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立体纸艺来袭

平面的纸张,不再只是用来写作业、画图案,它可以在经过切割、叠压等处理之后,形成凹凸起伏的立体作品。五颜六色缤纷出彩的纸张,其实是一个大千世界!

无生命的纸 折成有生命的花

春天的水仙、冬天的椿花、情人节的玫瑰、母亲节的康乃馨……都可以借用纸张雕刻或折叠出独特、立体的花叶,美丽不输真正的鲜花!

报导:叶凤玲

摄影:卢淑敏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Bryan(邓伟恒)擅长制作小型以及巨型的纸花,用柔软质地的纸张,拟制出如真花般自然的纸花朵,让纸张拥有花一般的生命。

能让“花朵”跃然纸上,除了创意,也要利用切、叠、压印等实际技巧,才能做出立体感十足的作品。

邓伟恒和龚颖霖热爱纸花创作。

注意细节,方能传神

比如他做过的巨型纸花,直径四十公分,每一朵花的制作都需要人工把花瓣(纸张)重叠,进行花形重组。这样,纸花才逼真,虽然少了吸引人的花香。

“纸花不会凋零枯萎,能把自然的美丽模样保留下来。由于每一种花的花形和大小不同,花瓣的排列方式和颜色会跟着位置不同而变化,这都需要调整、契合。”

比如纸张要一定程度的前后、高低铺排,才能做出花瓣的渐层变化。

“特别是重瓣花朵,花瓣层层叠叠,必须使用多张纸。纸张一多,花朵可能不够轻盈,纸张不多,有时候又难以做出花形。因此,要在不同的纸张之间变通、灵活应用。”

为了创作出立体而生动的纸花,Bryan不仅要仔细观察真花的细节,更要尝试制作方法,寻找最适合的材料,结合剪、折、拼等技巧,手工制作出最传神的纸花。

花瓣纹理是第二个挑战。他笑说,有时候需要加工制造纹理:“比如牡丹犹如碗状的花形,实际上它的每一片花瓣(纸张)需要用不同的技巧拉出线条,或借用工具把碗形做出来,工序满多的。”

Bryan和另外一位拍档Ashley Renne(龚颖霖)创立“The Crafters”公司,从花束、手捧花、巨型纸花、礼盒装饰花……等,各类纸张的可能性,就在他们不同的纸花创作中,被拔高到不同的艺术性和呈现方式。

纸玫瑰手捧花,以假乱真。
细看纸花瓣,纹理生动。

世事无完美但追求平衡

Ashley Renne认为,细腻的折法和雕工,能把无生命的纸张,做成拥有了生命一样。“纸花可以放久、不用照顾,颜色又漂亮,有些颜色还是钱也买不到的呢!”

任何行业都有竞争,纸花市场也不例外。她说,就看以怎样的心态去看待:“对我们来说,竞争是‘更努力’的推动力。最开心的是市场开始接受纸花,近年商场也大量使用纸花来布置节庆的广场。”

玫瑰、牡丹、桔梗花、菊花、大红花、百合、天堂鸟、风信子……Bryan手里做出无数的纸花。有人问他,“你是否追求似真的纸花?”他的回答是:“我追求的是平衡的境界。”

“不需要完美,但尽可能平衡,让人看了觉得舒服,喜悦地说这是玫瑰、这是牡丹。我觉得,花不一定完美,也不可能完美,因此我也做不到完美。”

邓伟恒和龚颖霖正忙着布置纸花。
纸花一样可以走进婚礼,做成手捧花及布置喜宴。

无需跟风 我有我方法

和多数人一样,Bryan对纸张的认识,是从小到大的童年折纸游戏:纸飞机、千纸鹤、小船等,一张平凡无奇的纸就可以千变万化。直到后来接触了日本折纸,更让他叹为观止。

几年前他的姐姐结婚,为了省钱和送给姐姐难忘的回忆,他突发奇想用纸张做成纸花,布置喜宴场所。喜宴结束后,当工作人员拆除布置,没想到亲友也跟着动手拆除,把纸花带回家。

“甚至有人站在椅子上拆纸花,我吓了一跳,以为发生什么事?我做的纸花有这么美吗?”2014年,Bryan决定以纸花来创业,从饮食业界转行到设计创作领域。

最初,他运用日本折纸技巧来处理纸花的细腻层次感,但后来找到了新的创作方式。

“日本折纸有专属权,必须跟着它的方法做,我不是很喜欢,感觉是在抄别人的东西……所以后来我用自己的方法做,比如日本折纸用一张纸折成形状,我则是用多张纸折成形状。”

