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流:對牛談情——賣書這幾年 | 中國報 ChinaPress

牛小流:對牛談情——賣書這幾年

前些日子和某作家喝咖啡,他問我最近沒出新書嗎?我笑說暫時不出了,書好難賣,他回應既然知道還出版這麼多本書?聽他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出書真是自討苦吃。



我媽打掃房間時,會冒出這句:“存書囤在家裡不是辦法,還要出書到什麼時候?”每次我都含混帶過,心想能賣幾本就是幾本,靜心等待有緣人敲門的那一刻。我推出第二本書時,曾尾隨編輯來到倉庫點貨,他隨手指了倉庫一角,高高疊起的新書包裹讓我止步,他拍拍我的肩說:“這幾年要好好幫忙賣書啊!”那個畫面至今仍烙印在我腦海裡。

於是我開始思索“有效率的賣書方式”,這還真考倒我。內向的我不曾主動銷售給朋友,就連朋友聚會上我都不多談。朋友好奇問起,我都說該買的就會買,強迫也沒用,應了那句“有麝自然香,何必當風立”。

這些年來也不乏要求送書的人,稱朋友一場不要這麼計較,就算沒那麼熟絡也說送他一本幫忙推廣。我一開始對於送書也挺看得開,然而有者打趣說是不是賣不出才送給他?有者把書收在廁所,方便他邊如廁邊閱讀,更有者拿書當電腦墊。我才醒覺他們根本不珍惜我的心意,自此不再輕易送書給他人。

也不能說完全沒人願意支持,一對老同學情侶每次都會找我買新作,讓我感動的是,明明兩人買一本共讀就好,但他們都買兩本,說想為我打氣,看好我能在文壇有所斬獲。他們的支持這些年來不曾中斷,這份心意讓我珍惜到現在。

曾以為海外國家如台灣書市會比較樂觀,但認識一些台灣作者後,才發現也沒好到哪裡。名不經傳的作者依然辛苦在掙扎,不多不少會受到旁人冷眼。但有誰不曾煎熬過?就連日本知名作家東野圭吾也曾經歷低潮期,但他告訴自己,只要持續發表,至少不會讓讀者忘記自己——這樣的寫作心態著實讓我感動。

見城徹在《編輯這種病》書裡提到,“不能暢銷,何必出書”,這話如一道雷擊劈在我心上。對啊,書賣不出去就不具意義,作者是為了什麼而出書,賣不出去就是浪費資源,出書豈不是自我滿足?這話困擾在我心裡一段時間,我和熟友提起,他認同這話,所以出版的作品必須是好書,盡可能為這時代留下好作品。

若你讀到這裡,是否覺得牛小流不知不覺也變得滿身銅臭味?出版業不是慈善事業,出版社就是抱著虧錢心態出書,就算無法暢銷,作者至少努力配合,不辜負出版社的栽培。

那,又是時候轉換跑道寫一些能賣的書嗎?至少現在的我,還是想寫自己想寫的故事,就算沒能繼續出書,也不會彷徨。

我常說,每個人都需要鼓勵,在寫作路上更是體會深刻。若你真心喜歡一個作者,絕對不要吝嗇你的鼓勵,支持就是最好的鼓勵,而這勝過千言萬語。

自稱帥牛,想成為文字裡的小丑,用文字感動世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