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書衛:天才神童 | 中国报 ChinaPress

何書衛:天才神童

從小,我娘就教我背誦唐詩宋詞。她沒學過漢語拼音,都是查字典的。語調理論則無法從字典裡查找,娘也就想當然爾地教我念,我也理所當然地照著念。一個教得用心,一個學得開心。讀累了,她就讓我看《老夫子》怡情。我就這樣一邊讀古詩詞,一邊看《老夫子》長大。古詩詞教會我很多文化知識,《老夫子》同樣地教會了我很多另類文化。



我讀一年級時是教改KBSM的第一年,當時班上來了一位實習老師,她很年輕,教學法也很年輕,跟其他的老老師很不一樣。如果說老老師是單行道,這位年輕的實習老師就是雙行道,她喜歡問我們問題,也喜歡我們舉手回答。有一天,她問了一道有難度的問題,同學們答不上來,實習老師遲遲不肯公佈答案,我不知為何在腦海冒出一句《老夫子》的漫畫題目,衝口而出:“老師,打開天窗說亮話啦!”打從那次后,實習老師就把我當天才神童看待,接著她又發現我的古詩詞倒背如流,更堅定了她的看法。有上級來視察教學時,我就是她在課堂上御用的表演嘉賓了。

我是不是天才神童我心裡清楚更毋庸置疑,我絕對不是,跟我同一個年代家喻戶曉的張世明才是。寫稿時順便查一查這位在1989年時,以13歲之齡進入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求學,創下了健力士世界紀錄,成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最年輕的外國留學生的近況,驚覺他在2007年時疑似不堪學習罹患精神抑鬱症而逝世,享年31歲。報導說他入院療養時拒絕進食,也不願說話和走動,甚至不願睜開眼睛。據醫護人員稱,張世明並非沒有能力進食和說話,而是他心情極度沮喪,不願意這樣做。

樂之者最幸福

我剛升上中學時,班裡都是人中龍鳳,同學間高手雲集。當演講比賽快來臨時,老師問誰有參賽經驗?記得當時那位小學全國冠軍得主梅瑞美低下頭並哀求她的小學校友不要提名她,因此這個參賽機緣才落到我頭上,才有了今天配音界的我。她顯然在小學時期的演講培訓和比賽過程中感覺不到快樂,所以在中學有了自主權時就不願意繼續下去了。 或學習或工作,樂之者都是最幸福的。所以我在教學中,乃至于比賽的稿子裡都盡可能注入快樂和幽默的元素。我快樂的同時,也希望學生能夠同樂。

我娘一定沒有想過我的口才藝術表演大門,是她介紹我看的《老夫子》敲開的。雖然我娘沒有把我栽培成天才神童,但我在配音事業中找到自在並在教學事業中天天充滿激情,我的小日子都過得堪比神仙了,還稀罕成為什么神童呢?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