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书卫:儿童心理学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何书卫:儿童心理学

之前写过我想当语言治疗师不得要领,一位学生来信息告诉我:“我继承了老师的愿望,报读语言治疗系。”我很欣慰他选择了这门科系,将来能够以专业的知识造福无数孩子,不像我这种江湖医生用的都是偏方,毫无章法。



对于单亲家庭的学生,我会特别关注。不是要标签他们,而是我这个没有学过儿童心理学的老师,害怕自己在处理他们的问题时,不够专业而误人子弟。学生经常会绘声绘影地对老师说起家事,虽然我没见过他们的家人,但对他们的家人已经很熟悉。

有一位情绪化的五年级学生让我看她的手腕,问我知不知道那些伤痕是怎么造成的。她比划自己如何用剪刀划了五下,还说当时暴怒的状态之下是不会觉得痛的。她不知道,听的人会心痛。她还说她最恨父亲,在家时都躲房里去,没有必要都不会踏出房门。家长日那天,我见到了她的父亲,上前跟他聊了几句,我发现这学生的行为举止和脸部表情,几乎就是父亲的复刻。像极了自己恨极的人,何其讽刺。

双亲节教课用词要小心

一位说话带有江湖味的二年级学生,上课时很爱跟老师抬摃。我找个机会称赞他后,现在是班上的模范生。有一天他很自豪地说:“没有爸爸没关系的,我没有爸爸也可以过得很好。”他才8岁,人生路漫漫,我也希望他将来都过得很好。也是在家长日,他跟母亲同行,看到我在才艺班招生摊位前,他向我飞奔而来,到我跟前时转过身投入我怀中,让我从背后抱着他,我看到他母亲的表情,似乎对孩子的这种热情很是惊讶。我对学生在我跟前转身的动作也很惊讶,至今还在思忖其中意思。

一位二年级的学生七情上脸地说,当年外婆苦劝他妈妈不要“娶”他爸爸,妈妈不听还恫言跳楼,结果就生下了他,最终还是离婚收场。另一位,当问起他妈妈的职业时,他说妈妈是靠自己的。再三追问,他坚持妈妈的工作就是靠自己。这种故事越来越多,多得在双亲节教课时用词都要小心翼翼。

小学生不善于表达,从只言片语中,我听出了一个个叫人心酸与无奈的故事。这些故事不像我训练学生比赛的故事,故事没有起承转合,断断续续的句子甚至要靠听者自己去拼凑和连接,结尾更没有交代道德价值观或启发,但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深刻的教训,都有一些学校从来没有教学生的事。

我期待哪位学生看了我的文章后,来信息告诉我他报读了儿童心理学科系。学成后我就可以跟他交换身分,换他来为我指点迷津。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