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四海‧海闊天空 碧瑤看見希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縱橫四海‧海闊天空 碧瑤看見希望

20180822Baguio01



菲律賓的雨季令人鬱鬱不歡,但無論走到碧瑤(Baguio)哪裡,總能在這憂愁的八月,看到三五成群朝氣蓬勃的青年,仿佛看見“希望”二字。咱借助年輕伙子的朝氣,精神滿滿地認識途中五彩繽紛房子…

特約:白鴿空少

山城碧瑤 雨中即景

“要看海,還是看山呢?”一年內第三度飛往菲律賓前,友人提問。八月正值風雨天,想了想,山吧。“那好,咱去碧瑤(Baguio)吧!”。

清晨抵達馬尼拉,搭德士到附近巴士轉運站,買張車程5個小時直達碧瑤的車票,友人在車上隨性地預訂落腳的地方,然后咱呼呼補眠去。至于行程呢?還真的沒有多作打算。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巴士已沿著蜿蜒山路緩慢爬行,路旁建有民宅,屋子后方是被層層雲霧纏繞著的山巒,心中不禁“嘩!”了一聲,堪稱菲律賓的“夏都”或“避暑天堂”的碧瑤,看來來頭不小。

5個小時終于熬過去了,碧瑤整個八月平均有25天都在降雨,一下車迎接咱的就是雨水,倒無大驚小怪,畢竟選在雨季出游,自然要與風雨打交道。

當地小男孩哥們倆,坐在礦山公园景觀台,交頭接耳。
當地小男孩哥們倆,坐在礦山公园景觀台,交頭接耳。

無所事事的放空

撐傘躲雨的兩人,看到“旅客詢問處”的牌子就衝過去,想說問問行程,結果卻被負責人推銷價格不菲的包車游,算了,還是靠自己好了。

雨勢實在太大,咱躲進一間咖啡廳館,選了一個靠落地玻璃旁的位子躲雨,咖啡中規中矩,但此刻咱需要的,則是寒冷中的一絲暖意及無所事事的放空,大致上這樣一般般的空間,已能達標。

雨下了好幾個小時,沒有停下的跡象,用手機開了地圖,準備步行到落腳處。

碧瑤全年平均溫度介于15至25攝氏,空氣比馬尼拉好很多,但當地的車流量,與國都不遑多讓,私家車、統一白色計程車,私人召車、吉普尼在這個放工下課的時間點擠滿道路,加上熙攘人群,確實很難說碧瑤是座寧靜的山城。

彩色貧民窟變熱門景點

雨季令人鬱鬱不歡,但無論走到哪裡,尤其是市中心最主要的斜坡道路,都能看到三五成群朝氣蓬勃的青年,他們正是在碧瑤深造的大學生,碧瑤除了設有多所大學外,還有提供全英語教學環境的語言學院,不知為何,看著莘莘學子滿懷抱負的神情,總能在這憂愁的八月,看見“希望”二字。

咱借助年輕小伙子的朝氣,精神滿滿地認識雨中的碧瑤。友人對前來此地途中看見的五彩繽紛房子念念不忘,向住宿人員打聽,對方回答:“那你們可以到彩色之谷走走哦。”

彩色之谷是座貧民窟,依山而建的房子與大馬路隔著一條河流,因屋牆塗上不同顏料而得名,這是一群當地居民、學生、藝術家和志願組織等協力打造的大型公共藝術社區,結果很快打響知名度,成為碧瑤熱門景點之一。

咱不免俗地拍照留念,即使天氣灰暗,鏡頭下的彩色之谷仍舊色彩斑斕,毫不遜色,只不過游客來了,果真能改善住在裡頭居民的生活嗎?

放學后返家的學童,能否凭一己之力,走出貧民窟?
放學后返家的學童,能否凭一己之力,走出貧民窟?

搭吉普尼體驗在地人生活

咱放下相機,穿過吊橋,謹慎地拾級而上,深怕打擾居民。

這時一名穿著校服的男孩超越咱,連爬帶跑地衝上去,偶爾回頭望咱,招手微笑;走在咱后頭的是名中年男子,肩上擔著一包米,手中拎著幾袋雜物,緩慢地爬梯,這就是當地人的日常生活。

也許,他們壓根兒不奢望彩色之谷能為他們帶來什麼,只要能讓游客留下印象,那就足夠了。

基本上,碧瑤市內的主要景點相當集中,如果趕時間,大可私人召車或計程車,像咱漫游派的,能走的就走,細細的欣賞周邊景色,稍微遠一點的目的地,就攔下四通八達的吉普尼,與當地人一同“擠沙丁魚”,像是礦山公園和外交官酒店旁的公園,都以吉普尼代步。

菲律賓常見的平民代步工具吉普尼。
菲律賓常見的平民代步工具吉普尼。

礦山公園細雨中排隊拍照

礦山公園網絡評價極高,甚至被譽為“沒有去過礦山公園,就沒有到過碧瑤”的必游之地,近年來有些游人提出不同意見,認為公園過譽,有名無實,兩極化的口水戰,更是激起咱的好奇心,決定趨前一探究竟。

還未進入公園前,大概知道此處已商業化,裡外多排的商店出售類型重複性甚高的貨物,多是紀念品、木雕、小食等,由于淡季游客銳減,大多商店門可羅雀。園內鋪有下坡石灰路,販售熱食和盆栽和攤販不斷叫賣,走到盡頭處,抵達觀景台。

細雨還是一直下,烏雲籠罩天空,眼前群山也黯淡無光,山谷間民房散開,咱找個地方坐下,看著游客們排隊等待拍照最佳位置,幾名當地小學生追逐嬉鬧,完全不將游人放在眼裡,搞不好他們心想:“這群哥哥姐姐好奇怪,這有什麼好拍的?”

