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無弦琴──禁提死字 | 中國報 ChinaPress

游枝:無弦琴──禁提死字

多數人視死亡是禁忌,好日子裡避免說死這個語言發音。



小時候,過年前後,不自禁地說了一句死,會被長者掌嘴,自己也覺得自己的確犯下了不可原諒的過失。

我是學社會學的,人的生和死是一種正面探討的大學問。不過,同樣受到生人不說死的民俗禁忌障礙。記得十五年前我被推進手術室之前,心有千言萬語想對一個小學要畢業、一個剛考過中學畢業試的女兒說幾句可能就是遺言的重要話,因為跟我可能手術失敗死去這個死的終結有關,結果是半句話也說不上口,就進入昏迷上了手術台。

過去,一直覺得自己在緊要關頭,還不把心中話告訴孩子,是我身為父親的一項失責。

信仰也使人不便開口說出自己死的自覺及平淡討論死的處理,說一個人的死是往一個已經免了罪的國度,死不是什麼壞事,是一份安排和喜悅。

當然,能坦然面對死亡,是好事。不過,卻沒替要將死的人做內心設想,要死的人在活著的時候當死是一種喜樂享受,未免有點難過。

游枝年少四處流浪,當過藍領也做過白領,大半生與文字為伍,書寫百態人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