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無不言‧郭史光宏:教師文書工作背后的思維脈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師無不言‧郭史光宏:教師文書工作背后的思維脈絡

教師文書工作繁重的說法屢聽不鮮,然而教育現場的真實情況卻少有人知。教師得處理哪些文書工作?為何有如此多文書工作?這些文書工作又帶來什麼影響?從這些具體細節入手,進一步瞭解教師文書工作背后的脈絡,有助于反思教育與落實改革。



我是一名小學教師,任教于一所學生人數介于300至400的中型華小。除了每週要上32節課,批改林林總總的作業,進行形形色色的活動,出席大大小小的會議,還得應付許多的文書工作。一年下來,得處理哪些文書工作?

首先,各學科科委會一年得召開四次會議,我是華文科委秘書,得準備這四次會議的通知書、會議記錄和反饋報告。再來,每位老師一年至少會負責兩項活動,所以我得準備相關計劃書和報告。此外,因為教低年段英文和數學,我得在班上進行一年三次的識字與精算測試(The Literacy and Numeracy Screening, LINUS)。按官方要求,進行測試之餘,還得填寫一堆表格,記下每位學生進行測試的日期、表現和原因分析。填了線下表格,還得上網輸入資料。

另外,按素質學校管理系統(Sistem Pengurusan Sekolah Kualiti, SPSK)的作業要求,學校得準備13個檔案,內容涵蓋各種行政與教學資料,每個檔案一般由一或兩位教師統籌。配合這個管理系統,我得填寫各種表格,包括:教學進度表、教學視察表和作業簿檢查表等。以上種種還不包括班主任線上線下填寫的學生資料、官方不定時發下的各種數據收集任務、校本評估的線上線下記錄以及青蛙虛擬學習模式(Frog VLE)的內容設計。僅僅是應付這些文書工作,教師已是疲于奔命,焦頭爛額了。

話說回來,官方為何要指定如此多文書工作?據我觀察,現象背后其實是一種工業管理思維。官方要學校有活力,要教師有動力,要學生有努力,可是採用的卻是一種倒逼式的消極監控模式。要科委會積極籌辦活動,于是檢查會議記錄;要教師認真批閱作業,于是檢查作業記錄表;要推動網絡學習,于是檢查師生的青蛙虛擬平台登錄時間。他們似乎認為,只要文件做好了,教育也就到位了。真是如此?

現實中,官員很多時候視察的是文件的有無,而不是教育的發生。舉個例子,學校進行了某活動,沒有文書記錄,等于一切不曾發生。相反的,學校沒有進行某活動,只要有文書記錄,很多時候都會被視為已經發生。卓越教師的評選也大致如此。有沒有讓學生學好不是重點,有沒有做好文書工作才是關鍵。于是,大家開始為文書工作東奔西跑,糾結于各種資料檔案的格式內容,甚至不惜生造作假。

中央監控地方,地方監控學校;校長監控教師,教師監控學生。為了應付監控、討好權勢,學生開始作弊,教師紛紛造假,校長搞起形象工程,層層相騙,步步驚心。記錄是假,報告是假,數據是假,于是研究也假。人人看著街上光著身子的國王,用力鼓掌叫好,私下相視苦笑。勇敢的孩子啊,你在哪裡?

許多老教師不時緬懷過去,感歎當初教育的單純美好。時間都花在學生身上,累是累的,但累得值得。如今,時間是耗去了,卻似乎與學生的生命成長沒有一絲關聯。生命影響生命的浪漫圖景,淹沒在層層叠叠的文書檔案之下,苟延殘喘,祈望嚥下最后一口氣前的救贖。

一個長大了的兒童,愛思考的教師。期望能在浮躁的世道,腳踏實地,仰望星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