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玄一:玄说理——诽谤之木 | 中国报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黄玄一:玄说理——诽谤之木

诽谤是罪?那还得与事实不符,这顶帽子才能成立。怨诽讥刺,历来是诗家三昧;广采民风,以致能考察时政。是以尧舜设诽谤之木、敢谏之鼓,给民众渲泄意见的工具。故周厉弭谤,道路以目,障民之口,甚于防水,水壅而溃,伤人必多。简单而言,有话就讲,有屁就放。



此前,有严格区分“客观评论”跟“主观言论”的必要。客观评论的形式正如推断“1+1=2”般是非历然,绝不允许逻辑及概念的错误,更没有“我觉得”的地步。此外皆为主观言论,依据的是压根儿没有标准且因人而异之感觉,所以“觉得狗屁是香的”亦为过;因此,批评别人的主观言论是毫无意义的。

自以为客观评论,硬要争辩“1+1=11”,便是脑筋有问题,跟这种人纠缠的也不能算是智商正常。觉得某某很蠢、很丑、很假、很烂,都是个人独断的眼光;而强迫所有人一同化上同情或祝福的“妆”,既有害身心健全发展,也不利于反映真实民情,故此等“素质”自当默默奉行就好,无谓在十字路口大声祈祷。

直言诽谤是逆耳的良药;可若是无中生有而凭空捏造的话,则上有法网,下有铁钳。言论能反映事物本身的层面其实极浅,却不失为一面令人战栗的“照妖镜”。

黄玄一——霹州黄氏字玄一,居陋寡闻,妄谈自得焉。时笔小识以骇世,不尽与道乖,博雅君子择而哂之可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