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玩失踪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吴伟才:浮世绘——玩失踪

在我不知死活敢敢带队的时候,最恨团员玩失踪。在德国罗腾堡,天已昏沉,吩咐大家集合,苦心教导一条连小学生都会走的方向:出门口,转左,一直走,看到白鹿招牌就是晚餐餐馆。



就座后一算,少一人,原来是位大家封她绰号花蝴蝶的女士。众女趁机喋喋起哄:“是看到她走在前面”、“明明穿着一袭仿Fendi套装”、“好像没戴那对塑料大耳环了”、“她在前面,我肯定她走在前面”。

既在前头,肯定就是走失了。与地陪及副领队分头去找,罗腾堡似个童话迷宫,大汗淋漓半句钟,此际简直就是电玩恐怖游戏,我相信他们都没听过罗腾堡杀人食尸惨案。

花蝴蝶施施然出现了,鸡尾酒服,头发蓬松,“我不饿,所以转回旅店洗个头去。”真希望手上就有那位吃人杀手的电话号码。

在希腊雅典卫城之下,下午四点光景,游览已毕大家自由时间,吩咐六点回来大树下集合,一起去晚餐。六点了,八旬高龄大伯与他五十开外的女儿一起失踪。

众团员资料丰富,“对呀这父女俩怪怪的,一路上从不对话”、“这女的从不换衣裳”、“他们身上有阵怪味”、“听说是旅游公司的黑名单”。少来,管它黑名单,这世界很简单,缴足旅费就是顾客,外面出了什么事就领队负责。

所有团员出动,绕着大树周围街巷找了整小时,希腊百姓可能以为亚洲地区没有树木。人影不见,只好打长途到其住家问要采取何等措施,其家人答曰:“没事,他们就整天失踪的。”哈利路亚!

地陪经验老到,“何不先打个电话回旅店询问才报警?”

天,原来自己叫车双双回旅店了。众人挨饿,餐厅抱怨晚餐都凉了。又哪能跟顾客计较?死猫吞下,那天还是我的生日。

请别再考验我的寻人能耐,就算是在一个定点范围之内,比如说,北京故宫。走了整个早上,午饭我给大家一小时在乾清宫门前西侧餐厅用饭。又是走失两人,皆为男性。

众人调侃:“会不会拉去净身了”、“明朝不纳男宠啊”、“到冷宫去找找吧”、“看看午门旗杆儿上有挂著什么吗?”

广播一口京味儿重复著两人大名,其中一人的太太面有忧色:“他会听人话就能听到领队的吩咐,不至于失踪了。”也是,只有无动于衷的人才会失踪,世界就是一个梦,永远活在自己的梦里。

下午的珍宝馆和钟表馆都没时间看了,锦衣卫似的管理员终于把两位大叔找回来,已经冷得似冰棍,“太冷了,我们躲冷去,大袍子拉上来盖住了耳朵,不好意思。”

“躲冷?”那位太太生气地问,“躲到兰若寺找小倩去了?”

“没事,”我笑笑,“走吧,祖宗还在身上就好!”

吴伟才——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环球旅行后开始专业写作,著作二十余册。现从事旅游带团、乐活指导、写作。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