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肥虾和希盟百日新政》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周若鹏《肥虾和希盟百日新政》

希盟执政百日,未能兑现全部大选承诺。朋友肥虾说:“投错票,信错人啊!”我看着肥虾把一大块沾满咖喱汁的Roti Canai塞入嘴巴,问他体重多少了?



“差不多一百啦,你问这个干嘛?”

我说:“记得三年前你的减肥宣言吗?每年说一次,一千个日子过去了,你还是一样。”

“哎呀那是另一回事!”

“你投错票给自己,信错你自己咯!”肥虾看着剩下的半个煎饼,一时不知吃不吃好。

常人害怕改变,从国阵掌权长达六十年便可见一斑。就算决定改变,过程还是艰难的。肥虾只不过要甩掉他个人腰间的肥油,已经那么难为了,试想假设肥虾要领导一百甚至一百万个肥虾改变,这要有多强的毅力?就算他说他要在一百天里头做到,我也会在心里为他留些余地,只要我在这百日内看到其决心和进度就好。

首相马哈迪说在制定竞选宣言时并未料想真能执政,我在509前也觉得某些承诺“有意无意”吹过了头。比方说怎么能在废除消费税、政府收入锐减之同时,又应付废止大道收费站的赔偿呢?还有一些承诺过分乐观,比如承认统考。原以为掌权了颁布一下政令就搞定,没料到马来社群反弹剧烈,最后教长马智礼说要“五年”从长计议。这说词不是和前朝很像吗?难怪肥虾觉得被骗而生气。

但你至少真看到消费税没了,前首相纳吉就1MDB案被控上庭,其他承诺诸如重新检讨大型计划、家庭主妇公积金等,都按部就班在进行。首相说60项承诺做到了21项,比之过去的Janji ditepati还有一里路,难道不算是进步吗?

投票不是买彩票

肥虾会失望,是因为抱太大希望。过去压抑太久,经过万难以后才变天,总会以为一切都会突然好起来。但投票不是买彩票,不是今天买后天就开彩,才过了一百天就要论断,未免太急。又拿统考来说,不解决马来社群关注的国文地位和团结问题,并非久远之计(尽管我还是认为教长说的“五年”太国阵、太张盛闻)。

难道说现在不该批判希盟政府吗?不,要批判的。就好像我现在不提醒肥虾超重,他会无限拖延减肥计划。如果到肥虾减肥成功,希盟也还没完全兑现承诺,那么肥虾就有更充足的理由说失望。

肥虾把半块煎饼推给我:“好啦,不吃那么多了。”然后点起一根烟。

“你五年前说好的戒烟呢?”我继续调侃肥虾。

“你不要这么反对党,好不好?”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