在不同纸张结合使用的新形式中,他获得了创作的灵感,在纸上折、压,步步推敲,从无到一点点、一点点显现。至今,他仍然沉迷在这变化无穷的创作游戏中。

挑战难度 开出心中那朵花

Bryan的纸花创作不是凭空想像,“毕竟它们都是存在于自然界的植物”,但也有纯粹创作的部分,那就是花的颜色,有些颜色如蓝、黑、灰,并不是常见的植物花色。

他会参考鲜花、假花或别人的作品,从中汲取创作灵感:“我把所有资料消化,然后不停做试验,这样可以吗?那样会不会更好?直到做出自己满意的花形,才跟着花形继续做出一朵花。”

纸花是一个不会停止的游戏。当做出十个,觉得“应该就是这样”;当做出一百个,又觉得“可以有别的方式”。最后他总结,做得越多、掌握越多,纸花的可能性就是无穷无尽。

“比如牡丹,从第一朵开始试验到最后做出满意的花朵,大概用了一星期,难度在于花形设计,一直在挑战更好的,把自己弄得很累。”

“也不是每一次都会成功。比如想做玫瑰,经过想像、创作,眼前的这朵花并不一定是玫瑰,即使它是玫瑰,也不一定100%和相像一致。”

Bryan表示,唯有动手做,才知道问题在哪里?哪里可以进步?因此,他无法给自己一个固定的创作时间表,一切取决于纸花的复杂、细腻。

纸花布置,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取决个人选择 创出自我风格

Ashley Renne认为,大马的纸花市场刚起步,有的人不太能接受纸花:“有次我们在市集摆卖情人节玫瑰纸花,配上卡片卖15令吉,结果被说纸这么贵……或许大家没想到纸花需要创意、时间、精神做出来,绝对不是纸而已。”

在等待市场成熟的这段时间,她和Bryan同时也在探索自成一格的纸花创作,她们不想跟别人一样,也不要别人跟她们一样。

“市场上有这么多玫瑰,YouTube上也有一大堆教学视频,要如何在众多玫瑰中脱颖而出呢?我们看重的是玫瑰的细腻度,因为这就是我们想要塑造的个人风格。”

一朵玫瑰有几十种折叠法,有的简单,有的复杂,还有互相融合使用的折叠法,怎么做或做什么,取决于纸花创作者的选择。

“创作并不是都高深莫测的,玫瑰纸花可能不是这个折叠法,但我就是喜欢这个折叠法,那就用这个方法去折吧!这就是个人风格的创作,并没有对或错,完美或不完美。”

她把纸花创作比喻为煮菜,想吃什么菜、怎么去调味,其实都是试验总结出来的经验值。


下手,一刀到底 重重叠叠成立体

运用纸张的层叠效果,呈现出剪纸的三维空间,再加上灯光线照射,营造更深层的梦境。剪纸,就是有这么多意想不到的视觉效果。

李国良。

报导:叶凤玲

摄影:陈梓健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李国良(Edmond Lee)说他的创作是多层立体剪纸,而非纸雕。“虽然作品看起来立体感,不像传统剪纸,但因为是运用刀去切割图案造型,所以我觉得它属于剪纸范畴。”

他用灵巧的双手,精心表现出了他想像中的剪纸图案,从可爱的马来貘动物系列、经典美漫超级英雄系列,到浓情蜜意的情人系列、马来西亚景物等,都展现出立体感的鲜活神态,仿若从纸里跳出来似的。

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在多层纸张上剪成的,通过逐层剪纸的叠加,呈现出强烈的立体感。

《保护动物》系列中的马来貘。

加入LED灯营造气氛

不仅如此,他还在剪纸作品中使用LED灯光,让柔和白光照亮氛围,塑造空间的立体感,把剪纸的视觉美感发挥到极致。

“刚开始我是做单层剪纸,虽然图案造型潮流,比如美漫超级英雄,无奈的是,年轻人仍然觉得剪纸老土,看到说声‘好美’就走了……”

单层剪纸。

“我在想,不如在多层剪纸里加入LED灯,让作品看起来不普通,勾起消费者更多的购买欲,于是慢慢地变成今天的创作风格。”

李国良表示,这种做法在国外并不新鲜,他也不敢说是新尝试,但是透过多元化的剪纸表现出错落有致的三维视觉效果,给予消费者视觉震撼,在传统艺术如何与时代接轨的议题上,他交出了自己的答案。

