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贴医疗(第一篇) 政府医院与时并进 详细诊治收费廉宜

仿药并不是假药,其与真药的相仿程度,即药物分子式越接近越佳,才能达到与原药相等效果。

报导:潘有文

摄影:连利元/本报资料中心/互联网

中国电影《我不是药神》真实反映当地医疗现况,在当地上映后引起热议 。电影中的台词:“谁家没个病人,你敢保证你一辈子不得病吗?”、“最可怕的不是穷人吃不起药,而是在大病面前大家都是穷人”,反映当地医疗体系残酷现实。

电影中探讨的医疗体系挑战和仿药(Generic Drugs)情况,或也是不少发展中国家同样面对的处境。

反观大马的医疗体系中,政府医院和企业化(俗称半政府)医院,以及医药津贴(Subsidies medical),给予民众私人医院之外的选项,不至于让穷人吃不起药和无法接受医疗。

此专题系列报导将从病人接受的津贴医疗个案和官方回应,探讨大马医疗情况。

不少华人对于政府医院的刻板印象,不外是需要长时间等待看诊、服务态度不佳,医疗水准不足,因此宁可到私人诊收或医院就诊。

然而,我国的政府医院医疗是否真的如此不堪呢?除了价钱比私人医院廉宜许多,在医疗水平和服务方面,它也已有不少改善。

透过中下层人士到政府医院看病经历,让我们一起探讨政府提供的近乎免费的医院服务,已经发展到了何种程度。

检查费RM1

今年62岁的黄明霞于10年前一次意外中跌伤脚,让她在有病痛时,更加肯定要到政府医院接受诊疗。

当时,她从家中下楼时,因踩着梯级上的水渍滑倒了,跌了两三个梯级,以为只是普通扭伤,并不在意,还驾着摩哆出门。

最终,这样的行为造成她的脚部骨裂和歪曲,诊所医生建议她到医院治疗。

“起初我想去私人医院,但想到他们想要赚钱,可能会要求我动手术,而我觉得不严重,不想动手术,就去政府医院。”

于是,她选择到靠近居住地区的政府医院诊治,才发现基本的检查收费只是1令吉。医生为她打上石膏,隔了一天再复诊时,医生要求她进院,因为或需要动手术置放螺丝到脚骨内。

不会乱动刀

政府医院的检查极为详细,完成X光检查和不同的程序后,医生确认她的脚部伤情并不严重,并不需要动手术。

“当时我还埋怨,为何已住进医院了却不动手术?这样不是不知道几时会好起来吗?”

医生安慰他,指她受的脚伤有6个星期的黄金时间复原。于是,她每星期回去复诊,除了最初服用一些消炎药,就没再使用其他药物,一直到复原为止。

她回想当初的心态觉得有些好笑,因为最初她还埋怨政府医院医生未为她动手术,看似没有责任感,“结果后来我好了,又感谢他,毕竟动手术不是件好事,又放螺丝又要取出的。我还向女儿说,医生判断力准确,确定我不用开刀。”

此外,政府医院的收费也让人另眼相看,她住院3天费用不超过50令吉,每次专科复诊费用只需5令吉,她只能用价廉物美来形容。

“我觉得政府医院医生比较有道德,认为需要才动手术,不会因为想要赚钱而乱来。”

崔耀豪医生:在原药的20年专利权期限之后,其他药厂才能仿制和售卖。

仿制原药廉宜患者可负担

电影《我不是药神》有关中国从印度入口仿药的情况,令人对仿药产生疑问,究竟它是假药或真药?

在中国修读医学系并考取医生资格,如今在私人诊所服务,已有10年行医经验的崔耀豪医生指出,仿药(Geerics drugs)意即仿制原药,但必须在原药的20年专利权期限之后,才能仿制和售卖。

“每个国家都有仿药生产,因为如果每个病人都服用原药物,对国家经济负担很沉重,因此现在医院用仿药居多。”

举例,高血压患者服药一般是一辈子的事,药价太高会加重经济负担,仿药的廉宜的价格就能减轻患者经济负担。

假设每组服用的原药药价是5令吉,一个月就需要150令吉,一个病人每年需千余令吉。如果是十万名相同病症病患服用,其价格可是天文数字,病人怨声载道,也提高国家的医疗负担。

新药不能仿制,否则药厂会提告,因此,我国政府津贴认可的药物,也是以仿药为主,以提供病人可治疗疾病的药物。

据崔耀豪医生了解,政府医院提供的药物以仿药为主,一些大型医院或才有提供原药,一些特殊病患若需要新药,就需要视自己的经济能力付出多一些费用购买。

药物分子越接近效果越佳

仿药即是仿原药制成,并不是假药,而其与真药的相仿程度,即药物中的分子越接近越佳,才能达到与原药相等效果。

仿药需要通过严格的相仿程度检测(Bioequivalence Studies 生物等效性研究或试验,简称BE study),目的就是要降低成本,让病人有能力购买相关药物服用。

