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四海‧海阔天空 碧瑶看见希望 | 中国报 ChinaPress

纵横四海‧海阔天空 碧瑶看见希望

20180822Baguio01



菲律宾的雨季令人郁郁不欢,但无论走到碧瑶(Baguio)哪里,总能在这忧愁的八月,看到三五成群朝气蓬勃的青年,仿佛看见“希望”二字。咱借助年轻伙子的朝气,精神满满地认识途中五彩缤纷房子…

特约:白鸽空少

山城碧瑶 雨中即景

“要看海,还是看山呢?”一年内第三度飞往菲律宾前,友人提问。八月正值风雨天,想了想,山吧。“那好,咱去碧瑶(Baguio)吧!”。

清晨抵达马尼拉,搭德士到附近巴士转运站,买张车程5个小时直达碧瑶的车票,友人在车上随性地预订落脚的地方,然后咱呼呼补眠去。至于行程呢?还真的没有多作打算。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巴士已沿着蜿蜒山路缓慢爬行,路旁建有民宅,屋子后方是被层层云雾缠绕着的山峦,心中不禁“哗!”了一声,堪称菲律宾的“夏都”或“避暑天堂”的碧瑶,看来来头不小。

5个小时终于熬过去了,碧瑶整个八月平均有25天都在降雨,一下车迎接咱的就是雨水,倒无大惊小怪,毕竟选在雨季出游,自然要与风雨打交道。

當地小男孩哥們倆,坐在礦山公园景觀台,交頭接耳。
当地小男孩哥们俩,坐在矿山公园景观台,交头接耳。

无所事事的放空

撑伞躲雨的两人,看到“旅客询问处”的牌子就冲过去,想说问问行程,结果却被负责人推销价格不菲的包车游,算了,还是靠自己好了。

雨势实在太大,咱躲进一间咖啡厅馆,选了一个靠落地玻璃旁的位子躲雨,咖啡中规中矩,但此刻咱需要的,则是寒冷中的一丝暖意及无所事事的放空,大致上这样一般般的空间,已能达标。

雨下了好几个小时,没有停下的迹象,用手机开了地图,准备步行到落脚处。

碧瑶全年平均温度介于15至25摄氏,空气比马尼拉好很多,但当地的车流量,与国都不遑多让,私家车、统一白色计程车,私人召车、吉普尼在这个放工下课的时间点挤满道路,加上熙攘人群,确实很难说碧瑶是座宁静的山城。

彩色贫民窟变热门景点

雨季令人郁郁不欢,但无论走到哪里,尤其是市中心最主要的斜坡道路,都能看到三五成群朝气蓬勃的青年,他们正是在碧瑶深造的大学生,碧瑶除了设有多所大学外,还有提供全英语教学环境的语言学院,不知为何,看着莘莘学子满怀抱负的神情,总能在这忧愁的八月,看见“希望”二字。

咱借助年轻小伙子的朝气,精神满满地认识雨中的碧瑶。友人对前来此地途中看见的五彩缤纷房子念念不忘,向住宿人员打听,对方回答:“那你们可以到彩色之谷走走哦。”

彩色之谷是座贫民窟,依山而建的房子与大马路隔着一条河流,因屋墙涂上不同颜料而得名,这是一群当地居民、学生、艺术家和志愿组织等协力打造的大型公共艺术社区,结果很快打响知名度,成为碧瑶热门景点之一。

咱不免俗地拍照留念,即使天气灰暗,镜头下的彩色之谷仍旧色彩斑斓,毫不逊色,只不过游客来了,果真能改善住在里头居民的生活吗?

放學后返家的學童,能否凭一己之力,走出貧民窟?
放学后返家的学童,能否凭一己之力,走出贫民窟?

搭吉普尼体验在地人生活

咱放下相机,穿过吊桥,谨慎地拾级而上,深怕打扰居民。

这时一名穿着校服的男孩超越咱,连爬带跑地冲上去,偶尔回头望咱,招手微笑;走在咱后头的是名中年男子,肩上担著一包米,手中拎着几袋杂物,缓慢地爬梯,这就是当地人的日常生活。

也许,他们压根儿不奢望彩色之谷能为他们带来什么,只要能让游客留下印象,那就足够了。

基本上,碧瑶市内的主要景点相当集中,如果赶时间,大可私人召车或计程车,像咱漫游派的,能走的就走,细细的欣赏周边景色,稍微远一点的目的地,就拦下四通八达的吉普尼,与当地人一同“挤沙丁鱼”,像是矿山公园和外交官酒店旁的公园,都以吉普尼代步。

菲律賓常見的平民代步工具吉普尼。
菲律宾常见的平民代步工具吉普尼。

矿山公园细雨中排队拍照

矿山公园网络评价极高,甚至被誉为“没有去过矿山公园,就没有到过碧瑶”的必游之地,近年来有些游人提出不同意见,认为公园过誉,有名无实,两极化的口水战,更是激起咱的好奇心,决定趋前一探究竟。

