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马百日圆缺 王振文:希望那一票不是个错误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新大马百日圆缺 王振文:希望那一票不是个错误

从敦马笑指宣言仅是指南非圣经的那一刻起,就已注定希望宣言是一张“希望”大于“宣言”的支票。



也许,是我们误把乌鸦当白鸽。正如国际名导李安所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我想,每个马来西亚人心中也有一只白色的乌鸦,才会忘了天下乌鸦一般黑。

也许,是我们看太多超级英雄系列电影,对英雄舍身拯救世界的剧情太着迷,才会信以为真,以致人走出了电影院,却还一直活在虚构的光影世界中。

也许,是我们听太多新年歌曲。以为大地回春后,万象就会更新;以为春天到来后,百花自然开。

也许,是我们想太多。改朝换代只是换人来治理国家的意思罢了,不代表我国自此脱胎换骨。所有的期待,也只是我们任性硬加上去的。

误把宣言当誓言?

也许,是我们赋予“新”一字过多的期许,才会对任何新的人事物寄予不切实际的厚望。殊不知,很多时候,新就只是新。新的一天就是新的一天,只不过是地球又自转了一圈,不表示新的人生就此展开;新衣服就是新衣服,穿上后或许会自爽个几天,仅此而已。

“新”政府,也只是为了在字面上跟前朝做个区分,不表示国家就会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新政,不表示经济就会“咻”一声起飞,也不表示结构性的社会问题将迎刃而解,更不表示各族间的隔阂就此消弭,或是心结会自动解开——尤其当所谓的新首相,实则也是旧的。

也许,是我们太傻、太天真。

因为傻,才会轻信别人。别人信誓旦旦地许下海誓山盟,就以为自己已找到幸福。殊不知,幸福就跟做生意一样,是要经营的。需要请对人,更需要时间去认清员工的真心与实力。

因为天真,才会被胜利冲昏了脑袋,心想连老树盘根的国阵政府都推翻得了,天底下还有什么难事是不可能的?

也许,是我们误会了。误以为种族政治已随着前朝政府崩盘而一并入土,误以为旧政权的结束象征新马来西亚的到来。误会大了,且一点儿也不美丽。

误把希盟当希望?

1898年,中国清朝光绪皇帝曾推行戊戌变法,试图从经济、教育、政治、军事等多层面着手,推动落实君主立宪制,前后仅仅100多天,故又称“百日维新”。

120年后的今天,我国政治揭开新篇章,希盟政府上台后推行百日新政,眼看大限将近,完成度却比我平日收到的学生作业初稿还要低。

希盟政府固然能以“现实情况比想像中还糟糕”、“许多决策需审慎考量,不得仓促行事”为由,找台阶下。

也许,那是理由,却还是暴露了希盟自视过高、低估推动新政难度的弱点。

也许,那只是搪塞选民的借口,让人民看清希盟领袖只懂“大只讲”,先把选票骗到手、执政中央后再算的不耻态度。

也许,没有也许。数据摆在眼前,政府抵死不认也得认,选民百般不愿也得认命。只能期盼才刚开场的电影接下来会渐入佳境,高潮迭起,最终大团圆结局,证明我们不是电影看太多,国人几个月前投下的那一票也不是个错。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