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见闻‧悲喜岁月 如燕如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心见闻‧悲喜岁月 如燕如歌

20180814song04



一张专辑、一首歌圆了她长久以来的梦,也让她打开了生命的迷思,以前她都会把自己设定得太高,如今学会了不过度挑剔,学着量力而为,只要想做就去做。《如燕岁月如歌》文案里,如是写道:「岁月的歌,准备就绪,在那轻松的一刻,用旋律与你们聊天。聊什么呢?就岁月的事,喜的悲的。似乎悲多于喜,不过水穷云起,又喜多于悲了!」

特约:子若
图:曾德嘉(Taka)

水穷云起
轻听如燕相思调

岁月如歌,如燕如歌。

如果岁月是歌,你会用什么歌来唱出生活的跌宕起伏?

如果如燕是歌,她又会用什么歌把如燕岁月唱进歌里?

在如燕如歌《岁月》专辑分享音乐会的文宣稿上如是写着:“一首歌折叠成一段回忆,千回百转,在每一片时光,如羽发亮,不能遗忘。”

大马著名声乐家卓如燕老师一直都在用生命唱歌,唱出现在岁月里的事;不仅如此,她也擅长以文字书写人生,写发生在日子里的事。不论是歌、是文字,里头都有一种细腻而深邃的感人肺腑。

岁月走到此时此刻,如燕始终忘不了心头最爱,继三年前出版了《如燕如歌》的文字著作后,已经出过七张独唱专辑的她,要再次把歌录进专辑里头,用唱的方式把心思乐途叙述给你听。

“脑袋里有太多太多想要做的专辑了。”她的音乐养成是从流行音乐开始,后来,转向了丰富的艺术歌曲,过程确实如文案里所言般千回百转。

20180814song02-noresize

尝试用华乐伴奏

在内心的千呼万唤之下,这个周末,卓老师将在声活小戏场(The Play Haus)里,办一场如燕如歌《岁月》专辑分享音乐会,把她最新的呕心沥血之作献给大家。

文字与歌,书与专辑,这就是她用来堆叠生命之深度、之高度的媒介。

在她跟大家用歌聊岁月的事之前,先接受《中国报》的访问,聊她在制作这张专辑时个人新尝试的用心良苦。

“用一台钢琴来伴奏,这是我往昔做过的事,因此,这张专辑我想换个方式,尝试新事物。”

她口中日思夜想的伴奏方式是“华乐”,“我想了好多年。”一般而言,华乐伴奏需要的是一整个团体演奏,但她心里有忧心,因为不是每一个华乐团体里的每个成员,都适合进行录音任务。

“录音的话,音准的精确度非常重要。”所以,她心存一定的要求,并且确保伴奏者有相当的音乐修养和技术水平。

话到此处,不得不以她对这张专辑内容最初的构思作打岔,“本地创作”是她的初想,而吉打人创作的《永远的吉打河》(词:赖敬文/曲:吕书成)亦是她最先想要收录在这张专辑的一首歌。
来回奔波,累出病!

“不过,吉打人认为,只有吉打人才能弹奏出这首歌的风格。”她听了之后,不否定这个说法,“我确实想过把他们的乐团带来吉隆坡录音。”只是碍于费用不在她能负担的范围内,以致这个看来最方便的解决方案泡汤。

后来,对方建议她亲自往北方走一趟,但因为她要求同步录音,却苦无法在当地觅得一个大的地方,安置这个大型华乐乐团,结果,这个看似简单的方法,也无法达成。

奔波在南北大道来来回回吉隆坡与吉打不知多少回,双方都在想方设法,就在有一天,乐团意决无论如何都要南下吉隆坡一趟,以圆卓老师的心愿。
以为圆愿在即,“可惜,当时我的健康却出了一些问题。”她心里不禁叹道:“干嘛啊,我要做这首歌,做得这么累呢?”后来,她始终觉得,在吉隆坡进行录音才是最实在与务实的方案。

在与录音工程师JJ商量之后,她找来了本次专辑里负责中阮和柳琴伴奏的王美颐出任制作人的岗位,再由她精挑细选出本地华乐乐手,主要就是要把《永远的吉打河》做好。

于是,从专辑的歌簿里,我们看得见为她伴奏的队友和乐器中,椰胡有杨伟鸿、古筝有张云翔、琵琶有沈得信、笙有梁祯祥等人,这都是一次有水准的音乐强手的结盟!

当一个人把自己的天命视为生命,哪怕付出再多的认真与严谨都在所不惜!

