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貼醫療(第一篇) 政府醫院與時並進 詳細診治收費廉宜

仿藥並不是假藥,其與真藥的相仿程度,即藥物分子式越接近越佳,才能達到與原藥相等效果。

報導:潘有文

攝影:連利元/本報資料中心/互聯網

中國電影《我不是藥神》真實反映當地醫療現況,在當地上映后引起熱議 。電影中的台詞:“誰家沒個病人,你敢保證你一輩子不得病嗎?”、“最可怕的不是窮人吃不起藥,而是在大病面前大家都是窮人”,反映當地醫療體系殘酷現實。

電影中探討的醫療體系挑戰和仿藥(Generic Drugs)情況,或也是不少發展中國家同樣面對的處境。

反觀大馬的醫療體系中,政府醫院和企業化(俗稱半政府)醫院,以及醫藥津貼(Subsidies medical),給予民眾私人醫院之外的選項,不至于讓窮人吃不起藥和無法接受醫療。

此專題系列報導將從病人接受的津貼醫療個案和官方回應,探討大馬醫療情況。

不少華人對于政府醫院的刻板印象,不外是需要長時間等待看診、服務態度不佳,醫療水準不足,因此寧可到私人診收或醫院就診。

然而,我國的政府醫院醫療是否真的如此不堪呢?除了價錢比私人醫院廉宜許多,在醫療水平和服務方面,它也已有不少改善。

透過中下層人士到政府醫院看病經歷,讓我們一起探討政府提供的近乎免費的醫院服務,已經發展到了何種程度。

檢查費RM1

今年62歲的黃明霞于10年前一次意外中跌傷腳,讓她在有病痛時,更加肯定要到政府醫院接受診療。

當時,她從家中下樓時,因踩著梯級上的水漬滑倒了,跌了兩三個梯級,以為只是普通扭傷,並不在意,還駕著摩哆出門。

最終,這樣的行為造成她的腳部骨裂和歪曲,診所醫生建議她到醫院治療。

“起初我想去私人醫院,但想到他們想要賺錢,可能會要求我動手術,而我覺得不嚴重,不想動手術,就去政府醫院。”

于是,她選擇到靠近居住地區的政府醫院診治,才發現基本的檢查收費只是1令吉。醫生為她打上石膏,隔了一天再復診時,醫生要求她進院,因為或需要動手術置放螺絲到腳骨內。

不會亂動刀

政府醫院的檢查極為詳細,完成X光檢查和不同的程序后,醫生確認她的腳部傷情並不嚴重,並不需要動手術。

“當時我還埋怨,為何已住進醫院了卻不動手術?這樣不是不知道幾時會好起來嗎?”

醫生安慰他,指她受的腳傷有6個星期的黃金時間復原。于是,她每星期回去復診,除了最初服用一些消炎藥,就沒再使用其他藥物,一直到復原為止。

她回想當初的心態覺得有些好笑,因為最初她還埋怨政府醫院醫生未為她動手術,看似沒有責任感,“結果后來我好了,又感謝他,畢竟動手術不是件好事,又放螺絲又要取出的。我還向女兒說,醫生判斷力準確,確定我不用開刀。”

此外,政府醫院的收費也讓人另眼相看,她住院3天費用不超過50令吉,每次專科復診費用只需5令吉,她只能用價廉物美來形容。

“我覺得政府醫院醫生比較有道德,認為需要才動手術,不會因為想要賺錢而亂來。”

崔耀豪醫生:在原藥的20年專利權期限之后,其他藥廠才能仿制和售賣。

仿制原藥廉宜患者可負擔

電影《我不是藥神》有關中國從印度入口仿藥的情況,令人對仿藥產生疑問,究竟它是假藥或真藥?

在中國修讀醫學系並考取醫生資格,如今在私人診所服務,已有10年行醫經驗的崔耀豪醫生指出,仿藥(Geerics drugs)意即仿制原藥,但必須在原藥的20年專利權期限之后,才能仿制和售賣。

“每個國家都有仿藥生產,因為如果每個病人都服用原藥物,對國家經濟負擔很沉重,因此現在醫院用仿藥居多。”

舉例,高血壓患者服藥一般是一輩子的事,藥價太高會加重經濟負擔,仿藥的廉宜的價格就能減輕患者經濟負擔。

假設每組服用的原藥藥價是5令吉,一個月就需要150令吉,一個病人每年需千余令吉。如果是十萬名相同病症病患服用,其價格可是天文數字,病人怨聲載道,也提高國家的醫療負擔。

新藥不能仿制,否則藥廠會提告,因此,我國政府津貼認可的藥物,也是以仿藥為主,以提供病人可治療疾病的藥物。

據崔耀豪醫生瞭解,政府醫院提供的藥物以仿藥為主,一些大型醫院或才有提供原藥,一些特殊病患若需要新藥,就需要視自己的經濟能力付出多一些費用購買。

藥物分子越接近效果越佳

仿藥即是仿原藥制成,並不是假藥,而其與真藥的相仿程度,即藥物中的分子越接近越佳,才能達到與原藥相等效果。

仿藥需要通過嚴格的相仿程度檢測(Bioequivalence Studies 生物等效性研究或試驗,簡稱BE study),目的就是要降低成本,讓病人有能力購買相關藥物服用。

