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FUN大馬‧終點又回到了起點

這兒望過去,對面就是新加坡,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新加坡樟宜機場的飛機升降,以及飛機在藍天白雲間留下的行駛痕跡。
從刁曼島回到豐盛港碼頭取車,我繼續往南行駛,車內電台恰巧播放的是《驛動的心》,這首老歌正是我此時此刻的寫照。

特約:馮彬霞

進入柔佛東南部,正如歌中所唱:“終點又回到了起點,到了現在我才發覺……”我的馬來半島之旅起點在柔佛西南,終點在柔佛東南。我從柔佛西海岸最南端去到西海岸最北端(玻璃市),而后橫貫東西大道,從西海岸到東海岸,再從東海岸最北端的吉蘭丹出發。我第一次聽到位于柔佛四灣島(Sungai Rengit)這地方名稱,想當然地以為那是一座海島,畢竟半島諸多美麗海島都彙集在東海岸線上。

所以,我一個外鄉人以為四灣島就是一個海島,那也合情合理,直到我看了地圖才知道,四灣島並不是一個島嶼。可在馬來西亞,顧名思義往往不靠譜,叫做島的地方不一定是島,叫做茶的往往並不是茶。外國人不明就裡,總以為肉骨茶和擂茶就是一種茶,結果看到的卻都是肉和菜,免不了一臉驚詫。就和玻璃市不產玻璃,四灣島“徒有虛名”我並不覺得奇怪。據說是因為邊佳蘭公路有好幾個大彎,一彎,二彎,三四彎……一直到七彎,于是,就有了四灣島這個名稱。

不過,儘管四灣島不是島,但地處東海岸線最南端,面臨南中國海,盛產海鮮是必定的。四灣島一帶海水水質優良,適合龍蝦生長繁殖,素有馬來西亞“龍蝦之鄉”美譽。

四灣島處于馬來半島東海岸最南端,這意味著我的半島之旅走了整整一圈。我在車裡盯著馬來半島的地圖,心中滿是自豪和成就感。我決定在這“龍蝦的故鄉”慶祝我環游了半島一周。

四灣島地標是一個無銹鋼龍蝦。

Truly Asia真正魅力無窮

在車裡聽到新加坡電台推薦了一家海邊餐廳,于是,我直接按下導航往那家餐廳去。在四灣島行車,可以收聽到新加坡和印尼電台,讓人意識到此處與新加坡和印尼的距離不遠了。

馬來西亞旅游宣傳語是Truly Asia,其實並不誇張,因為地理上毗鄰印尼、新加坡、泰國和汶萊,使大馬必然受到這些亞洲國家的風俗文化深層面交替影響。

歷史上,中國和印度這兩個大國與大馬商貿往來頻繁,為這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做出巨大貢獻的同時,也帶來了豐厚的中印文化以及大量移民。

日本和韓國因為受本身國土和資源限制,也喜歡移民到大馬這個人口不算密集的熱帶國家。日本曾短暫侵略大馬,殘害破壞的同時,也留下其文化印記。地理位置和這些歷史因素,使馬來西亞成為一個具有亞洲多元文化的魅力國家。

此外,大馬歷史上經歷過大約400年歐洲三國殖民,這段歷史比美國國家歷史還要長,西方文化早已深入其骨髓。今天的大馬就像是一個歐亞文化混血兒,同時具有東西方魅力,這也是我喜歡馬來西亞的原因之一。

以龍蝦慶祝我完成半島之旅。
我在大馬迷上鼓樂,我喜歡24節令鼓的中華文化內涵;喜歡南印度人木丹加鼓(Mridangam)的激情奔放,也喜歡馬來族的手鼓Kompang(貢邦鼓)半球形,鼓上有小鐵釘,震動發出動聽的聲音,從印尼傳入大馬。圖中馬來人敲打的這種非洲手鼓,圖案大馬原住民特色。

貴族游艇碼頭享受浪漫

湯足飯飽,我朝丹絨本格烈渡輪碼頭(Tanjung Pengelih)開去。那是一個馬新互通的碼頭關口,據說,此處的渡輪可以直達樟宜機場附近碼頭和新加坡多處碼頭。

我雖然往返馬新無數次,卻是第一次來到這個碼頭關口。這些年,我主要以空陸交通工具往返馬新,水路倒從沒走過。這個渡頭看上去整潔干淨,並不像關口碼頭,倒像個貴族游艇碼頭。作為一個馬新關口,這裡似乎冷清了一些,感覺客人極少,人們在碼頭的游艇旁,悠閒地喝咖啡品嚐美食。我也弄不清他們到底在等著過關,還是特意來享受個浪漫的臨水咖啡?

