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鵬《肥蝦和希盟百日新政》 | 中国报 ChinaPress

周若鵬《肥蝦和希盟百日新政》

希盟執政百日,未能兌現全部大選承諾。朋友肥蝦說:“投錯票,信錯人啊!”我看著肥蝦把一大塊沾滿咖喱汁的Roti Canai塞入嘴巴,問他體重多少了?



“差不多一百啦,你問這個幹嘛?”

我說:“記得三年前你的減肥宣言嗎?每年說一次,一千個日子過去了,你還是一樣。”

“哎呀那是另一回事!”

“你投錯票給自己,信錯你自己咯!”肥蝦看著剩下的半個煎餅,一時不知吃不吃好。

常人害怕改變,從國陣掌權長達六十年便可見一斑。就算決定改變,過程還是艱難的。肥蝦只不過要甩掉他個人腰間的肥油,已經那么難為了,試想假設肥蝦要領導一百甚至一百萬個肥蝦改變,這要有多強的毅力?就算他說他要在一百天裡頭做到,我也會在心裡為他留些餘地,只要我在這百日內看到其決心和進度就好。

首相馬哈迪說在制定競選宣言時並未料想真能執政,我在509前也覺得某些承諾“有意無意”吹過了頭。比方說怎么能在廢除消費稅、政府收入銳減之同時,又應付廢止大道收費站的賠償呢?還有一些承諾過分樂觀,比如承認統考。原以為掌權了頒布一下政令就搞定,沒料到馬來社群反彈劇烈,最後教長馬智禮說要“五年”從長計議。這說詞不是和前朝很像嗎?難怪肥蝦覺得被騙而生氣。

但你至少真看到消費稅沒了,前首相納吉就1MDB案被控上庭,其他承諾諸如重新檢討大型計劃、家庭主婦公積金等,都按部就班在進行。首相說60項承諾做到了21項,比之過去的Janji ditepati還有一里路,難道不算是進步嗎?

投票不是買彩票

肥蝦會失望,是因為抱太大希望。過去壓抑太久,經過萬難以後才變天,總會以為一切都會突然好起來。但投票不是買彩票,不是今天買後天就開彩,才過了一百天就要論斷,未免太急。又拿統考來說,不解決馬來社群關注的國文地位和團結問題,並非久遠之計(儘管我還是認為教長說的“五年”太國陣、太張盛聞)。

難道說現在不該批判希盟政府嗎?不,要批判的。就好像我現在不提醒肥蝦超重,他會無限拖延減肥計劃。如果到肥蝦減肥成功,希盟也還沒完全兌現承諾,那么肥蝦就有更充足的理由說失望。

肥蝦把半塊煎餅推給我:“好啦,不吃那么多了。”然後點起一根煙。

“你五年前說好的戒煙呢?”我繼續調侃肥蝦。

“你不要這么反對黨,好不好?”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