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強:藍眼黨爭改寫政治版圖 | 中國報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戴志強:藍眼黨爭改寫政治版圖

公正黨的黨選火花四迸,競選黨主席的“候任首相”安華不戰而勝,但署理主席及以下的黨職全面開戰,原任的阿茲敏與挑戰者拉菲茲雙雄相爭。雙方不只是“良性競爭”,而是生死相搏,甚至升級到影響安華拜相的層次。



拉菲茲說,黨員必須投選能夠協助安華的團隊,否則安華拜相之路將受阻擾,而且會助長朋黨主義。

誰當藍眼老二原是政黨家事,為何會牽涉國家最高領導人的交替?對此,安華不置可否,只說公正黨必須堅持創黨的反貪腐初衷,阿茲敏和拉菲茲對他而言都一樣重要。

但是,拉菲茲的指控非同小可,不投選其陣營就會威脅到安華拜相、不投他就是朋黨主義?說明白一點,拉菲茲是暗示阿茲敏投向新首相馬哈迪的陣營,覬覦首相寶座,並且通過金錢政治和權位授受的手段來拉攏基層支持。

沉穩陰騖的阿茲敏對於敵營的攻擊保持沉默,沒有作出太多反擊,畢竟實力和選票才是成王之道。西瓜偎大邊,拉菲茲無官無職、油水全無,只有安華的隱晦祝福,在黨選的勝算難料。

安華身在獄中多年,原任主席旺阿茲莎代夫守業,但手段遠遠不及阿茲敏的長袖善舞。阿茲敏多年來藉著雪州大臣和藍眼高職深耕基層,建立牢固勢力,公正黨有不少國州議員,甚至部長級人馬都是其派系人馬。

黨選提名截止之前,公正黨婦女組主席兼房地部長祖萊達公開支持阿茲敏挑戰黨主席職,公然要把安華拉下台。阿茲敏故作玄虛,沒有第一時間表態效忠安華,最後一分鐘才決定退守署理,這是對安華的威信作出最大的挑戰。

黨爭形勢已明朗化,若是阿茲敏勝出,拉菲茲派系以安華之名出征卻失敗告終,等於宣告安華無法掌控公正黨的基層,連自家政黨都搞不定,憑什麼治國平天下?

真實情況比電影情節刺激

若是拉菲茲勝出,目前被喻為“最有權力的部長”的阿茲敏無地自容。雖然安華會委以重任,保薦阿茲敏繼續擔任部長高職,但是,蒙羞受辱的阿茲敏說不定會率隊投奔馬哈迪的土團黨,改寫希盟的勢力版圖。

無論誰勝誰負,擁有47個國席的公正黨大分裂已是既成的事實,而最大得益者是只有13個國席的土團黨。行動黨雖有42個國席,但在馬來人主義當權的政治主流根本起不了制衡的作用,只能袖手旁觀。

馬哈迪已把前朝國陣政府打入萬劫不復的地獄,被曝光的種種醜聞讓巫統翻身無望,他可以專心壯大土團黨,分裂藍眼、弱化火箭、進軍東馬,為“巫統2.0”再創60年不敗神話而舖路。

更加深不可測的變化是,阿茲敏與伊黨關係良好,若是其勢力聯合巫統和伊黨共組馬來人大團結聯盟,政權再變天並非不可能的事。

藍眼黨爭的背後有許多“可能性”,這是政客們博奕爭勝的本錢:“你大我100萬?我大你100億!”,真實情況也許比電影情節更刺激。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