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故事‧立體紙藝來襲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主題故事‧立體紙藝來襲

平面的紙張,不再只是用來寫作業、畫圖案,它可以在經過切割、疊壓等處理之後,形成凹凸起伏的立體作品。五顏六色繽紛出彩的紙張,其實是一個大千世界!



20180812theme01c

無生命的紙 摺成有生命的花

春天的水仙、冬天的椿花、情人節的玫瑰、母親節的康乃馨……都可以借用紙張雕刻或摺疊出獨特、立體的花葉,美麗不輸真正的鮮花!

報導:葉鳳玲
攝影:盧淑敏
部分圖:受訪者提供

Bryan(鄧偉恆)擅長製作小型以及巨型的紙花,用柔軟質地的紙張,擬製出如真花般自然的紙花朵,讓紙張擁有花一般的生命。

能讓“花朵”躍然紙上,除了創意,也要利用切、疊、壓印等實際技巧,才能做出立體感十足的作品。

鄧偉恆和龔穎霖熱愛紙花創作。
鄧偉恆和龔穎霖熱愛紙花創作。

注意細節,方能傳神

比如他做過的巨型紙花,直徑四十公分,每一朵花的製作都需要人工把花瓣(紙張)重疊,進行花形重組。這樣,紙花才逼真,雖然少了吸引人的花香。

“紙花不會凋零枯萎,能把自然的美麗模樣保留下來。由於每一種花的花形和大小不同,花瓣的排列方式和顏色會跟著位置不同而變化,這都需要調整、契合。”

比如紙張要一定程度的前後、高低鋪排,才能做出花瓣的漸層變化。

“特別是重瓣花朵,花瓣層層疊疊,必須使用多張紙。紙張一多,花朵可能不夠輕盈,紙張不多,有時候又難以做出花形。因此,要在不同的紙張之間變通、靈活應用。”

為了創作出立體而生動的紙花,Bryan不僅要仔細觀察真花的細節,更要嘗試製作方法,尋找最適合的材料,結合剪、摺、拼等技巧,手工製作出最傳神的紙花。

花瓣紋理是第二個挑戰。他笑說,有時候需要加工製造紋理:“比如牡丹猶如碗狀的花形,實際上它的每一片花瓣(紙張)需要用不同的技巧拉出線條,或借用工具把碗形做出來,工序滿多的。”

Bryan和另外一位拍檔Ashley Renne(龔穎霖)創立“The Crafters”公司,從花束、手捧花、巨型紙花、禮盒裝飾花……等,各類紙張的可能性,就在他們不同的紙花創作中,被拔高到不同的藝術性和呈現方式。

紙玫瑰手捧花,以假亂真。
紙玫瑰手捧花,以假亂真。
細看紙花瓣,紋理生動。
細看紙花瓣,紋理生動。

世事無完美但追求平衡

Ashley Renne認為,細膩的摺法和雕工,能把無生命的紙張,做成擁有了生命一樣。“紙花可以放久、不用照顧,顏色又漂亮,有些顏色還是錢也買不到的呢!”

任何行業都有競爭,紙花市場也不例外。她說,就看以怎樣的心態去看待:“對我們來說,競爭是‘更努力’的推動力。最開心的是市場開始接受紙花,近年商場也大量使用紙花來布置節慶的廣場。”

玫瑰、牡丹、桔梗花、菊花、大紅花、百合、天堂鳥、風信子……Bryan手裡做出無數的紙花。有人問他,“你是否追求似真的紙花?”他的回答是:“我追求的是平衡的境界。”

“不需要完美,但盡可能平衡,讓人看了覺得舒服,喜悅地說這是玫瑰、這是牡丹。我覺得,花不一定完美,也不可能完美,因此我也做不到完美。”

