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見聞‧悲喜歲月 如燕如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心見聞‧悲喜歲月 如燕如歌

20180814song04



一張專輯、一首歌圓了她長久以來的夢,也讓她打開了生命的迷思,以前她都會把自己設定得太高,如今學會了不過度挑剔,學著量力而為,只要想做就去做。《如燕歲月如歌》文案裡,如是寫道:「歲月的歌,準備就緒,在那輕鬆的一刻,用旋律與你們聊天。聊什麼呢?就歲月的事,喜的悲的。似乎悲多於喜,不過水窮雲起,又喜多於悲了!」

特約:子若
圖:曾德嘉(Taka)

水窮雲起
輕聽如燕相思調

歲月如歌,如燕如歌。

如果歲月是歌,你會用什麼歌來唱出生活的跌宕起伏?

如果如燕是歌,她又會用什麼歌把如燕歲月唱進歌裡?

在如燕如歌《歲月》專輯分享音樂會的文宣稿上如是寫著:“一首歌折疊成一段回憶,千迴百轉,在每一片時光,如羽發亮,不能遺忘。”

大馬著名聲樂家卓如燕老師一直都在用生命唱歌,唱出現在歲月裡的事;不僅如此,她也擅長以文字書寫人生,寫發生在日子裡的事。不論是歌、是文字,裡頭都有一種細膩而深邃的感人肺腑。

歲月走到此時此刻,如燕始終忘不了心頭最愛,繼三年前出版了《如燕如歌》的文字著作后,已經出過七張獨唱專輯的她,要再次把歌錄進專輯裡頭,用唱的方式把心思樂途敘述給你聽。

“腦袋裡有太多太多想要做的專輯了。”她的音樂養成是從流行音樂開始,后來,轉向了豐富的藝術歌曲,過程確實如文案裡所言般千迴百轉。

20180814song02-noresize

嚐試用華樂伴奏

在內心的千呼萬喚之下,這個週末,卓老師將在聲活小戲場(The Play Haus)裡,辦一場如燕如歌《歲月》專輯分享音樂會,把她最新的嘔心瀝血之作獻給大家。

文字與歌,書與專輯,這就是她用來堆疊生命之深度、之高度的媒介。

在她跟大家用歌聊歲月的事之前,先接受《中國報》的訪問,聊她在製作這張專輯時個人新嘗試的用心良苦。

“用一台鋼琴來伴奏,這是我往昔做過的事,因此,這張專輯我想換個方式,嘗試新事物。”

她口中日思夜想的伴奏方式是“華樂”,“我想了好多年。”一般而言,華樂伴奏需要的是一整個團體演奏,但她心裡有憂心,因為不是每一個華樂團體裡的每個成員,都適合進行錄音任務。

“錄音的話,音準的精確度非常重要。”所以,她心存一定的要求,並且確保伴奏者有相當的音樂修養和技術水平。

話到此處,不得不以她對這張專輯內容最初的構思作打岔,“本地創作”是她的初想,而吉打人創作的《永遠的吉打河》(詞:賴敬文/曲:呂書成)亦是她最先想要收錄在這張專輯的一首歌。
來回奔波,累出病!

“不過,吉打人認為,只有吉打人才能彈奏出這首歌的風格。”她聽了之后,不否定這個說法,“我確實想過把他們的樂團帶來吉隆坡錄音。”只是礙于費用不在她能負擔的範圍內,以致這個看來最方便的解決方案泡湯。

后來,對方建議她親自往北方走一趟,但因為她要求同步錄音,卻苦無法在當地覓得一個大的地方,安置這個大型華樂樂團,結果,這個看似簡單的方法,也無法達成。

奔波在南北大道來來回回吉隆坡與吉打不知多少回,雙方都在想方設法,就在有一天,樂團意決無論如何都要南下吉隆坡一趟,以圓卓老師的心願。
以為圓願在即,“可惜,當時我的健康卻出了一些問題。”她心裡不禁嘆道:“幹嘛啊,我要做這首歌,做得這麼累呢?”后來,她始終覺得,在吉隆坡進行錄音才是最實在與務實的方案。

在與錄音工程師JJ商量之后,她找來了本次專輯裡負責中阮和柳琴伴奏的王美頤出任製作人的崗位,再由她精挑細選出本地華樂樂手,主要就是要把《永遠的吉打河》做好。

于是,從專輯的歌簿裡,我們看得見為她伴奏的隊友和樂器中,椰胡有楊偉鴻、古箏有張雲翔、琵琶有沈得信、笙有梁禎祥等人,這都是一次有水準的音樂強手的結盟!

當一個人把自己的天命視為生命,哪怕付出再多的認真與嚴謹都在所不惜!

