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年代(第3篇)‧ 1986年 马化合作社风暴  | 中国报 ChinaPress

流金年代(第3篇)‧ 1986年 马化合作社风暴 

每周五登场

合作社,曾经给华人带来无限希望和幻想,但最后却给华人带来无限痛苦和悲伤;合作社事件,确实给华人一个无法忘怀的教训。




(本报特别整理报导)

1986年,一场“马化合作社风暴”,导致当时的华社蒙受巨大财务损失,24家合作社一夜之间被冻结,成为全马华社的一场噩梦,而马华自这起事件后,也难再取信于民!

1970年因国阵政府实施新经济政策,华社经商受到各种限制,很少大企业,因此马华为了巩固当时华人的经济能力,成立了马化合作社,号召“集中华资搞大企业”,许多华裔纷纷响应,将平日存下的血汗钱甚至养老金,统统拿出来投资在这些合作社;而许多合作社更因此提供高回酬的利息,吸引更多民众前来存款。

就在80年代的短短数年期间,国内合作社如雨后春笋,全国共有多达3200家,社员也遍布全国各地。

正当合作社朝气蓬勃时,却有一批合作社董事假借合作社之名,暗地里营私舞弊,如将合作社的基金转入名下的公司等,而他们的行为,也蚕食鲸吞著存款人的血汗钱,很快的便形成了一场危机。

1985年,国家经济不景气,而马化合作社也连续3年亏损,几乎将所有资金亏空,1986年的马化控股财政报告显示,他们一年就净亏逾1亿9000万令吉。

虽然当时内部掩盖得非常好,存款人仍未发现不妥,但最终一些财务管理非常糟糕的合作社无法继续掩饰,首个被引爆的合作社是由时任马来西亚青团运总会长郑安泉掌管的青团运合作社。

1986年7月,一批前往该合作社提款的存款人被告知无法提款;即使部分存款人拿到支票,也无法兑现。

消息传出后,随即触发一场存款人挤提风波,全国上下数百间的青团运合作社分行,纷纷出现存款人挤提现象。

存款人紛紛到各合作社分行領款。
存款人纷纷到各合作社分行领款。

20180809fb-cr180418eqt08-noresize

青团运合作社,是在1980年代初期,由郑安泉成立,并由他担任主席。而当时该合作社在全国各地成立上百家分行,并委任各地的分团团长为分行经理。

青团运合作社出现挤提时,百多名合作社经理,因为无法面对亲朋好友的追问,躲藏在合作社总部,不敢回家。

而更让人悲痛不已的是,当时担任雪州巴生港口班达马兰青团运合作社经理的退休校长陈春田(时年61岁),不堪被存户指是老千,而选择走上自杀的不归路,以死谢罪。

随着同年的7月23日,中央银行(现称国家银行)援引1986年必需(保护存户)条例,宣布冻结青团运合作社的所有资产及停止所有营业活动,引爆了这场合作社风暴。

该项措施施行后也影响到其他合作社,相继发生挤提风潮。

同年的8月8日,国家银行再宣布冻结其他23家合作社的资产及所有的商业活动,直到调查工作完成为止;而这23家的董事及负责人的个人财产、银行户头或联名户头同样遭冻结,就连他们的护照也被当局扣押。

这24家被冻结的合作社,拥有超过58万8000名存户,存款额高达15亿令吉,而在该合作社风暴爆发后,失信、滥职的合作社董事也逐个排队上庭面控;过后,时任马华总会长陈群川因唆使失信新泛电,而被新加坡高庭判入狱两年。

時任馬華總會長陳群川因唆使失信新泛電,而被新加坡高庭判入獄兩年。
时任马华总会长陈群川因唆使失信新泛电,而被新加坡高庭判入狱两年。

陈群川罪成后,辞掉马华所有的党职。出狱后不久,他又因唆使失信马化控股2300万令吉罪成,而被判坐牢30个月、罚款100万令吉。

时任马青总团长兼副贸易及工业部长纪永辉、马华组织秘书兼副青年体育部长黄循营,都因合作社失信而坐牢。

黃循營因合作社失信事件遭警方傳召問話。
黄循营因合作社失信事件遭警方传召问话。
拿督紀永輝欲乘車離去時,受到聞風而至的記者圍問。
拿督纪永辉欲乘车离去时,受到闻风而至的记者围问。

而“马化合作社风暴”除了导致当时的华社蒙受巨大财务损失,合作社和马华自这起事件后,声誉江河日下。

拿督紀永輝錄完口供後,離開警察總部。
拿督纪永辉录完口供后,离开警察总部。
參合合作社退還存款時,存款人紛紛撐傘在烈日下苦等入內領款。
参合合作社退还存款时,存款人纷纷撑伞在烈日下苦等入内领款。
馬來西亞青年經濟發展合作社存戶委員會法律顧問黃朱強在步入武吉阿曼警察總部投訴前,與該委員會主席黃啟洲(左2)討論報告書。
马来西亚青年经济发展合作社存户委员会法律顾问黄朱强在步入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投诉前,与该委员会主席黄启洲(左2)讨论报告书。
心有不甘的存戶,被鎮暴人員押走。
心有不甘的存户,被镇暴人员押走。
憤怒的東誠存戶與前董事主席拿督曾松森談判不果,竟拉住對方上衣,準備報以老拳。
愤怒的东诚存户与前董事主席拿督曾松森谈判不果,竟拉住对方上衣,准备报以老拳。
大馬青年經濟發展合作社存款人眼見血汗錢沒下落,憤而硬闖紀永輝住宅,結果反遭警方逮捕。
大马青年经济发展合作社存款人眼见血汗钱没下落,愤而硬闯纪永辉住宅,结果反遭警方逮捕。
約百名合作社存款人在中央銀行前示威,鎮爆隊到場駐守。
约百名合作社存款人在中央银行前示威,镇爆队到场驻守。

20180809fb-mahua006-noresize

20180809fb-mahua008-noresize

20180809fb-mahua022-noresize

撰稿:温琦婷
编辑:岑家豪
旁述:黄治振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