鄧偉恆和龔穎霖正忙著布置紙花。
鄧偉恆和龔穎霖正忙著布置紙花。
紙花一樣可以走進婚禮,做成手捧花及佈置喜宴。
紙花一樣可以走進婚禮,做成手捧花及佈置喜宴。

無需跟風 我有我方法

和多數人一樣,Bryan對紙張的認識,是從小到大的童年摺紙游戲:紙飛機、千紙鶴、小船等,一張平凡無奇的紙就可以千變萬化。直到後來接觸了日本摺紙,更讓他嘆為觀止。

幾年前他的姐姐結婚,為了省錢和送給姐姐難忘的回憶,他突發奇想用紙張做成紙花,佈置喜宴場所。喜宴結束後,當工作人員拆除佈置,沒想到親友也跟著動手拆除,把紙花帶回家。

“甚至有人站在椅子上拆紙花,我嚇了一跳,以為發生什麼事?我做的紙花有這麼美嗎?”2014年,Bryan決定以紙花來創業,從飲食業界轉行到設計創作領域。

最初,他運用日本摺紙技巧來處理紙花的細膩層次感,但後來找到了新的創作方式。

“日本摺紙有專屬權,必須跟著它的方法做,我不是很喜歡,感覺是在抄別人的東西……所以後來我用自己的方法做,比如日本摺紙用一張紙摺成形狀,我則是用多張紙摺成形狀。”

在不同紙張結合使用的新形式中,他獲得了創作的靈感,在紙上折、壓,步步推敲,從無到一點點、一點點顯現。至今,他仍然沉迷在這變化無窮的創作游戲中。

20180812theme01d

挑戰難度 開出心中那朵花

Bryan的紙花創作不是憑空想像,“畢竟它們都是存在於自然界的植物”,但也有純粹創作的部分,那就是花的顏色,有些顏色如藍、黑、灰,並不是常見的植物花色。

他會參考鮮花、假花或別人的作品,從中汲取創作靈感:“我把所有資料消化,然後不停做試驗,這樣可以嗎?那樣會不會更好?直到做出自己滿意的花形,才跟著花形繼續做出一朵花。”

紙花是一個不會停止的游戲。當做出十個,覺得“應該就是這樣”;當做出一百個,又覺得“可以有別的方式”。最後他總結,做得越多、掌握越多,紙花的可能性就是無窮無盡。

“比如牡丹,從第一朵開始試驗到最後做出滿意的花朵,大概用了一星期,難度在於花形設計,一直在挑戰更好的,把自己弄得很累。”

“也不是每一次都會成功。比如想做玫瑰,經過想像、創作,眼前的這朵花並不一定是玫瑰,即使它是玫瑰,也不一定100%和相像一致。”

Bryan表示,唯有動手做,才知道問題在哪裡?哪裡可以進步?因此,他無法給自己一個固定的創作時間表,一切取決於紙花的複雜、細膩。

紙花佈置,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紙花佈置,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取決個人選擇 創出自我風格

Ashley Renne認為,大馬的紙花市場剛起步,有的人不太能接受紙花:“有次我們在市集擺賣情人節玫瑰紙花,配上卡片賣15令吉,結果被說紙這麼貴……或許大家沒想到紙花需要創意、時間、精神做出來,絕對不是紙而已。”

在等待市場成熟的這段時間,她和Bryan同時也在探索自成一格的紙花創作,她們不想跟別人一樣,也不要別人跟她們一樣。

“市場上有這麼多玫瑰,YouTube上也有一大堆教學視頻,要如何在眾多玫瑰中脫穎而出呢?我們看重的是玫瑰的細膩度,因為這就是我們想要塑造的個人風格。”

一朵玫瑰有幾十種摺疊法,有的簡單,有的複雜,還有互相融合使用的摺疊法,怎麼做或做什麼,取決於紙花創作者的選擇。

“創作並不是都高深莫測的,玫瑰紙花可能不是這個摺疊法,但我就是喜歡這個摺疊法,那就用這個方法去摺吧!這就是個人風格的創作,並沒有對或錯,完美或不完美。”