在確定《永遠的吉打河》這首曲目之后,卓如燕老師發現,不是每一首本地創作都適合用華樂來伴奏,有的只適合鋼琴或是吉他,“但我需要湊足七八首歌曲呀。”

后來,專輯內雀屏中選的歌曲都是基于有譜才會被選作考量,而《秦淮景》、《千山煙雨,蒼涼歲月》、《長相思》、《問世間情為何物》、《送郎一朵牽牛花》等等,都是她最后拍案決定的曲目。

由于最后是由小型的華樂團隊來伴奏,重新編曲費也要精明使用,因此,整個製作和錄音過程幾乎是用最精簡的資源做出最不平凡的樂味。

停不了翱翔
唯有奮力高歌

卓如燕原來天馬行空地想要在有海浪聲、有溪流聲的地方錄音,只是JJ在看到她在錄音的過程中經常生病,因此不附和她要外出錄音的建議。

“我們只好固定在一個地方,那就是在聲活小戲場裡,完成整個專輯錄音。”為了她的健康著想,團隊裡還有人搬來了帆布床讓她可以躺下休息,才不會過于勞累。

“正是這群人的推動力,促使我一定要把專輯做好。”哪怕家人認為,她的健康不理想,不應該持續下去了,“我確實有過停下來的時候,可是,停下來的日子裡,很痛苦,總是忘不了。”

當天命成了生命,如燕如歌,那就是一場停不了的翱翔,“完成”是唯一的救贖,“我要讓自己重新啟步。”

就算有重重受限因素,但,她對質的要求卻是絕對的不放手、不放鬆,“每一首歌都要錄上十多次,過不了我自己的關,也過不了他們的關的,皆難以‘出街’。”

如今想起來,她說,這班人挺有意思的,“大家竟然跟我在同一個想法上,進行同一件事情,這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在錄音過程中,也有洩氣的時候,當任何東西經過錄音后,所有細節裡的小瑕疵都會原形畢露,大家都懊惱:“為什麼我做不到?”據她透露,其中一首歌曲錄了十七次,最后依然被否決。

卓如燕老師說,這張新專輯讓她突破了生命中的一些迷思。
卓如燕老師說,這張新專輯讓她突破了生命中的一些迷思。

卸不了相思
輾轉悲喜間!

在眾首多否決掉的歌曲裡,也有“起死回生”的個案,《長相思》便是其中的例子,“這首歌原來是慢速度的,可是,JJ認為應該加快速度,才不會落得過于沉悶。”

如此一來,她反而覺得,本身的聲音跟樂隊不太搭、不太協調,完了以后,她甚至跟所有人強調:“這首歌也不能‘出街’!”此時,有人對她說:“先等一下,再看一會兒!”當JJ在做后期的混音工作時,把音樂作了調整。

為了做好這首歌,她不惜親赴台灣一趟,並且拜訪這道歌的作曲人——阿鏜老師。

不再等一百巴仙作品

見面時,她想阿鏜給這次參與製作的年輕音樂家一些建議,如何把他的曲子編好,殊知,老師回應她道:“沒有,年輕人就讓年輕人去想他們的東西,編曲不能受侷限。”

阿鏜老師的一句話對她而言是當頭棒喝,“噫,那麼我找年輕人伴奏,一點都不是問題呀!”

她繼續說道:“阿鏜老師願意讓年輕人去嘗試他的東西,甚至可以接受年輕人可能出現的不成熟,他說他們是會進步的。”聽罷,老先生的一番話使她突破了原來擔心做不好,對不起對方的心房。

這番話也一針見血,阿鏜老師對她說:“妳要怎麼唱都可以,如燕,妳現在健康不好,就按著妳不健康不好的程度去唱,不要刻意遷就原來的高音。”在他看來,歌是唱得讓人舒服的。

當完成《長相思》的錄音后,她再次徵求老師的意見,老師對她說:“由妳來決定。”

簡單的幾個字,其實就是阿鏜老師對她的信任與信心,“我們也說到,每一個藝術家都想等到一百巴仙的作品,其實都會等不到的。”

于是,她按老師教她的方式, 讓自己多聽幾遍,也讓更多人聽一遍,再以一般人可接受的程度去作出判斷,當大部分人都覺得可以之后,她決定讓它重見天日。

一張專輯、一首歌圓了她長久以來的夢,也讓她打開了生命的迷思,以前她都會把自己設定得太高,如今學會了不過度挑剔,學著量力而為,只要想做就去做。

文案裡,如是繼續寫到:“歲月的歌,準備就緒,在那輕鬆的一刻,用旋律與您們聊天。聊什麼呢? 就歲月的事,喜的悲的。似乎悲多于喜,不過水窮雲起,又喜多于悲了!”

如燕如歌《歲月》專輯分享音樂會
★日期時間 :18/8/2018 (Sat) 3pm & 8pm
★地點:The Play Haus 聲活小戲場
2-01, Pearl Shopping Gallery,Jalan Klang Lama, 58000 KL.
★票價:【音樂會】RM60【專輯】RM50
★優惠配套 :【音樂會】+【專輯】=RM90
★票務熱線:+6011-1682 9929

20180814song01-noresize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