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玄一:玄說理——處罰分明 | 中國報 ChinaPress

黃玄一:玄說理——處罰分明

韓昭侯醉寢,典冠怕他著涼,為他被上衣服。昭侯覺起,問:“是誰幹的?”左右說是典冠。“先拖典衣出去打板子。”左右都覺得這處置十分英明,卻忽聞“再拖典冠出去打板子。”(這不是好心遭雷劈麼?)



熱心人士幫忙追小偷,都該獲頒好市民獎;不過若據以上邏輯推論,就該扣警察薪水,寄市民罰單,因為前者失職,後者越權。那小偷怎辦?法家分子會認為,偷盜猖獗是因為刑罰太輕,所以抓到犯人必須槍斃,那就算誰有豹子膽也要被唬破。

越權又要比失職嚴重,可是多數人樂得別人把自己的工作做完。請試想:如果別人已經可以把閣下所有的工作獨力完成,閣下的存在價值何在?以前蒸汽機讓許多工人失業,現今是電腦取代人腦的時代了。

人腦的理智,告訴我們效率最重要;人心的感情,卻告訴我們可能還有其他東西。喪心病狂的傢伙,通常是極理智的,然後往往站在金字塔頂上,盤算著如何剝削基層,以建設更高的塔頂。

當然,感情用事也可引領大家共赴黃泉。感謝讓我們有兩條道路卻能不期而遇的“先生”,並慶幸又有一班勇往直前的“後生”,且予某某倒騎驢兒看下書的閒暇光景。

霹州黃氏字玄一,居陋寡聞,妄談自得焉。時筆小識以駭世,不盡與道乖,博雅君子擇而哂之可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