她把紙花創作比喻為煮菜,想吃什麼菜、怎麼去調味,其實都是試驗總結出來的經驗值。


下手,一刀到底 重重疊疊成立體

運用紙張的層疊效果,呈現出剪紙的三維空間,再加上燈光線照射,營造更深層的夢境。剪紙,就是有這麼多意想不到的視覺效果。

李國良。
李國良。

報導:葉鳳玲
攝影:陳梓健
部分圖:受訪者提供

李國良(Edmond Lee)說他的創作是多層立體剪紙,而非紙雕。“雖然作品看起來立體感,不像傳統剪紙,但因為是運用刀去切割圖案造型,所以我覺得它屬於剪紙範疇。”

他用靈巧的雙手,精心表現出了他想像中的剪紙圖案,從可愛的馬來貘動物系列、經典美漫超級英雄系列,到濃情蜜意的情人系列、馬來西亞景物等,都展現出立體感的鮮活神態,仿若從紙裡跳出來似的。

這種做法實際上是在多層紙張上剪成的,通過逐層剪紙的疊加,呈現出強烈的立體感。

《保護動物》系列中的馬來貘。
《保護動物》系列中的馬來貘。

加入LED燈營造氣氛

不僅如此,他還在剪紙作品中使用LED燈光,讓柔和白光照亮氛圍,塑造空間的立體感,把剪紙的視覺美感發揮到極致。

“剛開始我是做單層剪紙,雖然圖案造型潮流,比如美漫超級英雄,無奈的是,年輕人仍然覺得剪紙老土,看到說聲‘好美’就走了……”

單層剪紙。
單層剪紙。

“我在想,不如在多層剪紙裡加入LED燈,讓作品看起來不普通,勾起消費者更多的購買欲,於是慢慢地變成今天的創作風格。”

李國良表示,這種做法在國外並不新鮮,他也不敢說是新嘗試,但是透過多元化的剪紙表現出錯落有致的三維視覺效果,給予消費者視覺震撼,在傳統藝術如何與時代接軌的議題上,他交出了自己的答案。

他嘆口氣,說:“除了新年時候擺設幾天,大家都不把剪紙當藝術擺設品。我想把剪紙做成時尚的設計,讓它是一個藝術,也是點綴品。如果說我有什麼夢想,那就是剪紙作品被擺在家裡客廳或酒店大廳,像藝術品那樣擺在牆上供人欣賞。”

李國良是一位設計行業自由工作者,繪畫和剪紙都是他熱愛的事物。一開始,他在市集擺攤裡以繪畫人像畫為主,但這類題材過於普遍,乏人問津,常常讓他無法支付檔口租金。

“有次和一位畫廊老闆談話,對方建議我往剪紙和紙雕發展,因為大馬十分缺乏這方面的人才,所以後來我才轉做剪紙。”

繪製大馬英雄馬哈迪展親民

理想和現實碰撞一塊兒,在這每個人都離不開的人生命題中,李國良一直沒有放棄對繪畫和剪紙的熱愛,始終想把兩者融合一起。這個念頭,在最新的剪紙作品《新馬來西亞》中實現了。

在《新馬來西亞》中,李國良切刻出雙峰塔、布城大橋、火車站、吉隆坡塔,更描繪首相馬哈迪和首相夫人敦西蒂哈絲瑪的肖像。

“我做過很多美漫的英雄系列剪紙,其實大馬也有英雄!我用了約一個月才成功畫出首相夫婦,尤其馬哈迪的眼神很難畫……選擇這個畫面是因為它表現出馬哈迪親切、凡人的一面,而且夫妻倆很恩愛,滿感動我的。”

剪紙最大的挑戰是長線條,不管是直線或曲線,只要是長線條都是挑戰,因為要一刀到底,才能產生一氣呵成的線條。

“這就是剪紙呈現出的價值,任何切刻、挖孔都是不能恢復修改的,可謂一失足成千古恨,哈!”

