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玄一:玄说理——处罚分明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黄玄一:玄说理——处罚分明

韩昭侯醉寝,典冠怕他着凉,为他被上衣服。昭侯觉起,问:“是谁干的?”左右说是典冠。“先拖典衣出去打板子。”左右都觉得这处置十分英明,却忽闻“再拖典冠出去打板子。”(这不是好心遭雷劈么?)



热心人士帮忙追小偷,都该获颁好市民奖;不过若据以上逻辑推论,就该扣警察薪水,寄市民罚单,因为前者失职,后者越权。那小偷怎办?法家分子会认为,偷盗猖獗是因为刑罚太轻,所以抓到犯人必须枪毙,那就算谁有豹子胆也要被唬破。

越权又要比失职严重,可是多数人乐得别人把自己的工作做完。请试想:如果别人已经可以把阁下所有的工作独力完成,阁下的存在价值何在?以前蒸汽机让许多工人失业,现今是电脑取代人脑的时代了。

人脑的理智,告诉我们效率最重要;人心的感情,却告诉我们可能还有其他东西。丧心病狂的家伙,通常是极理智的,然后往往站在金字塔顶上,盘算著如何剥削基层,以建设更高的塔顶。

当然,感情用事也可引领大家共赴黄泉。感谢让我们有两条道路却能不期而遇的“先生”,并庆幸又有一班勇往直前的“后生”,且予某某倒骑驴儿看下书的闲暇光景。

霹州黄氏字玄一,居陋寡闻,妄谈自得焉。时笔小识以骇世,不尽与道乖,博雅君子择而哂之可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