他叹口气,说:“除了新年时候摆设几天,大家都不把剪纸当艺术摆设品。我想把剪纸做成时尚的设计,让它是一个艺术,也是点缀品。如果说我有什么梦想,那就是剪纸作品被摆在家里客厅或酒店大厅,像艺术品那样摆在墙上供人欣赏。”

李国良是一位设计行业自由工作者,绘画和剪纸都是他热爱的事物。一开始,他在市集摆摊里以绘画人像画为主,但这类题材过于普遍,乏人问津,常常让他无法支付档口租金。

“有次和一位画廊老板谈话,对方建议我往剪纸和纸雕发展,因为大马十分缺乏这方面的人才,所以后来我才转做剪纸。”

绘制大马英雄马哈迪展亲民

理想和现实碰撞一块儿,在这每个人都离不开的人生命题中,李国良一直没有放弃对绘画和剪纸的热爱,始终想把两者融合一起。这个念头,在最新的剪纸作品《新马来西亚》中实现了。

在《新马来西亚》中,李国良切刻出双峰塔、布城大桥、火车站、吉隆坡塔,更描绘首相马哈迪和首相夫人敦西蒂哈丝玛的肖像。

“我做过很多美漫的英雄系列剪纸,其实大马也有英雄!我用了约一个月才成功画出首相夫妇,尤其马哈迪的眼神很难画……选择这个画面是因为它表现出马哈迪亲切、凡人的一面,而且夫妻俩很恩爱,满感动我的。”

剪纸最大的挑战是长线条,不管是直线或曲线,只要是长线条都是挑战,因为要一刀到底,才能产生一气呵成的线条。

“这就是剪纸呈现出的价值,任何切刻、挖孔都是不能恢复修改的,可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哈!”

李国良初次把绘画和剪纸结合创作的《新马来西亚》。

老花后剪纸 羽翅蛛网考眼力

李国良多数时刻都用刀片进行剪纸,配合不同的图案造型线条,他的工具盒里放著将近廿种不同刀锋角度的刀芯。

他说,使用单张纸张创作时,可以创作的村料比较有限。在使用数张纸张叠加切刻之际,想到的不仅仅是图案造型,也包括各种线条之间如何连结,纸要如何剪才不会破掉。

他曾经做过自认为最花费眼力的剪纸作品,那就是以天使为形象的《你相信你可以飞》、《新马来西亚》中的双峰塔、美漫超级英雄《蜘蛛侠》。

“天使翅膀纹样、玻璃窗口和蜘蛛网,三个都是密密麻麻的线条,你觉得哪个最难切刻?”抛出这个问题之后,他自解答案:“是双峰塔整齐划一的玻璃窗口。”

玻璃窗口的难度在于,一旦不小心切刻破其中一个格子(窗口)的话,很容易看出某个窗口特别大。翅膀、蜘蛛网的纹样本来就是有大有小,就算不小心切刻破了,对视觉效果没有多大影响。

“我向母亲说,为什么我老花后才来做剪纸,哈!剪纸很花费眼力,像蜘蛛网,我用了二十多个小时才完成,天使翅膀用了三十多个小时,双峰塔?忘了,印象中也是花很长的时间。”

LED灯一照影像活过来!

LED灯让剪纸的创作更具挑战,因为灯光一亮,或多或少会对剪纸图案造型产生不一样的欣赏效果。

首先,先了解多层立体剪纸的部分创作过程。先在纸上切刻出图案造型的层次,这些层次从前景到后,确保每一层都看得见,而每一层都是建立在前一层上。然后,将完成的图案造型放入盒中,从后面置入LED灯,利用光与影呈现出氛围。

“我以LED灯来点出主题或想要的感觉,比如《情人系列》有一对树林中的新人,灯光是从他们的头上照下来,像光环似的,象征上天眷顾。”

“以天使为形象的《你相信你可以飞》,灯光是从右上角照下来,象征人类奔向光明,表达出只要相信、突破自己的信念。”

还有《天鹅》里头对头、颈对颈的两只天鹅,灯光一打开,可以看到天鹅倒影在湖中,氛围浪漫幽静。

“为了让灯光落在适合的位置上,LED灯和剪纸图案造型的角度都要经过数次的调整。当然,也有一些放上LED灯纯粹为了照亮作品,吸引注意力,比如《动物系列》,灯光亮也不费电,可以当作桌灯。”