李國良初次把繪畫和剪紙結合創作的《新馬來西亞》。
李國良初次把繪畫和剪紙結合創作的《新馬來西亞》。

老花後剪紙 羽翅蛛網考眼力

李國良多數時刻都用刀片進行剪紙,配合不同的圖案造型線條,他的工具盒裡放著將近廿種不同刀鋒角度的刀芯。

他說,使用單張紙張創作時,可以創作的村料比較有限。在使用數張紙張疊加切刻之際,想到的不僅僅是圖案造型,也包括各種線條之間如何連結,紙要如何剪才不會破掉。

他曾經做過自認為最花費眼力的剪紙作品,那就是以天使為形象的《你相信你可以飛》、《新馬來西亞》中的雙峰塔、美漫超級英雄《蜘蛛俠》。

“天使翅膀紋樣、玻璃窗口和蜘蛛網,三個都是密密麻麻的線條,你覺得哪個最難切刻?”拋出這個問題之後,他自解答案:“是雙峰塔整齊劃一的玻璃窗口。”

玻璃窗口的難度在於,一旦不小心切刻破其中一個格子(窗口)的話,很容易看出某個窗口特別大。翅膀、蜘蛛網的紋樣本來就是有大有小,就算不小心切刻破了,對視覺效果沒有多大影響。

“我向母親說,為什麼我老花後才來做剪紙,哈!剪紙很花費眼力,像蜘蛛網,我用了二十多個小時才完成,天使翅膀用了三十多個小時,雙峰塔?忘了,印象中也是花很長的時間。”

LED燈一照影像活過來!

LED燈讓剪紙的創作更具挑戰,因為燈光一亮,或多或少會對剪紙圖案造型產生不一樣的欣賞效果。

首先,先了解多層立體剪紙的部分創作過程。先在紙上切刻出圖案造型的層次,這些層次從前景到後,確保每一層都看得見,而每一層都是建立在前一層上。然後,將完成的圖案造型放入盒中,從後面置入LED燈,利用光與影呈現出氛圍。

“我以LED燈來點出主題或想要的感覺,比如《情人系列》有一對樹林中的新人,燈光是從他們的頭上照下來,像光環似的,象徵上天眷顧。”

“以天使為形象的《你相信你可以飛》,燈光是從右上角照下來,象徵人類奔向光明,表達出只要相信、突破自己的信念。”

還有《天鵝》裡頭對頭、頸對頸的兩隻天鵝,燈光一打開,可以看到天鵝倒影在湖中,氛圍浪漫幽靜。

“為了讓燈光落在適合的位置上,LED燈和剪紙圖案造型的角度都要經過數次的調整。當然,也有一些放上LED燈純粹為了照亮作品,吸引注意力,比如《動物系列》,燈光亮也不費電,可以當作桌燈。”

《天鵝》:天鵝倒影在湖中。
《天鵝》:天鵝倒影在湖中。

迎合市場但不忘自己所愛

剪紙常讓李國良驚嘆,一件再簡單不過的東西,擁有著無限大的可能性,能夠變成所能想像到的東西。

“我很享受剪紙時圖案造型漸現的步驟與過程,通過不停的切刻,最終將得到與想像相符,或出乎意料的結果。”

早期他的剪紙作品為市場而做,“創作之前先要找到飯吃”,看過不少同行無法維持擺攤租金的狀況,他更加篤定這個想法:“不迎合市場,市場的殘酷會磨掉你的信心。沒有生活的壓迫,才能放心、安心去做自己想要的。”

為了掌握市場需求,每一次在市集擺攤,他都會觀察、參考別人的作品。比如,前陣子看到各種貓頭鷹的創作,他才發現這是時下的流行,於是貓頭鷹開始出現在他的剪紙裡。

“其實我並不排斥迎合市場,即使是做市場性的創作,我也會做自己喜歡的。這或許是我的設計專業培養出來的態度吧,如何把客戶和自己想要的東西取中間值,然後不至於委屈自己,又能讓對方接受一些新東西,我覺得自己在這一方面還滿在行的,哈!”

