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任平《百日新政影响百年》 | 中国报 ChinaPress

温任平《百日新政影响百年》

2018年,马来西亚人民对改朝换代的期待,犹如大旱之望云霓。选举成绩出炉,希盟大胜,顺利成立政府。主政61年的国阵崩溃,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敦马以93岁高龄再度拜相,创造了世界性的政治奇蹟。大家都等著看这个干练的政治家,如何为大马这个后殖民、多元种族宗教的国家,携来繁荣与和谐的契机。

 马来西亚当前面对的贪污腐败,积重难返,非大刀阔斧难以剪除。敦马主政,变法乃必然,前朝政府的重要部门首长得换人掌管,否则政令不行,官员阳奉阴违,如何变革?

1000年前,宋仁宗时代出了一个22岁的进士,名叫王安石。他留意到宋真宗时期内外官一万多人,仁宗期间(1049-1053)官吏暴增一倍至2万余人,这有点像马来西亚的政府内阁,部长一长排;首相署又另设正副部官员,职务相近,叠床架屋,人数之多,好像要与内阁成员的人数比高下。敦马当了首相,冗员的确是少了。

北宋初年,官商勾结并购,尤其是土地兼并之风猖獗,官员与地方上的土豪恶霸掠夺资源,吃相难看。饷银不断增加,军兵游戏于市廛。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国库收入达1亿1613万,可官吏军士的支出却达1亿2034万之巨。入不敷出,国库空虚,民生凋敝。王安石的冒起,与他的革新方案,得到宋神宗的赞许。

上面写的是北宋的情况。国内前朝政府的某些领袖穷奢极侈,上行下效,影响全局。近10年来,百物价格腾升,官商勾结“常态化”,人民不是不知,而是知道了也投诉无门。

在野领袖担任公账会主席

GST实施之后,物价层叠式再涨,涨200%、涨300%,人民的收入与每年的微薄加薪,根本追赶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在上面的人,完全不了解中下阶层的水深火热。

 “改朝换代”是近年来大部分人的萦心之念。95%华人支持希盟,言过其实;80%华人支持希盟,肯定。

林冠英担任财政部长,是敦马的破格安排,不过,很快的人们便发现2018年的财长,有别于过去的财长。当前的财政部长有首相署的经济部长阿兹敏,与国库控股的主席敦马“互相制衡”。陆兆福担任交通部长,倪可敏被委国会副议长,敦马慧眼独具,他们看来亦胜任愉快。郭素沁是5届国会议员,对原产品的知识显然不足,杨美盈似乎仍在为她负责的部门,名称冗长而“烦恼”。

新政府委任在野的巫统资深领袖担任公账会主席,这是百日新政的亮点,是自律规范。统考问题悬而未决,从“还有一里路”的空间,成了需要5年去研究的时间。敦马计划把国产车拯救回来,他应该与希盟其他领袖细商这项重大的决定。王安石变法图强,他的力量在刚毅果断,敦马自任国库控股主席,布署为普腾打翻身战的“执善固执”,使人想起昔之王荆公的“拒谏”。

司马光当年写了三封信给王安石,指出变法有五弊:“侵官”、“生事”、“征利”、“拒谏”、“致怨”。古今中外,几乎没有例外,改革一定面对抗拒、反弹、扺制等消极反应。王安石的答复是:“如君实责我以在位久,未能助上大有为、以膏泽斯民,则某知罪矣;如曰今日当一切不事事,守前所为而已,则非某之所敢知。”君实是司马光。

百日新政的民间反应如何?一项独立的调查报告,反映当前敦马受欢迎的程度是71%,这比2013年到2018年,前首相纳吉的最高欢迎水平的62%高出近10%之多。这些数据每天都在上上下下,重要的不是这些数字,而是百日新政的百年影响。我们需要多一些时间(比方说SST实施之后),观察现政府如何解决债务、如何有效控制通膨,才能作出进一步的蠡测。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