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風情‧包頭游伊朗 不一樣的體驗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世界風情‧包頭游伊朗 不一樣的體驗

德黑蘭法蒂瑪聖靈清真寺金光閃閃。
德黑蘭法蒂瑪聖靈清真寺金光閃閃。

文、圖:葉玉卿



朋友知道我要去伊朗旅行,都瞪大眼睛,戰亂的國家你都去。可我們都抱著旅行社可以做的團,就可以去,因此,在很多驚訝的眼光下,遠征了這個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簡稱伊朗。

經過8個半小時的飛行,終于抵達伊朗首都德黑蘭國際機場,甫下飛機,空姐就提醒每個女士要包頭。遠征波斯國,我收藏的絲巾終于可以華麗登場。

要做包頭女郎,可是這趟伊朗行的特別體驗,朋友看了照片,特別給我起個名字“阿米娜”。

機場人來人往,沒有想像中緊張氣氛,沒有拿槍備彈的軍人守侯,我們很快就通過檢驗處過關,導游小姐在外候著,“歡迎你們來伊朗旅行。”她親切的笑容,讓我們解放了原有的戒備心,外面帶涼意的秋風,讓人精神一振,忘了飛行的疲勞。伊朗,我們來了。

雨中觀古蹟熱咖啡送暖

伊朗土地很大,從西到北的距離,有時要坐上三四個小時的車,才到達景點。一天冒著微雨去參觀一個遺跡,天空黑沉沉,氣候一下子變得特寒冷,我們參觀的興致大減,原本要參觀二個半小時,我們只逗留了一個半小時,就趕緊回巴士。

只見導游、司機、領隊忙著為我們沖茶,要給我們喝熱茶、咖啡解寒冷。我接過熱咖啡,喝了一口,身體即刻產生暖意,是熱咖啡帶來暖意,更是為我們準備飲料的他們,暖了我們的心。

他們冒著雨領著我們參觀,他們也冷,可他們卻在回來的第一時間,為大家準備熱飲料,這份貼心令人感動。旅行過不少國家,還是第一次在很多人談起都懼怕的伊朗旅行,遇到這份難得的溫情,讓人心不再冷,因為他們送暖了。

興高采烈出游的小學生。
興高采烈出游的小學生。

波斯女郎黑袍下風情萬種

伊朗女郎不像阿拉伯女郎包頭蒙臉,她們只是包上頭巾,露出漂亮臉孔、大眼晴、翹眼睫毛、高挺的鼻子,每個年輕伊朗女郎不管淡妝濃抹,她們雖處在穆斯林國家,感覺都很西方化。

儘管她們必須一襲黑衣,但在黑衣裡邊,則是追求男女平等的意識。畢竟,在宗教領袖科梅尼成為伊朗最高統治者前,巴列維時代的伊朗王國,一直深受美國影響。

伊朗人很友善、熱情,我們要求拍照,她們都熱情響應,有些還自動要求拍照,遇到一對夫妻還要求我們脫下墨鏡拍照呢!在伊朗,終于可以打破“穆斯林婦女不允許拍照”的傳說。

值得一提,在卡裡姆汗古城堡遇見老師帶著一群小學生來參觀,他們可愛臉龐都流露出旅行的快樂。我們向他們招招手,示意要拍照,沒想到在老師的首肯下,他們都親熱地挨過來拍照,還跟我們互動握手擁抱,做手語愛心。

那個早晨,因為遇見這班可愛的天使,讓我心情特別舒暢。我想,他們都是幸福的孩子,有著快樂的童年,開心的笑臉。

帶鳥人祝福你祝福我

一天,我們去參觀清真寺,在門口遇見一位年輕人帶著一隻鳥,說是為人看運程的,見有旅客,他馬上走來,用簡單的英語說我們給他看個運程。在外旅行最怕遇見這種人死纏爛打,大家都深怕被騙,閃開唯恐不及。

導游說別擔心,他沒有惡意,隨意給他幾塊錢就可以。其中一個團友馬上說“讓我來”,大家湊興圍觀看熱鬧,只見他把籠中鳥放了出來,不知講了什麼,那隻鳥就在他準備的紙卡中,用嘴巴銜出一張。

鏡片裝飾的清真寺,如水晶宮般閃爍。
鏡片裝飾的清真寺,如水晶宮般閃爍。

團友給了他一塊美金,他千謝萬謝,然後他盯住我,我忙搖頭說不要,他向我走來一步,給我一張紙卡,我有點受驚,莫非他剛才為團友看是假意,其實另有企圖?我慌著,導游赶緊擋在我前面,跟他唧唧咕咕幾句,然後他硬將紙卡塞給我,Good Luck向我們掰掰手走了。

他要幹什麼?我問導游。“沒什麼,他說他今天運氣真好,遇見我們,讓他可以吃頓飽。他要祝福給你們。”

“嘩!我抽到好簽呢!”剛才那位團友說。導游笑了,你的也是好簽,她對我說,他們手頭都是好話的簽,他們不願伸手討錢,所以就用這個方法換錢。恍然大悟,伊朗亞茲德這個老城人民還是純樸的。

看看手中的紙卡,是祝福健康、幸福的話,望著穿梭在人群中男生的背影,有著感動與敬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