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然烧死猪.华都村臭爆 太多人患癌,不忍了!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公然烧死猪.华都村臭爆 太多人患癌,不忍了!

華都村村民蔡志祥(右)偕同一班村民投訴,一些養豬業者夜夜露天焚燒死豬。
华都村村民蔡志祥(右)偕同一班村民投诉,一些养猪业者夜夜露天焚烧死猪。
週三傍晚,業者再次公然焚燒死豬,引起村民不滿。
周三傍晚,业者再次公然焚烧死猪,引起村民不满。
大火燒得死豬臭味四處飄揚,籠罩華都村,連遠至五公司及華都園丘的居民,都能聞嗅到臭味。
大火烧得死猪臭味四处飘扬,笼罩华都村,连远至五公司及华都园丘的居民,都能闻嗅到臭味。

报导:陈绣郿



(威南16日讯)死猪、粪尿臭味飘扬,癌影重重罩华都村!

华都村数家传统养猪场排污方式不达标,污水入沟、粪臭味飘扬,死猪也公然露天焚烧,污染环境,让村民及邻近花园一带居民夜夜闻臭,闻了半世纪。

华都村是全国最大的华人新村之一,过去村内多户村民患癌而死,村民们怀疑亲朋好友是因住得靠近养猪场一带所致,人人忧心忡忡,有者担心而搬离新村,有者担心得年年做体检,以防万一。

华都村家住第3、5、6、7、8条路的多位村民,昨晚再次难忍烧死猪臭味呛鼻,由居民蔡志祥率领下挺身而出集体投诉,期望该村随着国家改朝换代后,新政府也能给予华都村新的希望。

8条路居民蔡志祥说,烧死猪地点围绕在第7、15、18条路,一般上有3家在烧,偶尔其他小户的也烧,时间在傍晚或夜间都不一定。

“这些养猪场视政府如无物,一般上晚上11时许,抬出死猪公然焚烧,一把火放了就不管,任由死猪烧完为止,有时清晨也能看到浓烟还烧没完,搞到全村乌烟瘴气,臭味笼罩华都村,甚至随风飘到附近方圆一公里内的五公司、华都园丘等上空,味道恶心。”

蔡志祥说,这情况早在40、50年前已出现,从小嗅到大,但近10年来最严重。

他认为,这种解决死猪方式不正确也不卫生,村民闻了半世纪,已经忍无可忍,遂向议员求助,希望对方关注及改善。

他强调,他们不是要反对养猪业者养猪,而是希望业者妥善处理死猪,譬如最好在偏僻地点建个中央焚烧炉,集体焚烧死猪。

吳俊益
吴俊益

吴俊益:要求公会猪农寻策解决

公正党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吴俊益说,猪农向来是通过焚烧和土埋的举措,处理死猪,由于土地的局限和并非猪农都能拥有油棕园,近几年猪农都是以焚烧处理死猪。

“针对这种污染环境和引发臭味的举措,我已要求槟威畜牧业公会和部分与我交流的猪农,寻找更适合的措施,解决死猪问题。”

他强调,中选至今百日,他着重落实封闭式养猪和中央化粪池,以克服河流污染、臭味和苍蝇问题。

至于死猪处理方式,他已要求兽医局、威省市议会和猪农,共同寻策解决。

居民:越近养猪场越多人患癌

居民黄先生说,除了烧死猪,一些传统养猪场的污水常在晚间11时许排出,太靠近住家,很不卫生。

“村民也怀疑,村内第1到12条路的角头间居民,越靠近养猪场,健康越不好,几乎都患上癌症,目前已死了3、4人,试问如何不人心惶惶?”

他说,有的村民怕长期嗅臭味影响健康而搬走,他本身也怕,便年年做身体检查,确保健康。

远至华都园丘的Hijauan Valdor居民黄辉俊提及,华都村已是有名的“猪粪味村”,如今加上烧毁死猪及栈板的臭味,简直恶臭难顶。

村民张先生说,他们是为了下一代而发声,不求对方大改变,只希望对方小改善,起码要照顾村民。

“我们明白,要农牧业者一次性改变是不可能,毕竟操作习惯根深蒂固,希望业者营运之余,也要顾及村民的生活和权益,希望业者作出些许改变。”


(民众提供)

hotpic a1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