在确定《永远的吉打河》这首曲目之后,卓如燕老师发现,不是每一首本地创作都适合用华乐来伴奏,有的只适合钢琴或是吉他,“但我需要凑足七八首歌曲呀。”

后来,专辑内雀屏中选的歌曲都是基于有谱才会被选作考量,而《秦淮景》、《千山烟雨,苍凉岁月》、《长相思》、《问世间情为何物》、《送郎一朵牵牛花》等等,都是她最后拍案决定的曲目。

由于最后是由小型的华乐团队来伴奏,重新编曲费也要精明使用,因此,整个制作和录音过程几乎是用最精简的资源做出最不平凡的乐味。

停不了翱翔
唯有奋力高歌

卓如燕原来天马行空地想要在有海浪声、有溪流声的地方录音,只是JJ在看到她在录音的过程中经常生病,因此不附和她要外出录音的建议。

“我们只好固定在一个地方,那就是在声活小戏场里,完成整个专辑录音。”为了她的健康着想,团队里还有人搬来了帆布床让她可以躺下休息,才不会过于劳累。

“正是这群人的推动力,促使我一定要把专辑做好。”哪怕家人认为,她的健康不理想,不应该持续下去了,“我确实有过停下来的时候,可是,停下来的日子里,很痛苦,总是忘不了。”

当天命成了生命,如燕如歌,那就是一场停不了的翱翔,“完成”是唯一的救赎,“我要让自己重新启步。”

就算有重重受限因素,但,她对质的要求却是绝对的不放手、不放松,“每一首歌都要录上十多次,过不了我自己的关,也过不了他们的关的,皆难以‘出街’。”

如今想起来,她说,这班人挺有意思的,“大家竟然跟我在同一个想法上,进行同一件事情,这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在录音过程中,也有泄气的时候,当任何东西经过录音后,所有细节里的小瑕疵都会原形毕露,大家都懊恼:“为什么我做不到?”据她透露,其中一首歌曲录了十七次,最后依然被否决。

卓如燕老師說,這張新專輯讓她突破了生命中的一些迷思。
卓如燕老师说,这张新专辑让她突破了生命中的一些迷思。

卸不了相思
辗转悲喜间!

在众首多否决掉的歌曲里,也有“起死回生”的个案,《长相思》便是其中的例子,“这首歌原来是慢速度的,可是,JJ认为应该加快速度,才不会落得过于沉闷。”

如此一来,她反而觉得,本身的声音跟乐队不太搭、不太协调,完了以后,她甚至跟所有人强调:“这首歌也不能‘出街’!”此时,有人对她说:“先等一下,再看一会儿!”当JJ在做后期的混音工作时,把音乐作了调整。

为了做好这首歌,她不惜亲赴台湾一趟,并且拜访这道歌的作曲人——阿镗老师。

不再等一百巴仙作品

见面时,她想阿镗给这次参与制作的年轻音乐家一些建议,如何把他的曲子编好,殊知,老师回应她道:“没有,年轻人就让年轻人去想他们的东西,编曲不能受侷限。”

阿镗老师的一句话对她而言是当头棒喝,“噫,那么我找年轻人伴奏,一点都不是问题呀!”

她继续说道:“阿镗老师愿意让年轻人去尝试他的东西,甚至可以接受年轻人可能出现的不成熟,他说他们是会进步的。”听罢,老先生的一番话使她突破了原来担心做不好,对不起对方的心房。

这番话也一针见血,阿镗老师对她说:“妳要怎么唱都可以,如燕,妳现在健康不好,就按着妳不健康不好的程度去唱,不要刻意迁就原来的高音。”在他看来,歌是唱得让人舒服的。

当完成《长相思》的录音后,她再次征求老师的意见,老师对她说:“由妳来决定。”

简单的几个字,其实就是阿镗老师对她的信任与信心,“我们也说到,每一个艺术家都想等到一百巴仙的作品,其实都会等不到的。”

于是,她按老师教她的方式, 让自己多听几遍,也让更多人听一遍,再以一般人可接受的程度去作出判断,当大部分人都觉得可以之后,她决定让它重见天日。

一张专辑、一首歌圆了她长久以来的梦,也让她打开了生命的迷思,以前她都会把自己设定得太高,如今学会了不过度挑剔,学着量力而为,只要想做就去做。

文案里,如是继续写到:“岁月的歌,准备就绪,在那轻松的一刻,用旋律与您们聊天。聊什么呢? 就岁月的事,喜的悲的。似乎悲多于喜,不过水穷云起,又喜多于悲了!”

如燕如歌《岁月》专辑分享音乐会
★日期时间 :18/8/2018 (Sat) 3pm & 8pm
★地点:The Play Haus 声活小戏场
2-01, Pearl Shopping Gallery,Jalan Klang Lama, 58000 KL.
★票价:【音乐会】RM60【专辑】RM50
★优惠配套 :【音乐会】+【专辑】=RM90
★票务热线:+6011-1682 9929

20180814song01-noresize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