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现场‧奇幻之笔游九份 创作从阅读开始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学习现场‧奇幻之笔游九份 创作从阅读开始

李儀婷
李仪婷
曾经在出版社担任副总编辑主持少儿小说出版的李仪婷,因觉得现有的少儿小说太生硬而自己动笔写小说,岂料为她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在写作班耕耘多年的她,透过深入的阅读与讨论,带领学生领悟文学与创作之美。且让我们听听,这位同时是小说家、亲子作家、出版社总编辑、电影人、写作班指导老师的李仪婷,如何看待写作与作文……

文:张崇牧
图:互联网



李仪婷在担任出版社副总编辑时,曾策划主编过一系列少儿小说。本来就拥有深厚文学底子的李仪婷,进到出版社主编青少年文学小说时赫然发现,出版社邀请的作者,虽说大部分是中小学老师,但在创作青少年小说时,故事叙述非常生硬。为此,李仪婷苦恼了好一阵子,要想办法改变这一现况。最后她决定邀请这群“老师作者”来到出版社,商讨如何写出不乏味,同时又能吸引青少年阅读的小说。

刚开始,李仪婷还真是四处碰壁。好比有些老师无法理解李仪婷的说法。李仪婷强调,老师们无法写出吸引青少年的小说,很大原因是创作者除了无法用精确拿捏想要表达的想法,更重要的是,故事千篇一律,而且这群作者的写作内容,跟青少年的生活是不太贴近。李仪婷为了解决这道难题,自己也参与到写作青少年小说的范畴里去。

截至目前为止,李仪婷在曾服务的四也出版社,出版了两本少年小说《九份地底有条龙》和《数学猎人》,此外还有多本童话,如《妈祖不见了》、《妈祖的眼泪:三月疯妈祖》等。当初李仪婷是如何让这群老师作家改头换面,蜕变成与过往不同的“老师作家”呢?

少儿小说写出台湾奇幻风景

蜕变是一件困难的事!但李仪婷最终还是解决了。她召集了这群老师,透过集思广益的方式,大家共同想出一个最佳的方法——为台湾的青少年讲述生动有趣的台湾故事。李仪婷带领着老师们走出户外,实地考察台湾名胜古蹟,收集传说、神话,把故事场景切换成少年读者所熟悉的台湾景点,再加上少许独特的创作手法,由李仪婷所主导的全新风貌少儿小说就这样诞生了!

李仪婷在介绍自己的少儿小说《九份地底有条龙》时这样说:“侯孝贤导演的《悲情城市》让九份这块地方长红至今,但很多人并不知道,曾作为台湾金矿的九份地底下,住着一条身长六百公里的巨龙!”听到九份地底住着一条身长六百公里的巨龙,难免会让人吃惊!不过,这条巨龙不是真正的巨龙,而是当年挖掘金矿时,由于运输的需要,矿工便挖出了一条长达六百公里的地底隧道。

要如何呈现这条六百公里巨龙呢?李仪婷脸上表情一变,充满兴味的说:“我们就加入奇幻的元素来吸引读者吧!”

至于另一本青少年小说《数学猎人》,李仪婷同样运用台湾原住民的在地故事加上数学元素,讲述布农族、山林、保护动物的冒险故事。这两本小说的成功,李仪婷是始料未及的。她说,当初写的时候,只是把它们当作给老师们的参考,没想到竟然吸引了那么多的年轻读者。

《數學獵人》
《数学猎人》

《九份地底有條龍》
《九份地底有条龙》

不写作的孩子热爱写作了

除了跟老师们合作写出全新风貌的青少年小说,如何教小朋友写作,李仪婷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如今在台湾耕莘青年写作会担任写作班驻会导师的李仪婷,分享了最近让她感动的一件事。

“去年有个妈妈送孩子来我们写作班,妈妈跟我说,孩子不喜欢阅读不喜欢写作,根本不会写作文!”李仪婷说完后,故弄玄虚地笑了,接着说:“一年后,去年被妈妈说不会写作的孩子,在写作班里写下让我激赏的文章。”

写作能不能教?有些人认为不,但也有人觉得可行。李仪婷在耕莘青年写作会服务的这段日子,接触过各阶层不同年龄层的学生。他们当中有的是中小学生,有的是考试作文班的老师,当然也有大学生。李仪婷认为,写作可以教的关键在于指导老师,如何引导学生去阅读。

是的,所有创作必然跟阅读有关。在写作班里,凡到来学习写作的学生,李仪婷给的第一堂课,绝对不是讲写作文的技巧,而是引领他们透过阅读,去感受和学习名家作品中所带来的文学思考与美感。

一年前不会写作的孩子,一年后懂得把文章写好的孩子,这过程的训练,李仪婷说主要在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指导老师要如何培养他们的乐趣呢?李仪婷分享说,首先别怕学生读不懂,老师选好相关书籍或文章后,接着带领着同学一同讨论、分析。透过讨论的环节,让同学自行解读,理解文学作品中的情感和技法。

透过这样的指导模式,李仪婷说大部分参加写作班的孩子,就算让他们读《红楼梦》、古典诗词也不见得是困难的事情。

在小组讨论时,李仪婷除了谈现代文学作家,遇到适当的时候也会穿插中国古典文学在里头,学生也可以接触到更多文学作品,日子久了,学生的阅读信心建立了,她就开始鼓励写作班的同学进行创作。

20180821learn06

李儀婷在7月14日,受巴生耕讀軒邀請到馬來西亞主持“李儀婷的親子教養與溝通工作坊”。
李仪婷在7月14日,受巴生耕读轩邀请到马来西亚主持“李仪婷的亲子教养与沟通工作坊”。

教作文还是教创作?

“不懂写文章的老师在批阅学生的作文!”这是已故马华作家陈强华曾在面子书上发过的牢骚。把这个问题向李仪婷发问时,李仪婷尴尬地笑了。这样的情况,李仪婷表示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出现。在耕莘青年写作会担任写作班驻会导师的这些年,李仪婷指导过不少补习班的作文老师。

作文跟创作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李仪婷并没有给出具体答案。但在以考试为前提而写的作文,的确有扼杀学生创意的嫌疑。身为作家同时又是写作班导师的李仪婷,给读者开出的药方与大部分我们所知道的一样,老师本身要对自己所指导的东西有一定的兴趣和熟悉,才有办法将学生带到更远的他方,或成为点亮更多文学明灯的人。

台灣耕莘青年寫作會多年來栽培出許多優秀的文學創作人才,李儀婷(左3)也是其中一員。
台湾耕莘青年写作会多年来栽培出许多优秀的文学创作人才,李仪婷(左3)也是其中一员。

【后记】

我们的访问,在炎热的午后开始,在热度渐渐散去的黄昏结束。初次来马来西亚的李仪婷,对我们这里最大的印象是:“这里身为丈夫的对太太和孩子都非常好!”听到李仪婷这么说,坐在她面前的我皱起了眉头,随即问道:“为什么?”李仪婷答:“昨晚在晚餐时,看到马来西亚的爸爸都负责照顾孩子呢!”说完我们在欢笑声中,结束了这场两小时的谈话。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