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贤:壮游世界──奇幻旅程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陈楚贤:壮游世界──奇幻旅程

香港独立音乐人卢凯彤自杀了,我听着她的〈廿九岁的遗书〉,开始我30岁那年为期一年的旅行。她受躁郁症困扰多年,看到新闻时我感受到的震撼,大概和高中二的愚人节晚上,听到广播传来哥哥张国荣自杀的消息一样。但随即,我很快地觉得他走到这一步,并不让人特别讶异。



在我身边,其中一个患有躁郁症的朋友,很久以前我曾跟他厮混过一段时间,那时的他处在无时无刻都在亢奋的躁期。他告诉我很多关于发病的过程,失控地做出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最后在医院待了一段时间。狂妄的躁期,让他觉得自己能掌握一切,像一个天才、像上帝。

那时我们常一起出门。他会跟路人提出各种莫名其妙的要求、甚至做出在书局里夹带一本书这样犯法的事,他说他要打破人与社会之间的框架,如此失序的思维,我依然纵着他。那是我人生中最奇幻的一段旅程,连带我也感受到打破了制度藩篱的宽广。

后来他多次离家、尝试各种工作,总是带着实验精神去观察研究这个世界。再见到他时,他正在实验著作为一个流浪汉,要如何在吉隆坡生存。他说被保安驱赶,连土地都是别人的。最后他去了某医院急诊室,或许把他当成病人,护士给了他一件毛毯,他说那是最舒服的地方。

后来我不知道他如何又走回一般人认为的“正常生活”,我想他必定也经历了挣扎与痛苦。作为身边的亲友,也只能陪伴,陪他经历一切,因为这是你无法设身处地的泥沼。

风向星座,相信“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圆满了”。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