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个孩子——外劳有爱(上篇)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王筠婷:像个孩子——外劳有爱(上篇)

到马来西亚工作的外劳,在自己的家乡或许是别人的丈夫、孩子和爸爸。他们来到这里,工作之余也需要爱,需要朋友关怀。我想起那些离开马来西亚到外工作的朋友,遇到特别关爱他们的上司或朋友,在异乡倍感温暖。我家对面租给外劳,一个房间搁了两个上下铺,看起来拥挤,但平时不疏于打扫,也很礼貌不闹事,对他们的印象其实还真不坏。



虽说不坏,但我们的交流极少。大概是有早餐吃我笑得特别开心,尤其每回饥肠辘辘完成挤公共交通的程序,千辛万苦的从轻铁站走到上班地点,马上就要开斋了,那一刻我心情特别好,导致常光顾的嘛嘛档某外劳员工看见我也显得开心,未等我开口就说出我要点的食物,然后递上纸巾(整个餐厅也只有我有)。有时没跟他点餐,但端上食物的人是他。“你笑起来很好看,”终于有一天,他不只是点餐,和我聊天。

“你在哪里上班?”“那排店屋其中一间。”我往后指一指回答。“你有几个孩子?”“Bujang。”我说,有预感他接下来会问什么问题。“你有‘朋友’了吗?”果然,我知道他所谓‘朋友’的意思,一开始支支吾吾,但后来想想,我应该说有。于是坚决地点头说“Ada。”他看我不肯定,于是问我:“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我什么也不说,只是微笑,这位外劳也未免太有爱了。

基因学博士。青春耗在实验座上看油棕籽和基因图,是个爱说故事的理科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