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靖:藍澀靖態──溝通 | 中国报 ChinaPress

馬保靖:藍澀靖態──溝通

日前受邀回母校,與同學及學姐分享這幾年從事編輯工作,遇到的趣事與經驗。比起另兩位分享者,我自知口才、臨場反應、颱風都是最弱的那位。倒不是沒做準備,正式登台時,不知為何腦筋總會停擺一時半刻,話到嘴邊會卡著……那天,我對學弟妹強調“溝通”是編輯的必要——對作者、對美編、對行銷部同事、對老闆等——如今回想,這七年來在這行業關于“溝通”我永遠學不全。



有時覺得,靠講話溝通實在勞神,直腸直肚得罪人;拐彎抹角自內傷。靠文字溝通也費神,少個逗號對方認為我太草率不經思考;以驚歎號收尾覺得我心浮氣躁,有時還莫名奇妙讓過于敏感者睡不著覺,說我情緒勒索他。

至于與長輩溝通就更難了,我不善表達,與其說話惹來一場風暴,不如靜聽來得好。于是乎,我非常崇拜影帝梁朝偉,他眼神會說話,我要是有他電眼的一半功力,相信這些溝通上的苦惱會減少。

我承認我有點溝通障礙,甚至有輕微人群恐慌。這幾年遇上人潮眾多的書展,幾乎天天心跳加速手心冒汗。與陌生讀者面對面溝通,他離開下一秒即忘記對方的長相,就算盯著對方給的名片,仍拼湊不出相貌輪廓。這種經歷,大家或許覺得不可思議,但事實如此。

我是慢熱的人——不是有句話如此說:有些人剛認識時,會覺得他正經八百,認識久了才發現他是癲的。相信我在同事眼中,印證了這句話。說也奇怪,我一直不覺得自己癲,說出的話都非常認真,但他們總覺得我在開玩笑(我偶爾開一兩句玩笑,他們卻當真)……倒不會造成太大困擾,反正習慣了,也知道大家是同道中人,我若瘋癲,他們也正常不到哪裡去。

或許,這是屬于我們的溝通方式,虛虛實實,真假自辨——但絕對沒有辦公室政治——外人或許覺得我們胡鬧,但旁觀者迷,我們不耽誤公事就好。

與朋友溝通,也要看“頻道”對不對得上。朋友貴精不貴多是我自小以來的想法,交朋友在于交心,那些我沒法掏心掏肺的,在他們面前自然只流露表面上的禮貌,話不投機,聊幾句天氣即刻閃人。

我始終相信,真正的朋友,就算平時相隔千萬里,一年見面不到一兩次,雖有電話也不常聯絡,但只要去到對方的地盤,無論如何忙碌,仍會想方設法抽時間相見盡情聊個天南地北,還能從彼此身上學習給彼此加油打氣,離別后繼續各自打拼直至下一次相逢。跟真心朋友相聚,我不會有溝通障礙,侃侃而談,用幾小時講完一整年的話語量;有時無法適切表達腦中所想,對方竟能瞭解我到底想表達什麼。跟這類朋友這群同事溝通,講求的是默契。

大將出版社總編輯。私下是半調子影癡、書癡、生活白癡。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