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流:对牛谈情——卖书这几年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牛小流:对牛谈情——卖书这几年

前些日子和某作家喝咖啡,他问我最近没出新书吗?我笑说暂时不出了,书好难卖,他回应既然知道还出版这么多本书?听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出书真是自讨苦吃。



我妈打扫房间时,会冒出这句:“存书囤在家里不是办法,还要出书到什么时候?”每次我都含混带过,心想能卖几本就是几本,静心等待有缘人敲门的那一刻。我推出第二本书时,曾尾随编辑来到仓库点货,他随手指了仓库一角,高高叠起的新书包裹让我止步,他拍拍我的肩说:“这几年要好好帮忙卖书啊!”那个画面至今仍烙印在我脑海里。

于是我开始思索“有效率的卖书方式”,这还真考倒我。内向的我不曾主动销售给朋友,就连朋友聚会上我都不多谈。朋友好奇问起,我都说该买的就会买,强迫也没用,应了那句“有麝自然香,何必当风立”。

这些年来也不乏要求送书的人,称朋友一场不要这么计较,就算没那么熟络也说送他一本帮忙推广。我一开始对于送书也挺看得开,然而有者打趣说是不是卖不出才送给他?有者把书收在厕所,方便他边如厕边阅读,更有者拿书当电脑垫。我才醒觉他们根本不珍惜我的心意,自此不再轻易送书给他人。

也不能说完全没人愿意支持,一对老同学情侣每次都会找我买新作,让我感动的是,明明两人买一本共读就好,但他们都买两本,说想为我打气,看好我能在文坛有所斩获。他们的支持这些年来不曾中断,这份心意让我珍惜到现在。

曾以为海外国家如台湾书市会比较乐观,但认识一些台湾作者后,才发现也没好到哪里。名不经传的作者依然辛苦在挣扎,不多不少会受到旁人冷眼。但有谁不曾煎熬过?就连日本知名作家东野圭吾也曾经历低潮期,但他告诉自己,只要持续发表,至少不会让读者忘记自己——这样的写作心态着实让我感动。

见城彻在《编辑这种病》书里提到,“不能畅销,何必出书”,这话如一道雷击劈在我心上。对啊,书卖不出去就不具意义,作者是为了什么而出书,卖不出去就是浪费资源,出书岂不是自我满足?这话困扰在我心里一段时间,我和熟友提起,他认同这话,所以出版的作品必须是好书,尽可能为这时代留下好作品。

若你读到这里,是否觉得牛小流不知不觉也变得满身铜臭味?出版业不是慈善事业,出版社就是抱着亏钱心态出书,就算无法畅销,作者至少努力配合,不辜负出版社的栽培。

那,又是时候转换跑道写一些能卖的书吗?至少现在的我,还是想写自己想写的故事,就算没能继续出书,也不会彷徨。

我常说,每个人都需要鼓励,在写作路上更是体会深刻。若你真心喜欢一个作者,绝对不要吝啬你的鼓励,支持就是最好的鼓励,而这胜过千言万语。

自称帅牛,想成为文字里的小丑,用文字感动世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