《天鹅》:天鹅倒影在湖中。

迎合市场但不忘自己所爱

剪纸常让李国良惊叹,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东西,拥有着无限大的可能性,能够变成所能想像到的东西。

“我很享受剪纸时图案造型渐现的步骤与过程,通过不停的切刻,最终将得到与想像相符,或出乎意料的结果。”

早期他的剪纸作品为市场而做,“创作之前先要找到饭吃”,看过不少同行无法维持摆摊租金的状况,他更加笃定这个想法:“不迎合市场,市场的残酷会磨掉你的信心。没有生活的压迫,才能放心、安心去做自己想要的。”

为了掌握市场需求,每一次在市集摆摊,他都会观察、参考别人的作品。比如,前阵子看到各种猫头鹰的创作,他才发现这是时下的流行,于是猫头鹰开始出现在他的剪纸里。

“其实我并不排斥迎合市场,即使是做市场性的创作,我也会做自己喜欢的。这或许是我的设计专业培养出来的态度吧,如何把客户和自己想要的东西取中间值,然后不至于委屈自己,又能让对方接受一些新东西,我觉得自己在这一方面还满在行的,哈!”

他听过不少人说“纸也要这么贵”,当时他没有反驳,只是在心里想:“绘画也是纸啊,而且我的画笔是刀片,更加困难。”他希望透过更多的多层立体剪纸作品面市,能够打破大众对剪纸的呆板印象。


刺激三维思考 建设纸皮“玩”国

报导:叶凤玲

摄影:陈梓健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许多人把纸皮当成垃圾,其实它是启发创意的宝物。用纸皮砌成车辆、包包、动物、城堡、景观……把脑海中的平面想像变成立体物件,才是纸皮创作的最大意义。

“别人经过都觉得这里是环保回收点。”陈芳发(Uncle Tan)一开口就自我调侃。的确,在人来人往的双威伟乐城购物广场(Sunway Velocity Mall)五楼,这家几乎没有装饰的“纸皮玩国”店舖,里面摆放的全是纸皮做成的手工艺品,净是褐色,难怪会有似被周围店舖掩隐的不起眼模样。

但是,这里有宝。那就是与众同乐的纸皮创作,看见参与的学生和公众投入制作、努力解难的样子,不禁发现这家店的光彩之处,这也是纸皮创作的最大意义。

陈芳发热爱纸皮创作。

材料取得非常环保

“不少人喜欢折纸,但纸皮创作是另一回事,大小、软硬度都完全不同。但是,纸皮创作有很大自由度,作品类型、大小等方面,都没有任何规限。”

“而且,纸皮是生活中很常见的材料,不需要特意购买。即使做不成功,也可以再回收,十分环保。”

因为喜欢创作、设计和建造,陈芳发从纸皮中找到满足感。走上纸皮创作之后,他努力地补充自己的不足之处,比如透过网络自学模型设计及组合等,让脑海中的形象变成一个漂亮的3D物体。

其实陈芳发推崇纸皮创作的最大原因是,让参与的小孩在平面纸皮的基础上,加入三维、空间感知的元素,培养小孩的立体感。

想像在一个考场上,大家都面对同一份考卷努力解答,极大可能答案都相同,或类似。“但是创作不一样,创作的结果是千差万别的,因为每个人的观察、理解和技法都不相同,所以没有标准答案。”

“坦白说,课本里的答案多数人都会,当大家都会的时候,个人差异点就会变成一种独特的优势。而这差异点,是未来世界的追求。”

小朋友在纸皮上绘画。

自己做玩具 双手更灵活

陈芳发预测未来十年、廿年,将是三维思考的“新人类世界”,完全有别于现今的生活模式;而现在,正是通往未来的过渡期。

“纸皮创作有助孩子的三维思考,通过自己动手做玩具,学会观察、拆分再拼装。这样不仅增加小孩手的灵活性、集中做事的注意力,还有助智力开发、训练手眼协调能力。”

他表示,虽然早已思考过制作方法,不过实践起来仍然困难重重,但这往往也是训练解决能力的好机会。举例,制作大型的站立式作品,要如何避免上重下轻,难以竖立起来,必须准确计算站柱所需的重量和纸皮的重量,作品才不会移位或掉下来。

“当然,在消费主义的市场当中,自己动手制作的纸皮玩具,会让一个人印象更深刻,带来美好的回忆。”

