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师‧没有你,没有我老师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我的恩师‧没有你,没有我老师

公教中學60週年校慶,正能量滿滿的阿勵老師主辦攀巖活動。圖為作者(左)與阿勵老師于活動前合影。
公教中学60周年校庆,正能量满满的阿励老师主办攀岩活动。图为作者(左)与阿励老师于活动前合影。

文、图:依莱恩(摘自《师房菜2》)



阿励老师不只是在我黑暗低潮时当我的明灯牵着我继续前进,更是这些年来为我加油打气的人。虽然有些言重了,但我真想说,没有父母的养育,没有今天的我;没有他的相劝,也就没有重生的我……

每当我看见他,都会跟他说声“谢谢”。因为如果没有他,或许今天这篇文章也不会存在。每次只要看到报章出现孩子受不了成绩压力而自寻短见,心里总有莫名伤感和刺痛。毕竟有多少孩子背负著父母望子女成龙成凤的期望,会是快乐的?

城市的家长,大部分都很注重孩子的学业成绩,我的家人也不例外。为了我将来能出人头地,父母努力地栽培我,送我去名校,去补习,去“心酸班”(心算班)等,可惜我不争气,成绩考得一塌糊涂。我讨厌考试,因为每次成绩考得没那么理想,回家面对的就是连续几天,甚至几星期的痛骂,只差没毒打。曾经的我,痛恨父母,不明白为何他们要强逼我读书?不明白为何把成绩看得比我更重要?更不明白为何总要拿我和其他人做比较。我恨他们,但我不能怎样,从中三开始我就自虐直到高中毕业。

中三后期,我喜欢用锋利物品如剪刀、刀片的背面、厚塑料的尖角等划伤手腕。我喜欢那种一开始不痛,渐渐看着伤口两旁红肿,碰到水了才开始有刺痛酥麻的感觉。由于伤口细幼,不会流太多血,从来没人察觉,包括据说应该和我最亲密的妈妈。自虐给我的痛不在伤口,而是来自内心的揪痛——心里总觉得这些伤口会愈合不见,为何家人的恶言就挥散不去?

阿勵老師(中)是學校超有正能量的老師。當年幸好有他……
阿励老师(中)是学校超有正能量的老师。当年幸好有他……

我想要轻生时
他打电话拉我回来

毕业后,原以为再也没有考试而能快乐过活时,SPM成绩放榜了。为了SPM,我发奋读书,预考成绩也考获几科A,所以我觉得成绩会不错。可是天意弄人,出来的成绩比预考差很多。我拿了成绩,手机不断地响,可我看了荧幕就不想接。我不懂得要如何面对家人的脸色,更不懂得要怎样去承受他们的责骂。我就在公园里溜达,直到心情平复了才回家。

我深吸了一口气踏进家门,听到的先是责怪,妈妈看了成绩便开始发飙痛骂。我默默承受,强忍泪水直到回房锁门抱着枕头痛哭。成绩不理想,是我要的吗?我有努力,但你们看到了吗?我也伤心难过,你们懂吗?我需要的是支持,不是责骂!我受够了!既然你们把成绩看得比我重,那我消失就好了!

傍晚,我如常搭巴士去打工,一路上我很冷静,因为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死!我下了巴士,看着大马路的车辆来来往往,我告诉自己,慢慢走过去一切就会结束。 我看准了红色普腾车从远处飞驶而来,闭上双眼走了出去。

这时,手中手机铃声响起,是老师的专属铃声。我看着手机,忘了继续前进,结果就给那急速停下的红色轿车的车笛声吓著而退后。我接了那通电话,老师劈头就问我怎么啦?刚才在学校脸色不太好,平时怕孤独的我,怎么自己一人离开,是不是有事等问题。我崩溃了,蹲在路旁痛哭,也理不了别人用怪异眼光看我。

阿勵老師和藹可親,與學生打成一片。
阿励老师和蔼可亲,与学生打成一片。

阿励老师,没有你没有我……

我久久不能平复,老师也在另一头静静等我哭完。哭够了,我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把实情告诉他。他安慰我说,我已尽力,最重要的是他有看见我这几个月真心为考试付出的努力,那就足够了。他还问我能为我做些什么?要不他向我家人解释,寻死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我顿时又控制不住泪崩。

他在电话里给予鼓励和安慰,要我为自己的人生思考,为家人着想。如果因一时成绩失意,毁了一生值得吗?最让我感慨的是,我今天让家人失望,明天再让他们骄傲,那才是最大的成功!成绩不代表人生的全部,只要用我不服输的心态继续坚持,总有我发光的一天。

挂电话后,老师不放心,发了一张图给我,要我看到想通为止。我盯着手机看了很久,不断重复著里边的两句话,当时老师可能另有用意,要借此分散我的注意力,冲淡我寻死的决心。

后来我慢慢打开心扉,试着从父母的角度去思考,也为我展开新的人生而改变。好不容易打消自虐寻死的念头,我振作起来,心里想着有一天也可以像我的老师,有机会改变孩子的一生,这也是我坚持要当好老师的理由。

他,不只是在我黑暗低潮时当我的明灯牵着我继续前进,更是这些年来为我加油打气的人。虽然有些言重了,但我真想说,没有父母的养育,没有今天的我;没有他的相劝,也就没有重生的我。

他叫阿励,是我母校超有正能量的老师,但他没教过我。如果连没教过我的老师都能改变悲惨结局,更何况身为班主任或科任的我们?这篇文章,阿励老师可能因不谙华文读不了,但我相信他的正能量,会因我的故事而传承下去。

阿励老师,没有你,没有我……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