他聽過不少人說“紙也要這麼貴”,當時他沒有反駁,只是在心裡想:“繪畫也是紙啊,而且我的畫筆是刀片,更加困難。”他希望透過更多的多層立體剪紙作品面市,能夠打破大眾對剪紙的呆板印象。


刺激三維思考 建設紙皮“玩”國

報導:葉鳳玲
攝影:陳梓健
部分圖:受訪者提供

許多人把紙皮當成垃圾,其實它是啟發創意的寶物。用紙皮砌成車輛、包包、動物、城堡、景觀……把腦海中的平面想像變成立體物件,才是紙皮創作的最大意義。

“別人經過都覺得這裡是環保回收點。”陳芳發(Uncle Tan)一開口就自我調侃。的確,在人來人往的雙威偉樂城購物廣場(Sunway Velocity Mall)五樓,這家幾乎沒有裝飾的“紙皮玩國”店舖,裡面擺放的全是紙皮做成的手工藝品,淨是褐色,難怪會有似被周圍店舖掩隱的不起眼模樣。

但是,這裡有寶。那就是與眾同樂的紙皮創作,看見參與的學生和公眾投入製作、努力解難的樣子,不禁發現這家店的光彩之處,這也是紙皮創作的最大意義。

陳芳發熱愛紙皮創作。
陳芳發熱愛紙皮創作。

材料取得非常環保

“不少人喜歡摺紙,但紙皮創作是另一回事,大小、軟硬度都完全不同。但是,紙皮創作有很大自由度,作品類型、大小等方面,都沒有任何規限。”

“而且,紙皮是生活中很常見的材料,不需要特意購買。即使做不成功,也可以再回收,十分環保。”

因為喜歡創作、設計和建造,陳芳發從紙皮中找到滿足感。走上紙皮創作之後,他努力地補充自己的不足之處,比如透過網絡自學模型設計及組合等,讓腦海中的形象變成一個漂亮的3D物體。

其實陳芳發推崇紙皮創作的最大原因是,讓參與的小孩在平面紙皮的基礎上,加入三維、空間感知的元素,培養小孩的立體感。

想像在一個考場上,大家都面對同一份考卷努力解答,極大可能答案都相同,或類似。“但是創作不一樣,創作的結果是千差萬別的,因為每個人的觀察、理解和技法都不相同,所以沒有標準答案。”

“坦白說,課本裡的答案多數人都會,當大家都會的時候,個人差異點就會變成一種獨特的優勢。而這差異點,是未來世界的追求。”

小朋友在紙皮上繪畫。
小朋友在紙皮上繪畫。

自己做玩具 雙手更靈活

陳芳發預測未來十年、廿年,將是三維思考的“新人類世界”,完全有別於現今的生活模式;而現在,正是通往未來的過渡期。

“紙皮創作有助孩子的三維思考,通過自己動手做玩具,學會觀察、拆分再拼裝。這樣不僅增加小孩手的靈活性、集中做事的注意力,還有助智力開發、訓練手眼協調能力。”

他表示,雖然早已思考過製作方法,不過實踐起來仍然困難重重,但這往往也是訓練解決能力的好機會。舉例,製作大型的站立式作品,要如何避免上重下輕,難以豎立起來,必須準確計算站柱所需的重量和紙皮的重量,作品才不會移位或掉下來。

“當然,在消費主義的市場當中,自己動手製作的紙皮玩具,會讓一個人印象更深刻,帶來美好的回憶。”

拼插紙皮玩具可以一一拼裝,讓小孩學習觀察、拆分再拼裝。
拼插紙皮玩具可以一一拼裝,讓小孩學習觀察、拆分再拼裝。
大型紙皮創作,考驗精準的承重平衡力計算。
大型紙皮創作,考驗精準的承重平衡力計算。

紙皮龍舟水上漂 防潮技術待克服

陳芳發曾經用紙皮創作“老街”,參展華穗藝術節。這座紙皮老街,有老雜貨店、老會館、老書院等,把過去的舊有時光上演一遍。

他表示,每一個城鎮的老街長年記錄當地的生活面貌和地方風情,是歷史的見證者,也是地區開發和繁榮的見證,帶動當地的發展。

“一開始我沒有想太多,只是想玩一玩,看看紙皮能做到什麼程度?後來,越玩越有感覺和目標,未來想把紙皮創作用在傳統文化的推動上,讓大眾注意和重視越來越被淡忘的傳統文化。”

