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才:浮世繪——玩失蹤 | 中國報 ChinaPress

吳偉才:浮世繪——玩失蹤

在我不知死活敢敢帶隊的時候,最恨團員玩失蹤。在德國羅騰堡,天已昏沉,吩咐大家集合,苦心教導一條連小學生都會走的方向:出門口,轉左,一直走,看到白鹿招牌就是晚餐餐館。



就座後一算,少一人,原來是位大家封她綽號花蝴蝶的女士。眾女趁機喋喋起鬨:“是看到她走在前面”、“明明穿著一襲仿Fendi套裝”、“好像沒戴那對塑料大耳環了”、“她在前面,我肯定她走在前面”。

既在前頭,肯定就是走失了。與地陪及副領隊分頭去找,羅騰堡似個童話迷宮,大汗淋漓半句鐘,此際簡直就是電玩恐怖游戲,我相信他們都沒聽過羅騰堡殺人食屍慘案。

花蝴蝶施施然出現了,雞尾酒服,頭髮蓬鬆,“我不餓,所以轉回旅店洗個頭去。”真希望手上就有那位吃人殺手的電話號碼。

在希臘雅典衛城之下,下午四點光景,游覽已畢大家自由時間,吩咐六點回來大樹下集合,一起去晚餐。六點了,八旬高齡大伯與他五十開外的女兒一起失蹤。

眾團員資料豐富,“對呀這父女倆怪怪的,一路上從不對話”、“這女的從不換衣裳”、“他們身上有陣怪味”、“聽說是旅遊公司的黑名單”。少來,管它黑名單,這世界很簡單,繳足旅費就是顧客,外面出了什麼事就領隊負責。

所有團員出動,繞著大樹周圍街巷找了整小時,希臘百姓可能以為亞洲地區沒有樹木。人影不見,只好打長途到其住家問要採取何等措施,其家人答曰:“沒事,他們就整天失蹤的。”哈利路亞!

地陪經驗老到,“何不先打個電話回旅店詢問才報警?”

天,原來自己叫車雙雙回旅店了。眾人挨餓,餐廳抱怨晚餐都涼了。又哪能跟顧客計較?死貓吞下,那天還是我的生日。

請別再考驗我的尋人能耐,就算是在一個定點範圍之內,比如說,北京故宮。走了整個早上,午飯我給大家一小時在乾清宮門前西側餐廳用飯。又是走失兩人,皆為男性。

眾人調侃:“會不會拉去淨身了”、“明朝不納男寵啊”、“到冷宮去找找吧”、“看看午門旗桿兒上有掛著什麼嗎?”

廣播一口京味兒重複著兩人大名,其中一人的太太面有憂色:“他會聽人話就能聽到領隊的吩咐,不至於失蹤了。”也是,只有無動於衷的人才會失蹤,世界就是一個夢,永遠活在自己的夢裡。

下午的珍寶館和鐘錶館都沒時間看了,錦衣衛似的管理員終於把兩位大叔找回來,已經冷得似冰棍,“太冷了,我們躲冷去,大袍子拉上來蓋住了耳朵,不好意思。”

“躲冷?”那位太太生氣地問,“躲到蘭若寺找小倩去了?”

“沒事,”我笑笑,“走吧,祖宗還在身上就好!”

吳偉才——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後開始專業寫作,著作二十餘冊。現從事旅遊帶團、樂活指導、寫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