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現場‧奇幻之筆游九份 創作從閱讀開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學習現場‧奇幻之筆游九份 創作從閱讀開始

李儀婷
李儀婷
曾經在出版社擔任副總編輯主持少兒小說出版的李儀婷,因覺得現有的少兒小說太生硬而自己動筆寫小說,豈料為她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在寫作班耕耘多年的她,透過深入的閱讀與討論,帶領學生領悟文學與創作之美。且讓我們聽聽,這位同時是小說家、親子作家、出版社總編輯、電影人、寫作班指導老師的李儀婷,如何看待寫作與作文……

文:張崇牧
圖:互聯網



李儀婷在擔任出版社副總編輯時,曾策劃主編過一系列少兒小說。本來就擁有深厚文學底子的李儀婷,進到出版社主編青少年文學小說時赫然發現,出版社邀請的作者,雖說大部分是中小學老師,但在創作青少年小說時,故事敘述非常生硬。為此,李儀婷苦惱了好一陣子,要想辦法改變這一現況。最後她決定邀請這群“老師作者”來到出版社,商討如何寫出不乏味,同時又能吸引青少年閱讀的小說。

剛開始,李儀婷還真是四處碰壁。好比有些老師無法理解李儀婷的說法。李儀婷強調,老師們無法寫出吸引青少年的小說,很大原因是創作者除了無法用精確拿捏想要表達的想法,更重要的是,故事千篇一律,而且這群作者的寫作內容,跟青少年的生活是不太貼近。李儀婷為了解決這道難題,自己也參與到寫作青少年小說的範疇裡去。

截至目前為止,李儀婷在曾服務的四也出版社,出版了兩本少年小說《九份地底有條龍》和《數學獵人》,此外還有多本童話,如《媽祖不見了》、《媽祖的眼淚:三月瘋媽祖》等。當初李儀婷是如何讓這群老師作家改頭換面,蛻變成與過往不同的“老師作家”呢?

少兒小說寫出台灣奇幻風景

蛻變是一件困難的事!但李儀婷最終還是解決了。她召集了這群老師,透過集思廣益的方式,大家共同想出一個最佳的方法——為台灣的青少年講述生動有趣的台灣故事。李儀婷帶領著老師們走出戶外,實地考察台灣名勝古蹟,收集傳說、神話,把故事場景切換成少年讀者所熟悉的台灣景點,再加上少許獨特的創作手法,由李儀婷所主導的全新風貌少兒小說就這樣誕生了!

李儀婷在介紹自己的少兒小說《九份地底有條龍》時這樣說:“侯孝賢導演的《悲情城市》讓九份這塊地方長紅至今,但很多人並不知道,曾作為台灣金礦的九份地底下,住著一條身長六百公里的巨龍!”聽到九份地底住著一條身長六百公里的巨龍,難免會讓人吃驚!不過,這條巨龍不是真正的巨龍,而是當年挖掘金礦時,由於運輸的需要,礦工便挖出了一條長達六百公里的地底隧道。

要如何呈現這條六百公里巨龍呢?李儀婷臉上表情一變,充滿興味的說:“我們就加入奇幻的元素來吸引讀者吧!”

至於另一本青少年小說《數學獵人》,李儀婷同樣運用台灣原住民的在地故事加上數學元素,講述布農族、山林、保護動物的冒險故事。這兩本小說的成功,李儀婷是始料未及的。她說,當初寫的時候,只是把它們當作給老師們的參考,沒想到竟然吸引了那麼多的年輕讀者。

《數學獵人》
《數學獵人》
《九份地底有條龍》
《九份地底有條龍》

不寫作的孩子熱愛寫作了

除了跟老師們合作寫出全新風貌的青少年小說,如何教小朋友寫作,李儀婷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如今在台灣耕莘青年寫作會擔任寫作班駐會導師的李儀婷,分享了最近讓她感動的一件事。

“去年有個媽媽送孩子來我們寫作班,媽媽跟我說,孩子不喜歡閱讀不喜歡寫作,根本不會寫作文!”李儀婷說完後,故弄玄虛地笑了,接著說:“一年後,去年被媽媽說不會寫作的孩子,在寫作班裡寫下讓我激賞的文章。”

寫作能不能教?有些人認為不,但也有人覺得可行。李儀婷在耕莘青年寫作會服務的這段日子,接觸過各階層不同年齡層的學生。他們當中有的是中小學生,有的是考試作文班的老師,當然也有大學生。李儀婷認為,寫作可以教的關鍵在於指導老師,如何引導學生去閱讀。

是的,所有創作必然跟閱讀有關。在寫作班裡,凡到來學習寫作的學生,李儀婷給的第一堂課,絕對不是講寫作文的技巧,而是引領他們透過閱讀,去感受和學習名家作品中所帶來的文學思考與美感。

一年前不會寫作的孩子,一年後懂得把文章寫好的孩子,這過程的訓練,李儀婷說主要在培養孩子的閱讀興趣。指導老師要如何培養他們的樂趣呢?李儀婷分享說,首先別怕學生讀不懂,老師選好相關書籍或文章後,接著帶領著同學一同討論、分析。透過討論的環節,讓同學自行解讀,理解文學作品中的情感和技法。

透過這樣的指導模式,李儀婷說大部分參加寫作班的孩子,就算讓他們讀《紅樓夢》、古典詩詞也不見得是困難的事情。

在小組討論時,李儀婷除了談現代文學作家,遇到適當的時候也會穿插中國古典文學在裡頭,學生也可以接觸到更多文學作品,日子久了,學生的閱讀信心建立了,她就開始鼓勵寫作班的同學進行創作。

20180821learn06

李儀婷在7月14日,受巴生耕讀軒邀請到馬來西亞主持“李儀婷的親子教養與溝通工作坊”。
李儀婷在7月14日,受巴生耕讀軒邀請到馬來西亞主持“李儀婷的親子教養與溝通工作坊”。

教作文還是教創作?

“不懂寫文章的老師在批閱學生的作文!”這是已故馬華作家陳強華曾在面子書上發過的牢騷。把這個問題向李儀婷發問時,李儀婷尷尬地笑了。這樣的情況,李儀婷表示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會出現。在耕莘青年寫作會擔任寫作班駐會導師的這些年,李儀婷指導過不少補習班的作文老師。

作文跟創作有什麼不同的地方?李儀婷並沒有給出具體答案。但在以考試為前提而寫的作文,的確有扼殺學生創意的嫌疑。身為作家同時又是寫作班導師的李儀婷,給讀者開出的藥方與大部分我們所知道的一樣,老師本身要對自己所指導的東西有一定的興趣和熟悉,才有辦法將學生帶到更遠的他方,或成為點亮更多文學明燈的人。

台灣耕莘青年寫作會多年來栽培出許多優秀的文學創作人才,李儀婷(左3)也是其中一員。
台灣耕莘青年寫作會多年來栽培出許多優秀的文學創作人才,李儀婷(左3)也是其中一員。

【後記】

我們的訪問,在炎熱的午後開始,在熱度漸漸散去的黃昏結束。初次來馬來西亞的李儀婷,對我們這裡最大的印象是:“這裡身為丈夫的對太太和孩子都非常好!”聽到李儀婷這麼說,坐在她面前的我皺起了眉頭,隨即問道:“為什麼?”李儀婷答:“昨晚在晚餐時,看到馬來西亞的爸爸都負責照顧孩子呢!”說完我們在歡笑聲中,結束了這場兩小時的談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