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書衛:兒童心理學 | 中國報 ChinaPress

何書衛:兒童心理學

之前寫過我想當語言治療師不得要領,一位學生來信息告訴我:“我繼承了老師的願望,報讀語言治療系。”我很欣慰他選擇了這門科系,將來能夠以專業的知識造福無數孩子,不像我這種江湖醫生用的都是偏方,毫無章法。



對於單親家庭的學生,我會特別關注。不是要標籤他們,而是我這個沒有學過兒童心理學的老師,害怕自己在處理他們的問題時,不夠專業而誤人子弟。學生經常會繪聲繪影地對老師說起家事,雖然我沒見過他們的家人,但對他們的家人已經很熟悉。

有一位情緒化的五年級學生讓我看她的手腕,問我知不知道那些傷痕是怎麼造成的。她比劃自己如何用剪刀劃了五下,還說當時暴怒的狀態之下是不會覺得痛的。她不知道,聽的人會心痛。她還說她最恨父親,在家時都躲房裡去,沒有必要都不會踏出房門。家長日那天,我見到了她的父親,上前跟他聊了幾句,我發現這學生的行為舉止和臉部表情,幾乎就是父親的復刻。像極了自己恨極的人,何其諷刺。

雙親節教課用詞要小心

一位說話帶有江湖味的二年級學生,上課時很愛跟老師抬摃。我找個機會稱讚他後,現在是班上的模範生。有一天他很自豪地說:“沒有爸爸沒關係的,我沒有爸爸也可以過得很好。”他才8歲,人生路漫漫,我也希望他將來都過得很好。也是在家長日,他跟母親同行,看到我在才藝班招生攤位前,他向我飛奔而來,到我跟前時轉過身投入我懷中,讓我從背後抱著他,我看到他母親的表情,似乎對孩子的這種熱情很是驚訝。我對學生在我跟前轉身的動作也很驚訝,至今還在思忖其中意思。

一位二年級的學生七情上臉地說,當年外婆苦勸他媽媽不要“娶”他爸爸,媽媽不聽還恫言跳樓,結果就生下了他,最終還是離婚收場。另一位,當問起他媽媽的職業時,他說媽媽是靠自己的。再三追問,他堅持媽媽的工作就是靠自己。這種故事越來越多,多得在雙親節教課時用詞都要小心翼翼。

小學生不善於表達,從隻言片語中,我聽出了一個個叫人心酸與無奈的故事。這些故事不像我訓練學生比賽的故事,故事沒有起承轉合,斷斷續續的句子甚至要靠聽者自己去拼湊和連接,結尾更沒有交代道德價值觀或啟發,但每一個故事都有一個深刻的教訓,都有一些學校從來沒有教學生的事。

我期待哪位學生看了我的文章後,來信息告訴我他報讀了兒童心理學科系。學成後我就可以跟他交換身分,換他來為我指點迷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