反正,這裡與兀蘭(Woodland)和大士(Tuas)關口比起來,少了關口該有的繁忙和嚴肅,顯得悠閒而隨意。這趟半島之旅,我一共走過四個馬新泰關口--西海岸線,我從新加坡經由大士關口入境大馬,一路北上到吉打關口,由那兒入境泰國,完成馬新泰三國自駕游。

西海岸的南北馬新泰關口都是陸路;東海岸線的南北馬新泰都是水路關口,無論是水路還是陸路,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馬新關口總比馬泰關口現代整潔和干淨嚴謹很多,尤其是吉蘭丹的水路關口,與此處的關口相差甚遠。由此可看得出來,半島南北經濟與風情的差異,所以,一個地區的經濟發展,往往與其地理位置息息相關。

人們在碼頭的游艇旁,悠閒地喝咖啡品嚐美食。

在永平世界最大轉運祥龍

我再次北上,朝吉隆坡溫暖的家而去。這一路上並不寂寞,走走停停感受沿途風情和品嚐沿途地方特產。

途經柔佛永平,我預留足夠時間消遣于此地,既是為了福州美食和老樹榴槤,也是為了看看號稱世界上最大的轉運祥龍。

這個轉運祥龍單從外觀上看就很壯觀,不愧為世界之最,巨龍腹中的壁畫彩圖賞心悅目。環游半島途中,我見過很多華人廟宇,而且規模都不小,倒是沒有認真計算過,不過,少說也見過上百座,比我在中國任何一個省份見過的總和都多。

馬來西亞就是一個宗教大熔爐,我曾在同一條街道上,同時看到華人廟、印度廟、清真寺和天主教堂。這些都是讓我觸動的地方,也都是我喜歡馬來西亞的地方,畢竟,世界上沒有多少個國家,會具有如此特別的風情。

永平德教會紫安閣的祥龍,龍身全長351尺,龍身能同時容納千人入內參觀。據說從龍頭入內走一圈能夠轉運。

大馬人拿出自信來

很多大馬人對我說,你喜歡大馬,那是因為你沒有真正瞭解這個國家,你瞭解它就不會喜歡它了。

我想,說這話的大馬人,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國家的可愛和可貴之處。他們也許不知道,他們所向往的外國,其實也沒有他們想像中那般美好,我這話也不是憑空而來。

這些年,我也長期居住于歐洲和亞洲不同國家,而且都是四年以上。此外,我還曾到過世界上幾十個國家和地區行走,我見過很多風景秀麗的國家,但唯獨沒有見過一個完美國度。

大馬不完美不是很正常嗎?這世界上哪有完美的國度啊?就算真的有,我也不想去,因為那國度,一定是在上帝那兒。馬來西亞有它很獨特的風情與國情,可惜外國人不瞭解它,大馬人又太沒自信,大馬的真正特色反而凸顯不出來。

途經柔佛河大橋,全長1.7公里,和檳城大橋有幾分相似,是大馬最大的跨河橋。

走5600公里路 拍10萬張照片

此趟行程,包括回到吉隆坡的路線一起計算,全程一共5600公里,我穿過馬來半島南北大道、東西大道、1號公路、2號公路、3號公路和6號公路等,看過半島很多優美風景,遇見很多讓我觸動、感動的人與事。

拍攝了近10萬張照片,可惜受版面限制,無法一一展示給讀者們,我覺得很遺憾,但又很釋懷,因為有些風景、有些事情,需要我們親自去尋覓、發現和體驗。

有人說過:世界上每一道風景都有它的靈魂,如果不是自己親身體驗的話,很難闡述它獨特的魅力。其實我想說,即便親身體驗,有時也依舊覺得很難闡述其獨特的魅力--面對大自然的美好,有時會覺得那些魅力,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

沿途民居,我已經好多年沒有看到這種天線了。我此生第一次看到如此密集的天線,據說當地居民豎立天線,是為了接收新加坡和印尼的電視台。
永平有小福州之稱,在小福州會看到很多家庭式麵線加工廠。在半島,我去過兩個“小福州”,另一個在霹靂邦咯島對面的實兆遠,福州的紅酒雞和紅酒麵線是不容錯過的。
馮彬霞,法國籍華人作家,文章見諸于大馬、中、港、法、美等地區,發表作品約60萬字。2002年曾出版關于法國風情的個人專著。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