崔耀豪医生以其熟悉的专科C型肝炎药物为例,这类原药一个月药费或达到一辆第二国产轿车四五万令吉的价格,但仿药只需2000令吉,令病人不会有太大的负担。

大马仿药素质不及泰国

大马的药商大多数是制仿药为主,但若和一些国家,例如邻国泰国相较,我国的仿药素质或有所不及。

崔耀豪医生表示,泰国在仿药制造的管制非常严格,因此较少出现病人服用一些药物后,只是出现疲倦但药效不佳的情形。

药商是从商业角度出发,看重利润未必重视药效如何,一般只关注市场上相关药物的需求量,日子久了之后,可能未发觉制药时的分子式出了状况。

药物引入中国隔天即被仿制

所有现代药物都是由化学结构组成,当研制成功后,需要进入某个国家医药市场前,必须申请相关专利以保障所研发的药物。

然而,崔耀豪一位相关行业的亚太区负责人朋友表示,许多药物是在最后才进入中国,这是由于中国的生物工程太发达,如果未取得相关专利就进入中国市场,第二天就出现相关仿制药物了。

“我非常有印象,他强调是今天进入市场,明天就被仿制了。”

而且,当拥有专利权的药物进入中国后,就有人开始仿制,并只是在药物分子式加多一些不同,就可以成功申请专利权。

换言之,中国的专利权管制或有待提升,因为即使极为相似的药物分子式,也不易受相关单位质疑,较全球其他国家易于取得专利权。

无须动刀置药治好耳膜

黄明霞30多岁时,就已感受到政府医院的良好服务。当时,她的耳膜出现沙沙声响,让她非常烦恼,经询问后,需要约1000令吉的治疗。

当时的上千令吉对她来说,可是不小的数目,她唯有向政府医院求诊。当时的国大医院(HUKM)还在吉隆坡中央医院旁边,她见了耳鼻喉专科医生,确认耳膜有洞但不大,并不需要动手术。

该名医生表示,他在英国攻读医科时,知道有一种新的治疗耳膜有洞的药物,询问黄明霞是否愿意尝试。

“这当然要尝试,于是有关药物置入耳膜9天,最终治好我的耳膜。当时,那位医生有说,如果去私人医院,相信会要我开刀。”

她相信政府医院有不少“大医生”,从为众多病人看诊中得到许多经验,而且比较有良心,视病人需要动手术。”

在她耳膜出现问题时,她已动了一次盲肠手术,因此并不太想再动手术,医生的决定和使用的药物,免去她的忧虑。

“政府医院的医生很老实,他们并不是‘没有料’, 是真的有需要动手术才去做,会用其他适当方法帮助病人复原。”

友族医生讲方言打开心防

曾有一次,黄明霞的丈夫,现年64岁的周国蓉因胃部不适,到安邦的政府医院治疗,才知道乐龄人士看诊不收费。

隔了一个星期,他的丈夫胃部又再不适,晚上7时30分再去相同医院,预算可能要等上数个小时,未料竟只等一个小时就可看诊。

她说,其实不只一次如此,而是经过数次看诊经验,病人未必要等数个钟头,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就能见到医生。

“我们碰到马来医生或华人医生都很友善,马来医生或印度医生很可爱,他们会学数句广府话和你打招呼,打开我们心防。”

病情严重最好到政府医院

政府医院的医术和价钱,让黄明霞赞不绝口,因此她常向朋友表示,病情严重最好到政府医院就诊,若拥有医药卡,才考虑到私人医院就诊。

“但是,能力有所不及的话,不需勉强自己买医药卡,因为一年的医药卡费用不便宜,可能都要三四千令吉。”

她一个有购买医药卡的朋友患病,由于有购买医药卡,孩子希望他去私人医院动手术,最终动了至少两次手术,花了大钱效果却不显著。

同时,她的朋友又需要化疗,最终在考量经济能力后,转而到中央医院化疗,每次只是100令吉。

华裔也选择政府医院

一些老一辈的华人由于不谙马来语,变成一种障碍,同时对政府医院也有一些偏见,往往不太相信政府医院。

但是,她发现住在她那一带的华裔中下阶层,已有不少老者选择到政府医院看诊。

“华人也向现实低头,去政府医院看病。不过,说实在的,政府医院在这方面也很用心,确实帮到贫苦普罗大众。现在我去卫生部诊所(Klinik kesihatan),除了看到有80巴仙的是老人,也看到不少华裔。”

因此,她常开玩笑的朋友说:小病涂风油,大病医生楼(指政府医院)。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