回過神來后,想起旅人在網絡下的留言,一笑置之。眼前景觀並非所看最美,也許多少與雨季有關,如同友人說的:“此刻心情與眼前灰灰的景色,很是搭配。”美,本來就是很主觀的,加上心境使然,實在無需費盡唇舌爭論不休。

古跡鬼話 游客獵奇

有百年歷史且已廢置的建築,被日軍炸得面目全非,后來翻修后成為酒店,東主逝世后,酒店丟空,淪為眼前的廢墟,看守員宣稱廢墟內鬼影幢幢…

酒店古迹中庭院綠意盎然,与廢墟形成強烈對比。
酒店古迹中庭院綠意盎然,与廢墟形成強烈對比。

同樣是建在高處的外交官酒店旁的公園,也赫赫有名。這座具有百年歷史且已廢置的建築有不少過去,最初是多米尼加修道士的家園,后來一度成為學校、二戰時期避難所,乃至被日軍炸得面目全非,直到1970年代被酒店集團買下,翻修后成為酒店,后來東主逝世,酒店運作從此停擺,淪為如今眼前的廢墟。

后來碧瑤市政府接手坐擁此地,以歷史古跡作為賣點打造打卡景點,更積極爭取國家政府點頭,將酒店遺址名列國家歷史遺跡。不過說來說去,此處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于鬧鬼傳聞。

酒店丟空后,看守員宣稱廢墟內鬼影幢幢,曾看見無頭牧師和操步士兵,附近居民也自稱夜裡聽到奇怪聲音,結果一傳十,十傳百,古跡鬧鬼事件不脛而走。

儘管如此,鬧鬼傳聞並無嚇跑游客,反而增加人們的獵奇之心。從山丘上望去,可以遙望碧瑤市景,公園周圍種有松樹,少了汽車排出的廢氣,空氣格外清新怡人,無奈雨勢漸大,咱與其他多為菲律賓人的訪客,不約而同躲進古跡避雨。

“打擾了。”儘管本身無宗教信仰,仍懷著敬畏之心參觀古跡。經過市政府補補修修,建築主體算是牢固,咱待在天台許久,或許是站在矗立建築頂端的十字架旁邊,心情格外舒坦,又或者是眼前美景使然,不願離去,享受片刻寧靜。

曾風光一時的外交官酒店剩下斑駁外壳,却因背負歷史价值而再次活起來。
曾風光一時的外交官酒店剩下斑駁外壳,却因背負歷史价值而再次活起來。

爬三百級階梯俯瞰山城美景

不久,霧起了,氣溫仿彿一瞬間驟降,眼前已是白茫茫一片,樓內不懂事的小孩兒胡亂叫了起來,友人輕輕地說:“是時候離開了。”

菲律賓乃天主教國家,距離外交官酒店古跡不遠處,就有一座山丘小教堂,不過要向聖母或天主禱告前,首先必須挑戰約三百級階梯,平日裡,聖母像旁點滿五彩蠟燭,只可惜雨一直下,前來祈禱的人不多,不過從這裡望出去的風景一樣漂亮,倒是不枉此行。

距離市中心不遠的,還有一座名氣比較高的贖罪聖母教堂,粉色的外觀格外醒目,是碧瑤市內出鏡率相當高的地標之一。教堂采歐洲風格半歌德式設計,堂內鑲有彩色玻璃,很是雅觀。

旅菲前,些許被媒體報導的毒販黑幫猖獗或菲南武裝衝突等負面新聞影響而卻步;一旦旅菲后,已很難抗拒這裡的好山好水,碧瑤作為呂宋島的表率,擦亮了山城印象的招牌,離開前,朋友再次提問:“下次呢?看海還是看山。”

若有下次的話,咱看海唄。

市內訪客量最高的公园內有座湖泊,是碧瑤人休閒好去處。
市內訪客量最高的公园內有座湖泊,是碧瑤人休閒好去處。
山城重要地標,也是居民信仰中心——贖罪圣母教堂。
山城重要地標,也是居民信仰中心——贖罪圣母教堂。
以歐洲風格設計的教堂內,鑲有彩色玻璃。
以歐洲風格設計的教堂內,鑲有彩色玻璃。
白鴿空少──曾任電視記者、主播、講師,現為空少,未來呢?也許一直走在旅途上。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