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馬百日圓缺 王振文:希望那一票不是個錯誤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大馬百日圓缺 王振文:希望那一票不是個錯誤

從敦馬笑指宣言僅是指南非聖經的那一刻起,就已註定希望宣言是一張“希望”大于“宣言”的支票。



也許,是我們誤把烏鴉當白鴿。正如國際名導李安所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我想,每個馬來西亞人心中也有一隻白色的烏鴉,才會忘了天下烏鴉一般黑。

也許,是我們看太多超級英雄系列電影,對英雄捨身拯救世界的劇情太著迷,才會信以為真,以致人走出了電影院,卻還一直活在虛構的光影世界中。

也許,是我們聽太多新年歌曲。以為大地回春后,萬象就會更新;以為春天到來后,百花自然開。

也許,是我們想太多。改朝換代只是換人來治理國家的意思罷了,不代表我國自此脫胎換骨。所有的期待,也只是我們任性硬加上去的。

誤把宣言當誓言?

也許,是我們賦予“新”一字過多的期許,才會對任何新的人事物寄予不切實際的厚望。殊不知,很多時候,新就只是新。新的一天就是新的一天,只不過是地球又自轉了一圈,不表示新的人生就此展開;新衣服就是新衣服,穿上后或許會自爽個幾天,僅此而已。

“新”政府,也只是為了在字面上跟前朝做個區分,不表示國家就會迎來真正意義上的新政,不表示經濟就會“咻”一聲起飛,也不表示結構性的社會問題將迎刃而解,更不表示各族間的隔閡就此消弭,或是心結會自動解開——尤其當所謂的新首相,實則也是舊的。

也許,是我們太傻、太天真。

因為傻,才會輕信別人。別人信誓旦旦地許下海誓山盟,就以為自己已找到幸福。殊不知,幸福就跟做生意一樣,是要經營的。需要請對人,更需要時間去認清員工的真心與實力。

因為天真,才會被勝利沖昏了腦袋,心想連老樹盤根的國陣政府都推翻得了,天底下還有什么難事是不可能的?

也許,是我們誤會了。誤以為種族政治已隨著前朝政府崩盤而一併入土,誤以為舊政權的結束象征新馬來西亞的到來。誤會大了,且一點兒也不美麗。

誤把希盟當希望?

1898年,中國清朝光緒皇帝曾推行戊戌變法,試圖從經濟、教育、政治、軍事等多層面著手,推動落實君主立憲制,前后僅僅100多天,故又稱“百日維新”。

120年后的今天,我國政治揭開新篇章,希盟政府上台后推行百日新政,眼看大限將近,完成度卻比我平日收到的學生作業初稿還要低。

希盟政府固然能以“現實情況比想像中還糟糕”、“許多決策需審慎考量,不得倉促行事”為由,找台階下。

也許,那是理由,卻還是暴露了希盟自視過高、低估推動新政難度的弱點。

也許,那只是搪塞選民的藉口,讓人民看清希盟領袖只懂“大隻講”,先把選票騙到手、執政中央后再算的不恥態度。

也許,沒有也許。數據擺在眼前,政府抵死不認也得認,選民百般不願也得認命。只能期盼才剛開場的電影接下來會漸入佳境,高潮迭起,最終大團圓結局,證明我們不是電影看太多,國人幾個月前投下的那一票也不是個錯。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