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玲:葉家烏賊──城市背光處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葉歡玲:葉家烏賊──城市背光處

“幾點下班呀?”她問。



“五點半。”短短的回答仿彿美麗螢火蟲,照亮她雙眼。

“可以回家吃飯咯?”她又問。

“對呀。”心想到了這把年紀,人們大抵組織了家庭,加班打拼這等事,留給小伙子和年輕美眉吧!回家用晚飯一如散步、遛狗、一點點酒和木樨花之必要。

“那你呢?幾點下班?”我反問。“晚上十點。”我圓睜著眼,不由得對她幾點上班很感到好奇。“早上七點。”她答,差點把我的眼球給勾出來,“蹬”一聲跌出眼眶。一天上班15個小時,也太疲累了吧!

在我們童年時代,家長往往勸誡孩子:“現在不用功讀書,改天長大給人家倒垃圾、洗廁所!”清潔工友們往時都不愛唸書嗎?或許他們當中,有些來自窮鄉僻壤,家庭經濟拮据,根本沒資金供小孩唸書也說不定?也可能他們天生資質不那麼敏捷,努力用功也考不上,找不到更理想的工作?聽她口音是外鄉人,年齡三十左右,皮膚白皙,身材苗條,發音咬字不清,但豎起耳朵還是能聽明白,——沒錯,她早晨七點上班、晚間十點下班!

一個女子,把青春年華都獻給異鄉一棟辦公樓的廁所。廁所用戶多元,有上班族、附近居民、商店訪客等。馬桶成日歌聲喧鬧,自動抽水馬桶設有感應器,用戶屁股一抽離坐式馬桶,就自動沖水。

然而並非人人都有公德心,很多時候,馬桶裡阻塞著擦過巨人屁股的衛生紙,料想遠比封建時代的纏腳布還要長。有時候,亂扔的衛生紙四下散亂,這裡一張、那裡一張,有的泡了水,有的被踩得烏黑稀爛。也有些時候,垃圾桶遭強暴似的,嘴裡硬塞著一片色澤暗紅的衛生巾,腥臭四溢……

當然不是聽了清潔工友長時間的工作才起了惻隱之心。早在與她閒聊之前,每次踏足廁所,若非地上剛抹過,擺著“小心地滑”的告示牌,我往往都把領口拉到鼻子上,密實蓋住嘴巴,對于破壞公廁衛生的使用者很感到憤憤。如果人人做好本分,清潔工友在執行任務時,自然輕鬆許多,其他用戶也可以擺脫一踏足廁即反胃的心理負擔。己所不欲,何施于人?

清潔工友提著飯盒,向我話別后,走向小小休息間用飯去。我忽然想起前陣子她提醒我,勿使用三樓男女共用的殘障人士單間廁所。據說,有一對青年男女常在夜晚反鎖在內……我以為她要陳述18禁情節,原來是青年男女讓人難為情的“情趣”吸引來偷窺者,那單間廁所窗口斜向著走廊,只要稍墊高腳,或從四樓往下朝窗內望,就能窺見裡邊風景。她又說,之前一名同事下班晚了,想到那單間裡有水管,便常在那裡洗了澡才回家……“變態!”她罵,就像她是受害者似的,脖子都漲紅了。我告訴她,自從讀到一則男女共用的單間遭變態狂裝置針孔相機的新聞,我就避之唯恐不及。她嘩啦啦亂叫,連連搖手說,太可怕了,別去別去!

當時對她提起同事十點鐘下班,未曾多想。如今融會貫通,忽覺得工作綁架了她們的生活!聽見我五點半下班時,她眼裡飛過的螢火蟲,一閃一閃,在我心上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

外號烏賊,愛書墨,不善言辭,在大自然的懷抱裡快樂似孩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