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才:浮世繪——B&B | 中國報 ChinaPress

吳偉才:浮世繪——B&B

大家都知道Bed & Breakfast,睡一覺,吃一頓,明碼說明只提供上述。



歐洲有些“B&B”,是不錯的。在瑞士茵特拉根,早餐豐富,疊式睡床也不至於一個人搖,就上下皆搖;難得是打開窗口就對著雪山湖泊的幾率也很高。下午浪蕩回來,坐在戶外,一瓶啤酒,對著下午六點到十點都亮堂堂的金色斜陽,拉張被子蓋在膝上,此刻快樂最真實。

德國也不錯,年輕人居多,雖熱情吵鬧些,卻活色生香,且各處角落不乏自動售賣機,飲食因此方便,出入不限時間。德國人交友,總是大剌剌性情得緊,在德國“B&B”,我都有愉快回憶。

當然,最有情感還是佛羅倫斯那一家;七百年文藝復興時期的老房子,與佛羅倫斯大教堂距百步之遙。那回因畫展而住上整個月,孩子還能天天沿河邊跑步,夜裡要去看歌劇,步行就可以了。

或許對我來說,歐洲“B&B”的唯一煩惱,就是Continental Breakfast。怎那麼枯燥啊?

首日還算有點新鮮視覺感,那麼多不同形狀的麵包,味道雖無分別,但塗料也挺多,牛油乳酪草莓藍莓橙皮醬花生醬,女生們興奮得齊動刀叉,似在玩家家酒,甚至發現有動物肝臟製成的“唔知乜咚咚”,再加上一粒熟蛋和水果,一天之計盡於晨,洋人覺得這樣就可以盡了。

是,設法忘記炒米粉雲吞麵釀豆腐淋咖哩汁,出門在外,入鄉隨俗,我盡量吧!

但到第四天就不行了,原本大早起來興致勃勃下樓等開餐的孩子,變得懨懨懶懶,父子倆眼巴巴望著陽光,照在桌上的醬料像幅名畫,卻連麵包都不想碰,光喝一杯所謂的咖啡,投降了!那時,連做夢都會夢到一根剛炸好的油條!

第一個B,口味不適也就算了;第二個B才真是要命悲劇,發生在倫敦。早就說倫敦百物騰貴,但沒想到一晚每人70英鎊的“B&B”睡床,竟如此含蓄?

嚴格來說,那只是大一點的單人床,再客氣一點,也只是“一個半”的床,就算父子倆也無阿諾舒華辛立加身材,相信兩個吳彥祖也同樣睡不下。跑到樓下,向印度移民的櫃檯人員,顯露一下我倆體形,他搖頭擺腦地指著身後沙發:這就是我和我弟弟每晚守夜共睡的床!

錢都在網上繳清了,那趟倫敦之旅,睡姿完美地配合大不列顛潮濕氣候,肩周炎終於發作。

還有更慘狀的“B&B”,就是倫敦民居的Basement。室內潮濕瀰漫,窗口打開就能參考過路人的鞋跟,小小的床像19世紀勞倫斯先生睡過的,床和被都有一股濕霉味;公共浴室像冷凍的屠房,不必去參觀倫敦酷刑室博物院了,這些就是。

所以,忠告諸君,點擊付費前,一定要聯絡主人問清楚是否地下層。因為,無謂提早到地下旅行!

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後開始專業寫作。現從事旅遊帶團、樂活指導、寫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