抽取生水的問題。未雨固然要綢繆,未渴也要先掘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