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國川《放下納吉,立地復活?》 | 中國報 ChinaPress

洪國川《放下納吉,立地復活?》

前首相兼前巫統主席納吉是一個“三無議員”,無政權、無官職以及無黨職,但是他頭頂的光環一直沒有卸下,從他在國會下議院的座位就可知一二。



看看國陣議員的座位安排,根據傳統,反對黨領袖阿末扎希坐在I座第一排的第一個座位,納吉則被排在第二個座位,面對著正副首相;在第13屆大選,坐在這個位子的人正是林吉祥;由此意味納吉就算沒有黨職,仍然是巫統裡最有權勢的人物。

目前,巫統出現兩把聲音,一把是以巫統主席阿末扎希為首,這股納吉殘余勢力對納吉仍然心存感激,或許念在恩情義氣,一直設法保住他。

另一把聲音是要巫統和納吉劃清界限,他們認為納吉涉嫌貪污而被控,如果巫統與納吉繼續掛鉤,將永無翻身之日。

說的人是前第二財長佐哈里,他公開質疑巫統為何讓貪污官司纏身的納吉到雙溪甘迪斯州議席補選助選;以及巫統總秘書安努亞慕沙認為,要重建巫統就必須與納吉保持距離,想要重獲人民支持就必須擺脫納吉這個包袱。

認同第二把聲音的巫統黨員為數不少,可是有膽把真話說出口的人不多,雖然說得太遲,也好過沒有開過口。

政權倒下 忽然驚醒

很多時候,講真話在政黨內只是一個空洞的口號,現實中很難做到。在大是大非之前,假如講真話會影響自己的利益,尤其在巫統這個龐大的政治體系,絕大部分人會選擇保持沉默。

納吉在位時,十分賞識佐哈里和安努亞,2人才有機會封官進爵,不過他倆早已將婆婆媽媽的恩惠拋諸腦後,因為“個人利益”已經不存在,不如以巫統改革之名要求納吉自動離開,杜絕納吉勢力繼續滲透巫統。

當初,大多數巫統領袖基於迂腐的道德包袱和絕對服從的傳統,居然集體信任一宗接一宗的弊端,盲目服從最高領導人,當政權倒下,他們才忽然醒來。

納吉只是一個普通黨員,巫統實在沒有理由浪費人力物力去維護納吉一個人,當務之急應該是重整巫統,糾正這個政黨給人貪污腐敗的印象,至於納吉個人是否有污點,就讓法庭去審判吧。

曾經有人說“一個不敢講真話的社會,遑論進步”;同樣的道理,“一個不敢講真話的政黨,也遑論改革”,政黨改革固然重要,如果沒有一個人敢於講真話,敢於放下負資產,任何改革都是一句空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