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蘿夏:入微——隱藏的紙醉金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亞蘿夏:入微——隱藏的紙醉金迷

    且看這樣的歌詞:春天已到來喲,茶山發新芽喲,大姑娘帶布籮上山去採茶,依呀唷。布衣素裝風韻美,姐姐叫妹妹,大家上山去採茶。風和日麗春光好,嘻嘻哈哈出了門,依呀唷。



    歌詞十分民謠味,可是歌曲就叫〈採茶曲〉。是老上海年代歌曲,是花腔女高音云云錄唱的。云云音色柔媚到無瑕,百聽不厭。

    多年前得到CD,聽了十幾廿遍后,十分熟悉了,卻又總覺得自己還沒有欣賞到個中三昧。一日一邊做家務一邊聽,第一段后是讓樂隊大展身手的過門音樂,不由得驚訝:老天,整首歌的編曲是老上海的夜總會音樂。

    這首歌詞十足民謠味的〈採茶曲〉,樂曲演奏竟然可以在夜總會舞廳跳舞。歎為“聽”止的是,歌詞可以和摩登音樂節奏水乳交融。西洋樂器演奏出山歌風情,像西方牛仔與東方鄉村姑娘卿卿我我。

    近年常聽老上海時代曲,就因為它們出奇的在音符間,洋溢出紙醉金迷紅燈綠酒的風情。

    老上海的音樂家實在了不起,不僅能把〈採茶歌〉這樣的鄉土民謠,變裝為熱鬧都會的跳舞歌,更時時可以化悲為喜。

    〈漁光曲〉的歌詞十足悲情,滿是窮苦哀味。小時候就不忍,翻開歌書,時時割愛不唱。王人美首唱的電影主題曲,怎麼聽都是窮人的悲歌,鳳飛飛幾十年后重唱,也改動一點歌詞,相信也是要刪減悲情,把它唱得感慨,苦味少了些。

    但老上海年代的白光也有唱這首歌,以女高音形式唱出,悲情也在。妙的是,白光〈漁光曲〉是夜總會風味,是時髦男女跳舞的歌曲,所以更佩服老上海的音樂家們。

    〈玫瑰我愛你〉當然是那時候舞廳夜總會的熱門跳舞音樂,〈夜來香〉不必說也是,連歌詞相當文藝味的〈秋的懷念〉也是夜總會節奏。李香蘭初版的〈賣糖歌〉一樣不負上海歌曲的重任,能在舞廳夜總會派上用場。

    周璇〈月圓花好〉,樂曲編排也令人歎服,這首歌聽來就是十足中國民族風格一派古風,但樂隊是西洋樂器演奏家,沒有簫沒有笛沒有笙管琵琶。細心聆聽,音樂節奏是可以在夜總會跳舞的。

    最能代表老上海時代曲裡的紙醉金迷紅燈綠酒風情,愚見是吳鶯音的〈好春宵〉,仿彿沒有明天,盡量享受今宵樂,盡量拖延紅日高昇吧!

    亞蘿夏左手寫小說,右手寫影壇歌壇掌故,淘出時光底層的聲光色影,追憶繁華時代。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