崔耀豪醫生以其熟悉的專科C型肝炎藥物為例,這類原藥一個月藥費或達到一輛第二國產轎車四五萬令吉的價格,但仿藥只需2000令吉,令病人不會有太大的負擔。

大馬仿藥素質不及泰國

大馬的藥商大多數是制仿藥為主,但若和一些國家,例如鄰國泰國相較,我國的仿藥素質或有所不及。

崔耀豪醫生表示,泰國在仿藥制造的管制非常嚴格,因此較少出現病人服用一些藥物后,只是出現疲倦但藥效不佳的情形。

藥商是從商業角度出發,看重利潤未必重視藥效如何,一般只關注市場上相關藥物的需求量,日子久了之后,可能未發覺制藥時的分子式出了狀況。

藥物引入中國隔天即被仿製

所有現代藥物都是由化學結構組成,當研制成功后,需要進入某個國家醫藥市場前,必須申請相關專利以保障所研發的藥物。

然而,崔耀豪一位相關行業的亞太區負責人朋友表示,許多藥物是在最后才進入中國,這是由于中國的生物工程太發達,如果未取得相關專利就進入中國市場,第二天就出現相關仿制藥物了。

“我非常有印象,他強調是今天進入市場,明天就被仿制了。”

而且,當擁有專利權的藥物進入中國后,就有人開始仿制,並只是在藥物分子式加多一些不同,就可以成功申請專利權。

換言之,中國的專利權管制或有待提升,因為即使極為相似的藥物分子式,也不易受相關單位質疑,較全球其他國家易于取得專利權。

無須動刀置藥治好耳膜

黃明霞30多歲時,就已感受到政府醫院的良好服務。當時,她的耳膜出現沙沙聲響,讓她非常煩惱,經詢問后,需要約1000令吉的治療。

當時的上千令吉對她來說,可是不小的數目,她唯有向政府醫院求診。當時的國大醫院(HUKM)還在吉隆坡中央醫院旁邊,她見了耳鼻喉專科醫生,確認耳膜有洞但不大,並不需要動手術。

該名醫生表示,他在英國攻讀醫科時,知道有一種新的治療耳膜有洞的藥物,詢問黃明霞是否願意嘗試。

“這當然要嘗試,于是有關藥物置入耳膜9天,最終治好我的耳膜。當時,那位醫生有說,如果去私人醫院,相信會要我開刀。”

她相信政府醫院有不少“大醫生”,從為眾多病人看診中得到許多經驗,而且比較有良心,視病人需要動手術。”

在她耳膜出現問題時,她已動了一次盲腸手術,因此並不太想再動手術,醫生的決定和使用的藥物,免去她的憂慮。

“政府醫院的醫生很老實,他們並不是‘沒有料’, 是真的有需要動手術才去做,會用其他適當方法幫助病人復原。”

友族醫生講方言打開心防

曾有一次,黃明霞的丈夫,現年64歲的周國蓉因胃部不適,到安邦的政府醫院治療,才知道樂齡人士看診不收費。

隔了一個星期,他的丈夫胃部又再不適,晚上7時30分再去相同醫院,預算可能要等上數個小時,未料竟只等一個小時就可看診。

她說,其實不只一次如此,而是經過數次看診經驗,病人未必要等數個鐘頭,可以在一定時間內就能見到醫生。

“我們碰到馬來醫生或華人醫生都很友善,馬來醫生或印度醫生很可愛,他們會學數句廣府話和你打招呼,打開我們心防。”

病情嚴重最好到政府醫院

政府醫院的醫術和價錢,讓黃明霞讚不絕口,因此她常向朋友表示,病情嚴重最好到政府醫院就診,若擁有醫藥卡,才考慮到私人醫院就診。

“但是,能力有所不及的話,不需勉強自己買醫藥卡,因為一年的醫藥卡費用不便宜,可能都要三四千令吉。”

她一個有購買醫藥卡的朋友患病,由于有購買醫藥卡,孩子希望他去私人醫院動手術,最終動了至少兩次手術,花了大錢效果卻不顯著。

同時,她的朋友又需要化療,最終在考量經濟能力后,轉而到中央醫院化療,每次只是100令吉。

華裔也選擇政府醫院

一些老一輩的華人由于不諳馬來語,變成一種障礙,同時對政府醫院也有一些偏見,往往不太相信政府醫院。

但是,她發現住在她那一帶的華裔中下階層,已有不少老者選擇到政府醫院看診。

“華人也向現實低頭,去政府醫院看病。不過,說實在的,政府醫院在這方面也很用心,確實幫到貧苦普羅大眾。現在我去衛生部診所(Klinik kesihatan),除了看到有80巴仙的是老人,也看到不少華裔。”

因此,她常開玩笑的朋友說:小病涂風油,大病醫生樓(指政府醫院)。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