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楚賢:壯游世界──奇幻旅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陳楚賢:壯游世界──奇幻旅程

    香港獨立音樂人盧凱彤自殺了,我聽著她的〈廿九歲的遺書〉,開始我30歲那年為期一年的旅行。她受躁鬱症困擾多年,看到新聞時我感受到的震撼,大概和高中二的愚人節晚上,聽到廣播傳來哥哥張國榮自殺的消息一樣。但隨即,我很快地覺得他走到這一步,並不讓人特別訝異。



    在我身邊,其中一個患有躁鬱症的朋友,很久以前我曾跟他廝混過一段時間,那時的他處在無時無刻都在亢奮的躁期。他告訴我很多關于發病的過程,失控地做出讓人難以理解的事情,最后在醫院待了一段時間。狂妄的躁期,讓他覺得自己能掌握一切,像一個天才、像上帝。

    那時我們常一起出門。他會跟路人提出各種莫名其妙的要求、甚至做出在書局裡夾帶一本書這樣犯法的事,他說他要打破人與社會之間的框架,如此失序的思維,我依然縱著他。那是我人生中最奇幻的一段旅程,連帶我也感受到打破了制度藩籬的寬廣。

    后來他多次離家、嘗試各種工作,總是帶著實驗精神去觀察研究這個世界。再見到他時,他正在實驗著作為一個流浪漢,要如何在吉隆坡生存。他說被保安驅趕,連土地都是別人的。最后他去了某醫院急診室,或許把他當成病人,護士給了他一件毛毯,他說那是最舒服的地方。

    后來我不知道他如何又走回一般人認為的“正常生活”,我想他必定也經歷了掙扎與痛苦。作為身邊的親友,也只能陪伴,陪他經歷一切,因為這是你無法設身處地的泥沼。

    風向星座,相信“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