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补选频密,未尝不好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胡逸山:补选频密,未尝不好

我国大选变天不过三个月左右,因为当选的一些议员健康状况出了不可逆转的变化或遇上无可预料的意外事件,已然迎来好几场补选。其中一场在雪兰莪州的州议席补选已经落幕,投票率低,虽然执政的希望联盟再次胜选,但多数票也相应降低。有些评论把这个状况归咎于民众起码在心理上,甚或是生活行为上的所谓“选举疲劳”,因为翻天覆地的大选才过三两个月,大家因兴奋而疲劳的“政治”心境正要平息下来,却又迎来不会出现政局逆转的补选,也就不热衷出来投票了。



当然也有一些相关评论,认为补选虽然是民主政体里必须“补足”的公共事务,但也极为劳民伤财,可避免就应尽量避免。譬如就有建议,谓以后应该强制规定,候选人上阵前应该进行身体健康全面检查,以“确保”只有身体健康者才能上阵,那么当选者也就不会那么容易一病不起,补选频率也就相应下降。

我不太赞同这些看法。首先,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参与本地政治活动是宪法赋予每一位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可因健康佳劣、年纪大小(当然至少得21岁,以后可能降到18岁)等理由而剥夺之。就好像我们有时会看到一些选举花絮新闻,谓一些医院或疗养院里的病人,为了履行彼等的投票权利,会在投票日当天由亲友用轮椅推到或甚至用担架抬到投票站去投下神圣一票,选出彼等心仪的候选人。同样的道理,准候选人也应享有无论彼等健康状况如何的参政权利,如果因健康欠佳理由来否决彼等的参政权,那么就可能有违宪之嫌,因此而被否决的准候选人,或可因此采取法律行动,要求法院就此约束其参政权的做法进行司法复核。

侵犯准候选人隐私权

况且,再完善的身体检查,在绝大多数时候也未必能充分“发掘”出一些准候选人的潜在而又可能致命的疾病,所以如此硬性规定,除多此一举外,也还是事半功倍。再者,准候选人与当代社会上的大多数人一样,也都注重自己的隐私权,如此的“选前体检”,其结果是公开的话,那岂不是把自己的身体状况赤裸裸告诉全世界?即便是体检结果保密,如有某位准候选人因体检“不过关”被否决参选权利,不也等于公告全世界,此人的健康“出了问题”?这对彼等以后如寻找工作等都会造成一定影响,所以选前体检是绝难完善有效进行的。

更何况补选有时也未必纯粹是议员逝世而促成。有时议员遇上意外或决定辞职,也会造成补选,那又如何得以“预防”呢?下一场也是在雪州的补选,就因原任议员遇上车祸逝世而即将举行。在这场补选里,据说民主行动党为了到底派遣一位前主播,还是另一位土生翘楚上阵,已然引起争议。这主要因为我国政党多属于所谓列宁式有层次分明党组织的政党,候选人通常是由党中央作出最后的遴选决定。假如我国政党肯参考美国政党的运作模式,问题就不难解决。即不管是外来的天兵抑或在地耕耘多年的草根领袖,一律可参与由当地党员投票选拔党候选人的所谓初选,得票最高者再代表党参加最后的选战,而不是由党中央来“钦定”,如此真正的民主实践就没有争论了。

在我国不像欧洲国家般,常就重要政经议题进行公投。在这样的情况下,补选未尝不是赋予部分民众不可多得的,宣示彼等对执政者与其政策的最新表态。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