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B&B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吴伟才:浮世绘——B&B

大家都知道Bed & Breakfast,睡一觉,吃一顿,明码说明只提供上述。



欧洲有些“B&B”,是不错的。在瑞士茵特拉根,早餐丰富,叠式睡床也不至于一个人摇,就上下皆摇;难得是打开窗口就对着雪山湖泊的几率也很高。下午浪荡回来,坐在户外,一瓶啤酒,对着下午六点到十点都亮堂堂的金色斜阳,拉张被子盖在膝上,此刻快乐最真实。

德国也不错,年轻人居多,虽热情吵闹些,却活色生香,且各处角落不乏自动售卖机,饮食因此方便,出入不限时间。德国人交友,总是大剌剌性情得紧,在德国“B&B”,我都有愉快回忆。

当然,最有情感还是佛罗伦斯那一家;七百年文艺复兴时期的老房子,与佛罗伦斯大教堂距百步之遥。那回因画展而住上整个月,孩子还能天天沿河边跑步,夜里要去看歌剧,步行就可以了。

或许对我来说,欧洲“B&B”的唯一烦恼,就是Continental Breakfast。怎那么枯燥啊?

首日还算有点新鲜视觉感,那么多不同形状的面包,味道虽无分别,但涂料也挺多,牛油乳酪草莓蓝莓橙皮酱花生酱,女生们兴奋得齐动刀叉,似在玩家家酒,甚至发现有动物肝脏制成的“唔知乜咚咚”,再加上一粒熟蛋和水果,一天之计尽于晨,洋人觉得这样就可以尽了。

是,设法忘记炒米粉云吞面酿豆腐淋咖哩汁,出门在外,入乡随俗,我尽量吧!

但到第四天就不行了,原本大早起来兴致勃勃下楼等开餐的孩子,变得恹恹懒懒,父子俩眼巴巴望着阳光,照在桌上的酱料像幅名画,却连面包都不想碰,光喝一杯所谓的咖啡,投降了!那时,连做梦都会梦到一根刚炸好的油条!

第一个B,口味不适也就算了;第二个B才真是要命悲剧,发生在伦敦。早就说伦敦百物腾贵,但没想到一晚每人70英镑的“B&B”睡床,竟如此含蓄?

严格来说,那只是大一点的单人床,再客气一点,也只是“一个半”的床,就算父子俩也无阿诺舒华辛立加身材,相信两个吴彦祖也同样睡不下。跑到楼下,向印度移民的柜台人员,显露一下我俩体形,他摇头摆脑地指著身后沙发:这就是我和我弟弟每晚守夜共睡的床!

钱都在网上缴清了,那趟伦敦之旅,睡姿完美地配合大不列颠潮湿气候,肩周炎终于发作。

还有更惨状的“B&B”,就是伦敦民居的Basement。室内潮湿弥漫,窗口打开就能参考过路人的鞋跟,小小的床像19世纪劳伦斯先生睡过的,床和被都有一股湿霉味;公共浴室像冷冻的屠房,不必去参观伦敦酷刑室博物院了,这些就是。

所以,忠告诸君,点击付费前,一定要联络主人问清楚是否地下层。因为,无谓提早到地下旅行!

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环球旅行后开始专业写作。现从事旅游带团、乐活指导、写作。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