还未进入公园前,大概知道此处已商业化,里外多排的商店出售类型重复性甚高的货物,多是纪念品、木雕、小食等,由于淡季游客锐减,大多商店门可罗雀。园内铺有下坡石灰路,贩售热食和盆栽和摊贩不断叫卖,走到尽头处,抵达观景台。

细雨还是一直下,乌云笼罩天空,眼前群山也黯淡无光,山谷间民房散开,咱找个地方坐下,看着游客们排队等待拍照最佳位置,几名当地小学生追逐嬉闹,完全不将游人放在眼里,搞不好他们心想:“这群哥哥姐姐好奇怪,这有什么好拍的?”

回过神来后,想起旅人在网络下的留言,一笑置之。眼前景观并非所看最美,也许多少与雨季有关,如同友人说的:“此刻心情与眼前灰灰的景色,很是搭配。”美,本来就是很主观的,加上心境使然,实在无需费尽唇舌争论不休。

古迹鬼话 游客猎奇

有百年历史且已废置的建筑,被日军炸得面目全非,后来翻修后成为酒店,东主逝世后,酒店丢空,沦为眼前的废墟,看守员宣称废墟内鬼影幢幢…

酒店古迹中庭院綠意盎然,与廢墟形成強烈對比。
酒店古迹中庭院绿意盎然,与废墟形成强烈对比。

同样是建在高处的外交官酒店旁的公园,也赫赫有名。这座具有百年历史且已废置的建筑有不少过去,最初是多米尼加修道士的家园,后来一度成为学校、二战时期避难所,乃至被日军炸得面目全非,直到1970年代被酒店集团买下,翻修后成为酒店,后来东主逝世,酒店运作从此停摆,沦为如今眼前的废墟。

后来碧瑶市政府接手坐拥此地,以历史古迹作为卖点打造打卡景点,更积极争取国家政府点头,将酒店遗址名列国家历史遗迹。不过说来说去,此处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闹鬼传闻。

酒店丢空后,看守员宣称废墟内鬼影幢幢,曾看见无头牧师和操步士兵,附近居民也自称夜里听到奇怪声音,结果一传十,十传百,古迹闹鬼事件不胫而走。

尽管如此,闹鬼传闻并无吓跑游客,反而增加人们的猎奇之心。从山丘上望去,可以遥望碧瑶市景,公园周围种有松树,少了汽车排出的废气,空气格外清新怡人,无奈雨势渐大,咱与其他多为菲律宾人的访客,不约而同躲进古迹避雨。

“打扰了。”尽管本身无宗教信仰,仍怀着敬畏之心参观古迹。经过市政府补补修修,建筑主体算是牢固,咱待在天台许久,或许是站在矗立建筑顶端的十字架旁边,心情格外舒坦,又或者是眼前美景使然,不愿离去,享受片刻宁静。

曾風光一時的外交官酒店剩下斑駁外壳,却因背負歷史价值而再次活起來。
曾风光一时的外交官酒店剩下斑驳外壳,却因背负历史价值而再次活起来。

爬三百级阶梯俯瞰山城美景

不久,雾起了,气温仿彿一瞬间骤降,眼前已是白茫茫一片,楼内不懂事的小孩儿胡乱叫了起来,友人轻轻地说:“是时候离开了。”

菲律宾乃天主教国家,距离外交官酒店古迹不远处,就有一座山丘小教堂,不过要向圣母或天主祷告前,首先必须挑战约三百级阶梯,平日里,圣母像旁点满五彩蜡烛,只可惜雨一直下,前来祈祷的人不多,不过从这里望出去的风景一样漂亮,倒是不枉此行。

距离市中心不远的,还有一座名气比较高的赎罪圣母教堂,粉色的外观格外醒目,是碧瑶市内出镜率相当高的地标之一。教堂采欧洲风格半歌德式设计,堂内镶有彩色玻璃,很是雅观。

旅菲前,些许被媒体报导的毒贩黑帮猖獗或菲南武装冲突等负面新闻影响而却步;一旦旅菲后,已很难抗拒这里的好山好水,碧瑶作为吕宋岛的表率,擦亮了山城印象的招牌,离开前,朋友再次提问:“下次呢?看海还是看山。”

若有下次的话,咱看海呗。

市內訪客量最高的公园內有座湖泊,是碧瑤人休閒好去處。
市内访客量最高的公园内有座湖泊,是碧瑶人休闲好去处。
山城重要地標,也是居民信仰中心——贖罪圣母教堂。
山城重要地标,也是居民信仰中心——赎罪圣母教堂。
以歐洲風格設計的教堂內,鑲有彩色玻璃。
以欧洲风格设计的教堂内,镶有彩色玻璃。
白鸽空少──曾任电视记者、主播、讲师,现为空少,未来呢?也许一直走在旅途上。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