拼插纸皮玩具可以一一拼装,让小孩学习观察、拆分再拼装。

大型纸皮创作,考验精准的承重平衡力计算。

纸皮龙舟水上漂 防潮技术待克服

陈芳发曾经用纸皮创作“老街”,参展华穗艺术节。这座纸皮老街,有老杂货店、老会馆、老书院等,把过去的旧有时光上演一遍。

他表示,每一个城镇的老街长年记录当地的生活面貌和地方风情,是历史的见证者,也是地区开发和繁荣的见证,带动当地的发展。

“一开始我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玩一玩,看看纸皮能做到什么程度?后来,越玩越有感觉和目标,未来想把纸皮创作用在传统文化的推动上,让大众注意和重视越来越被淡忘的传统文化。”

面对传统文化离现代生活越来远的现状,他认为,传统节日背后蕴含的文化、亲情、乡情等,也渐渐被淡忘。

他不只想,实际上也在动手做,一个纸皮龙舟已经有了雏形。他笑说,和小孩说端午节、粽子和屈原,可能说完,转身就忘掉了。

“我想给大家一个更加有直接感受的叙事方法,那就是在安全的水面上,坐入纸皮龙舟竞渡!”他烦恼的是龙舟的防潮准备,毕竟龙舟要在水面上漂流,如何让纸皮不受潮湿,是他创作和设计的核心。

可自由涂绘的纸皮木马。
可爱的猫头鹰,由大小不同形状的纸皮组成。

努力创作 实现科学梦

陈芳发从事纸皮包装设计,约八年前从视频中看到外国设计师使用纸皮,设计各种有趣的创作,让他的心里甚是震撼。

“为什么同样是纸皮,我每天像机械式地工作,而别人却可以用纸皮做出那么多有趣的东西,玩得那么开心?”

这样自我反省,打开了他的创作“玩”国。说玩,是因为他之前并没有做过类似的创作,换言之,创作是玩,而玩了一次之后,就没有要从“纸皮玩国”毕业的打算了。

“我从小喜欢画画,但是在三四年前才开始接触纸皮创作。画画可能一天能画几幅,但是纸皮创作和制作有时候需要花上几天、几星期,甚至几个月。虽然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神,但是我做得很开心,上了瘾!”

如今,纸皮创作是他工作以外最大的兴趣,已经创作及制作了逾百个纸皮艺品,都收藏在家里和工厂的储藏室。

他目前有个梦想,那就是打造一个纸皮博物馆,里面还有各种科学资讯,让人在里面穿棱,叩问科学智慧。不要以为这是“发梦”,实际上,他真的做过将近1:1的野餐车。

“我很向往外国人驾车去露营、野餐的生活,所以做了野餐车。”不过,类似大型的户外纸皮创作有一个无法克制的天敌,那就是天气。

“我最怕的就是变化无常天气,特别是雨天,纸皮会潮湿,容易损坏。”一般置放户外的纸皮艺品,他都会在作品的底部包裹一层塑料袋,避免受潮。

可爱的景观设计,帮助小朋友认识起伏的地势。

改变被动孩子 主动娱乐自己

相信不少家长会烦恼家中的玩具玩几次就失宠,可能因为玩法太局限,变化太少。比较之下,大家视为“废物”的纸皮,反而最“长寿”。

“家里的鞋盒、纸巾盒、玩具盒其实都可以用来做纸皮创作。对一些人来说,纸皮盒是垃圾,但对我来讲,不同大小的纸盒可以做出不同东西,有很多可能性。”

纸盒可以做什么呢?很多呢!比如探索式的玩法,用颜色笔在盒上自由地画画。或是想像式玩法,投入想像,将纸皮盒剪剪贴贴,砌成屋、车或机械人等有意义的造型。又或是进阶式玩法,把纸皮化成艺术品,如砌成Ironman。

“各类纸皮盒印有商标、图文等,但是这种压印的各种花纹,显示出深浅不同的纹样,做成各种纸皮创作,也是相当好看。”

“其实把简单材料如纸皮化成玩意,这种玩法在国外很普遍,只是这里的家长偏向买现成玩具。”

陈芳发表示,现今的小朋友和家长都受消费主义影响,玩乐方式变得被动。例如,带小朋友去乐园,里面有很多强劲的闪灯、大量音乐,这种玩乐方式其实很被动,一旦日后没有这种规模的乐园式消费游戏,小朋友可能不懂得自己主动娱乐自己。

他说,游戏是小朋友的天生本能,不需要掺入太多大人的“手段”,例如“在游戏中学习”,给他们纸皮,或者就能让他们玩得不亦乐乎。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