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手记‧凤凰花开 骊歌响起 | 中国报 ChinaPress

留学手记‧凤凰花开 骊歌响起

身处异地,遇到许多亲切的人,也遇过不友善的对待。不难发现台湾人还是对马来西亚有着刻板印象,被问得最多次的问题是:“你不是马来西亚人吗?中文说得那么好?”还有部分人一直觉得马来西亚的生活水平落后,刚开始听到这些问题,内心是气愤的,总急着辩解,后来渐渐学会耐心解释,让更多人了解自己的国家……



伴我度過兩年留學時光的馬來西亞夥伴們。
伴我度过两年留学时光的马来西亚伙伴们。

特约:陈欣怡(留学台湾)

来台湾留学这回事恍如昨日,仿彿才刚拖着行李在机场忙着告别,一转眼就到了穿起毕业袍的日子呢?用“稍纵即逝”来形容这两年一点也不为过。

之前在马来西亚大二结束时已参与了一次毕业典礼,后来在台湾念大三、大四,有点像交换学生,所以这次完成大四后算是第二次毕业,不像第一次那么兴奋,但内心对于毕业的冲击是比以往更深刻的。这一次,因为暂时没有读研究所的打算,所以正式和学生时代告别了。

刚抵达台湾的那段日子,好像刚诞生于这个世界的小婴儿,对新环境充满好奇。每去到新地方、尝试新食物、初次发掘这里的文化,每次的体验仿彿都值得记录下来,也是那时开始,每回遇到新鲜有趣的事物时,我都会以文字和图片,替这些时刻留下注解。

和我一起来台的,还有几位马来西亚的同校同学,有些人在之前可能没太多交际,有些人只是点头之交,但一起来到新环境后,彼此互相扶持,关系在短时间内升温,这种感觉真奇妙。初期,我们很常到彼此的宿舍串门子,一聊就好几小时,抱怨自己的遭遇、互诉思乡情绪、分享遇到了什么让人讶异的文化冲击,就这样我们挨过了适应期。

家人特地遠道而來出席我的畢業典禮,也藉這個機會游走台灣。
家人特地远道而来出席我的毕业典礼,也藉这个机会游走台湾。

用心体会台湾这片土地

这两年,我累积了非常多的“第一次”。比如,第一次独自搭飞机。暑假寒假期间来来往往,有好几次是独自拖着行李到机场,也有好几次是独自从机场拖着行李回到宿舍,一直到那一刻,才有真正长大了的感觉。比如,出席五月天和周杰伦的演唱会,以前压根儿不敢想像能在台北小巨蛋看演出,完成我人生必做清单中的一件事!

比如,第一次在国外跨年,连续两年得以坐在信义区的马路上,看着烟火炸开。第一次担任老师的研究助理,大四整年除了为毕业制作奔波,大部分时间是在电脑荧幕前替老师工作,每个月领取固定的小额薪资,也开拓了我对一个新领域的认识。

身处异地,遇到许多亲切的人,也遇过不友善的对待。不难发现台湾人还是对马来西亚有着刻板印象,被问得最多次的问题是:“你不是马来西亚人吗?中文说得那么好?”还有部分人一直觉得马来西亚的生活水平落后,刚开始听到这些问题,内心是气愤的,总急着辩解,后来渐渐学会耐心解释,让更多人了解自己的国家。

写着文章的当下,距离搬离宿舍还剩两星期。毕业典礼后,大家忙着收拾行李,有者准备回国,有者将搬到外头独居,继续在台湾发展。听着大家说著搬家的日期,心中难免酸楚,不知道下次聚在一起会是什么时候?

抱着“吃一餐少一餐”的心态,这段日子大家也频频聚餐,和同学组员也好,和室友也罢,大家似乎都意识到离别时刻快来了,所以也格外珍惜聚在一起的时光。不知还能写多少篇留学手记,但离开前,要更用心体会这片土地,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

【留学手记征稿】[email protected]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