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个孩子——你是怎样忘了疼痛? | 中国报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王筠婷:像个孩子——你是怎样忘了疼痛?

这个月,我和孩子们学人类学。从人类是哺乳动物开始说起,到为何我们会被称为智人。智人离不开进化而来的一些与众不同的能力,从感官开始说起。孩子们的触感往往敏锐,他们很快嗅出烧焦的味道,轻易分辨出甜酸苦辣,甚至是触感。



不过摄氏40-50度的温度,他们已呱呱叫。“老师,好烫!好烫!”夸张得几乎要扔掉整个锅子。我紧张接过来,心想,连青蛙都可以游泳的温度,你们未免太嫩了吧?除却嫩,我也不懂这是不是防卫系统被启动的缘故。

当我们面对不清楚的情况,我们索性离弃以求自保。孩子们对于未知世界里的东西太多,只要味道怪一点,颜色怪一点(我的大侄女小时候不敢吃任何黑色的东西),热度高一点(可偏偏他们爱雪糕),就会马上启动防卫,中止尝试。

自我保护之外,我另一个想到的,是那满布这薄薄皮肤下的触感神经线。孩子们入世未深,这铜皮还没被练出来,细细的变化,小小的刺激,都会被察觉。只是当我们拥有探险精神,即使知道前面有大变化存在,成功或失败,务必要去尝试,最多过后才慢慢处理伤痛。属于智人的探险精神和修复能力,大概有类似的资料和蓝本,在万古的基因里流传。

这世上有两样事情但求探险精神,除了科学,另一个应该就是爱情了。

王筠婷——基因学博士。青春耗在实验座上看油粽籽和基因图,是个爱说故事的理科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