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個孩子——你是怎樣忘了疼痛? | 中國報 ChinaPress

王筠婷:像個孩子——你是怎樣忘了疼痛?

這個月,我和孩子們學人類學。從人類是哺乳動物開始說起,到為何我們會被稱為智人。智人離不開進化而來的一些與眾不同的能力,從感官開始說起。孩子們的觸感往往敏銳,他們很快嗅出燒焦的味道,輕易分辨出甜酸苦辣,甚至是觸感。



不過攝氏40-50度的溫度,他們已呱呱叫。“老師,好燙!好燙!”誇張得幾乎要扔掉整個鍋子。我緊張接過來,心想,連青蛙都可以游泳的溫度,你們未免太嫩了吧?除卻嫩,我也不懂這是不是防衛系統被啟動的緣故。

當我們面對不清楚的情況,我們索性離棄以求自保。孩子們對於未知世界裡的東西太多,只要味道怪一點,顏色怪一點(我的大侄女小時候不敢吃任何黑色的東西),熱度高一點(可偏偏他們愛雪糕),就會馬上啟動防衛,中止嘗試。

自我保護之外,我另一個想到的,是那滿佈這薄薄皮膚下的觸感神經線。孩子們入世未深,這銅皮還沒被練出來,細細的變化,小小的刺激,都會被察覺。只是當我們擁有探險精神,即使知道前面有大變化存在,成功或失敗,務必要去嘗試,最多過後才慢慢處理傷痛。屬於智人的探險精神和修復能力,大概有類似的資料和藍本,在萬古的基因裡流傳。

這世上有兩樣事情但求探險精神,除了科學,另一個應該就是愛情了。

王筠婷——基因學博士。青春耗在實驗座上看油粽籽和基因圖,是個愛說故事的理科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