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任平《百日新政影響百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溫任平《百日新政影響百年》

    2018年,馬來西亞人民對改朝換代的期待,猶如大旱之望雲霓。選舉成績出爐,希盟大勝,順利成立政府。主政61年的國陣崩潰,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敦馬以93歲高齡再度拜相,創造了世界性的政治奇蹟。大家都等著看這個幹練的政治家,如何為大馬這個後殖民、多元種族宗教的國家,攜來繁榮與和諧的契機。

     馬來西亞當前面對的貪污腐敗,積重難返,非大刀闊斧難以剪除。敦馬主政,變法乃必然,前朝政府的重要部門首長得換人掌管,否則政令不行,官員陽奉陰違,如何變革?

    1000年前,宋仁宗時代出了一個22歲的進士,名叫王安石。他留意到宋真宗時期內外官一萬多人,仁宗期間(1049-1053)官吏暴增一倍至2萬余人,這有點像馬來西亞的政府內閣,部長一長排;首相署又另設正副部官員,職務相近,疊床架屋,人數之多,好像要與內閣成員的人數比高下。敦馬當了首相,冗員的確是少了。

    北宋初年,官商勾結併購,尤其是土地兼併之風猖獗,官員與地方上的土豪惡霸掠奪資源,吃相難看。餉銀不斷增加,軍兵遊戲于市廛。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國庫收入達1億1613萬,可官吏軍士的支出卻達1億2034萬之巨。入不敷出,國庫空虛,民生凋敝。王安石的冒起,與他的革新方案,得到宋神宗的讚許。

    上面寫的是北宋的情況。國內前朝政府的某些領袖窮奢極侈,上行下效,影響全局。近10年來,百物價格騰升,官商勾結“常態化”,人民不是不知,而是知道了也投訴無門。

    在野領袖擔任公賬會主席

    GST實施之後,物價層疊式再漲,漲200%、漲300%,人民的收入與每年的微薄加薪,根本追趕不上物價上漲的速度。在上面的人,完全不了解中下階層的水深火熱。

     “改朝換代”是近年來大部分人的縈心之念。95%華人支持希盟,言過其實;80%華人支持希盟,肯定。

    林冠英擔任財政部長,是敦馬的破格安排,不過,很快的人們便發現2018年的財長,有別於過去的財長。當前的財政部長有首相署的經濟部長阿茲敏,與國庫控股的主席敦馬“互相制衡”。陸兆福擔任交通部長,倪可敏被委國會副議長,敦馬慧眼獨具,他們看來亦勝任愉快。郭素沁是5屆國會議員,對原產品的知識顯然不足,楊美盈似乎仍在為她負責的部門,名稱冗長而“煩惱”。

    新政府委任在野的巫統資深領袖擔任公賬會主席,這是百日新政的亮點,是自律規範。統考問題懸而未決,從“還有一里路”的空間,成了需要5年去研究的時間。敦馬計劃把國產車拯救回來,他應該與希盟其他領袖細商這項重大的決定。王安石變法圖強,他的力量在剛毅果斷,敦馬自任國庫控股主席,布署為普騰打翻身戰的“執善固執”,使人想起昔之王荊公的“拒諫”。

    司馬光當年寫了三封信給王安石,指出變法有五弊:“侵官”、“生事”、“征利”、“拒諫”、“致怨”。古今中外,幾乎沒有例外,改革一定面對抗拒、反彈、扺制等消極反應。王安石的答覆是:“如君實責我以在位久,未能助上大有為、以膏澤斯民,則某知罪矣;如曰今日當一切不事事,守前所為而已,則非某之所敢知。”君實是司馬光。

    百日新政的民間反應如何?一項獨立的調查報告,反映當前敦馬受歡迎的程度是71%,這比2013年到2018年,前首相納吉的最高歡迎水平的62%高出近10%之多。這些數據每天都在上上下下,重要的不是這些數字,而是百日新政的百年影響。我們需要多一些時間(比方說SST實施之後),觀察現政府如何解決債務、如何有效控制通膨,才能作出進一步的蠡測。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