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然燒死豬.華都村臭爆 太多人患癌,不忍了! | 中国报 ChinaPress

公然燒死豬.華都村臭爆 太多人患癌,不忍了!

華都村村民蔡志祥(右)偕同一班村民投訴,一些養豬業者夜夜露天焚燒死豬。
華都村村民蔡志祥(右)偕同一班村民投訴,一些養豬業者夜夜露天焚燒死豬。
週三傍晚,業者再次公然焚燒死豬,引起村民不滿。
週三傍晚,業者再次公然焚燒死豬,引起村民不滿。
大火燒得死豬臭味四處飄揚,籠罩華都村,連遠至五公司及華都園丘的居民,都能聞嗅到臭味。
大火燒得死豬臭味四處飄揚,籠罩華都村,連遠至五公司及華都園丘的居民,都能聞嗅到臭味。

報導:陳繡郿



(威南16日訊)死豬、糞尿臭味飄揚,癌影重重罩華都村!

華都村數家傳統養豬場排污方式不達標,污水入溝、糞臭味飄揚,死豬也公然露天焚燒,污染環境,讓村民及鄰近花園一帶居民夜夜聞臭,聞了半世紀。

華都村是全國最大的華人新村之一,過去村內多戶村民患癌而死,村民們懷疑親朋好友是因住得靠近養豬場一帶所致,人人憂心忡忡,有者擔心而搬離新村,有者擔心得年年做體檢,以防萬一。

華都村家住第3、5、6、7、8條路的多位村民,昨晚再次難忍燒死豬臭味嗆鼻,由居民蔡志祥率領下挺身而出集體投訴,期望該村隨著國家改朝換代后,新政府也能給予華都村新的希望。

8條路居民蔡志祥說,燒死豬地點圍繞在第7、15、18條路,一般上有3家在燒,偶爾其他小戶的也燒,時間在傍晚或夜間都不一定。

“這些養豬場視政府如無物,一般上晚上11時許,抬出死豬公然焚燒,一把火放了就不管,任由死豬燒完為止,有時清晨也能看到濃煙還燒沒完,搞到全村烏煙瘴氣,臭味籠罩華都村,甚至隨風飄到附近方圓一公里內的五公司、華都園丘等上空,味道噁心。”

蔡志祥說,這情況早在40、50年前已出現,從小嗅到大,但近10年來最嚴重。

他認為,這種解決死豬方式不正確也不衛生,村民聞了半世紀,已經忍無可忍,遂向議員求助,希望對方關注及改善。

他強調,他們不是要反對養豬業者養豬,而是希望業者妥善處理死豬,譬如最好在偏僻地點建個中央焚燒爐,集體焚燒死豬。

吳俊益
吳俊益

吳俊益:要求公會豬農尋策解決

公正黨武吉淡汶區州議員吳俊益說,豬農向來是通過焚燒和土埋的舉措,處理死豬,由于土地的局限和並非豬農都能擁有油棕園,近幾年豬農都是以焚燒處理死豬。

“針對這種污染環境和引發臭味的舉措,我已要求檳威畜牧業公會和部分與我交流的豬農,尋找更適合的措施,解決死豬問題。”

他強調,中選至今百日,他著重落實封閉式養豬和中央化糞池,以克服河流污染、臭味和蒼蠅問題。

至于死豬處理方式,他已要求獸醫局、威省市議會和豬農,共同尋策解決。

居民:越近養豬場越多人患癌

居民黃先生說,除了燒死豬,一些傳統養豬場的污水常在晚間11時許排出,太靠近住家,很不衛生。

“村民也懷疑,村內第1到12條路的角頭間居民,越靠近養豬場,健康越不好,幾乎都患上癌症,目前已死了3、4人,試問如何不人心惶惶?”

他說,有的村民怕長期嗅臭味影響健康而搬走,他本身也怕,便年年做身體檢查,確保健康。

遠至華都園丘的Hijauan Valdor居民黃輝俊提及,華都村已是有名的“豬糞味村”,如今加上燒毀死豬及棧板的臭味,簡直惡臭難頂。

村民張先生說,他們是為了下一代而發聲,不求對方大改變,只希望對方小改善,起碼要照顧村民。

“我們明白,要農牧業者一次性改變是不可能,畢竟操作習慣根深蒂固,希望業者營運之餘,也要顧及村民的生活和權益,希望業者作出些許改變。”


(民眾提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