面對傳統文化離現代生活越來遠的現狀,他認為,傳統節日背後蘊含的文化、親情、鄉情等,也漸漸被淡忘。

他不只想,實際上也在動手做,一個紙皮龍舟已經有了雛形。他笑說,和小孩說端午節、粽子和屈原,可能說完,轉身就忘掉了。

“我想給大家一個更加有直接感受的敘事方法,那就是在安全的水面上,坐入紙皮龍舟競渡!”他煩惱的是龍舟的防潮準備,畢竟龍舟要在水面上漂流,如何讓紙皮不受潮濕,是他創作和設計的核心。

可自由塗繪的紙皮木馬。
可自由塗繪的紙皮木馬。
可愛的貓頭鷹,由大小不同形狀的紙皮組成。
可愛的貓頭鷹,由大小不同形狀的紙皮組成。

努力創作 實現科學夢

陳芳發從事紙皮包裝設計,約八年前從視頻中看到外國設計師使用紙皮,設計各種有趣的創作,讓他的心裡甚是震撼。

“為什麼同樣是紙皮,我每天像機械式地工作,而別人卻可以用紙皮做出那麼多有趣的東西,玩得那麼開心?”

這樣自我反省,打開了他的創作“玩”國。說玩,是因為他之前並沒有做過類似的創作,換言之,創作是玩,而玩了一次之後,就沒有要從“紙皮玩國”畢業的打算了。

“我從小喜歡畫畫,但是在三四年前才開始接觸紙皮創作。畫畫可能一天能畫幾幅,但是紙皮創作和製作有時候需要花上幾天、幾星期,甚至幾個月。雖然要花費不少時間和精神,但是我做得很開心,上了癮!”

如今,紙皮創作是他工作以外最大的興趣,已經創作及製作了逾百個紙皮藝品,都收藏在家裡和工廠的儲藏室。

他目前有個夢想,那就是打造一個紙皮博物館,裡面還有各種科學資訊,讓人在裡面穿棱,叩問科學智慧。不要以為這是“發夢”,實際上,他真的做過將近1:1的野餐車。

“我很嚮往外國人駕車去露營、野餐的生活,所以做了野餐車。”不過,類似大型的戶外紙皮創作有一個無法克制的天敵,那就是天氣。

“我最怕的就是變化無常天氣,特別是雨天,紙皮會潮濕,容易損壞。”一般置放戶外的紙皮藝品,他都會在作品的底部包裹一層塑料袋,避免受潮。

可愛的景觀設計,幫助小朋友認識起伏的地勢。
可愛的景觀設計,幫助小朋友認識起伏的地勢。

改變被動孩子 主動娛樂自己

相信不少家長會煩惱家中的玩具玩幾次就失寵,可能因為玩法太局限,變化太少。比較之下,大家視為“廢物”的紙皮,反而最“長壽”。

“家裡的鞋盒、紙巾盒、玩具盒其實都可以用來做紙皮創作。對一些人來說,紙皮盒是垃圾,但對我來講,不同大小的紙盒可以做出不同東西,有很多可能性。”

紙盒可以做什麼呢?很多呢!比如探索式的玩法,用顏色筆在盒上自由地畫畫。或是想像式玩法,投入想像,將紙皮盒剪剪貼貼,砌成屋、車或機械人等有意義的造型。又或是進階式玩法,把紙皮化成藝術品,如砌成Ironman。

“各類紙皮盒印有商標、圖文等,但是這種壓印的各種花紋,顯示出深淺不同的紋樣,做成各種紙皮創作,也是相當好看。”

“其實把簡單材料如紙皮化成玩意,這種玩法在國外很普遍,只是這裡的家長偏向買現成玩具。”

陳芳發表示,現今的小朋友和家長都受消費主義影響,玩樂方式變得被動。例如,帶小朋友去樂園,裡面有很多強勁的閃燈、大量音樂,這種玩樂方式其實很被動,一旦日後沒有這種規模的樂園式消費游戲,小朋友可能不懂得自己主動娛樂自己。

他說,游戲是小朋友的天生本能,不需要摻入太多大人的“手段”,例如“在游戲中學習”,給他們紙皮,或者就能讓他們玩得不亦樂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